经典作家

经典作品

编辑推荐

新书上架

全站热门

侦探推理(1/52)

作者 : 松鹰
《杏烧红》与国内时下流行的悬疑小说不一样,其题材及内容都很独特。小说中既有精心策划的杀人计谋、严密精彩的推理破案,又包含着深邃的社会内容,时空跨越了一个时代和从中国南部海滨到巴蜀再到云南边陲的几千公里。在小说中,两名岭南地产大鳄,相继离奇死亡。死前,两人分别收到一份"死亡通知书",里面有一连串数字个怪异的图形……由此引出二十八年前的一桩惊天大案。全书玄机四布,暗潮涌动,悬念迭起,丝丝入扣。经过记者聂风和公安刑警的密切配合,结局出人意料地挖掘出事件的真相,掀开了尘封历史的面纱!整部作品案中有案,曲折惊险、惊心动魄,显示出非凡的悲剧力量,被读者誉为"媲美日本推理小说作家松本清张《砂器》《女人的代价》《点与线》"。
作者 : 紫金陈
连环杀人,借尸布局,他说杀人是为了救人,你信吗?冷血罪行背后,却是一颗被爱和恨啃噬了十年的心。曾经至真至善,如今至忍至狠,看一个地狱中的男人,如何从业火中救赎!繁华都市,命案频发。凶案现场,罪犯总是故意留下一枚指纹和一张字条——“请来抓我”,除此之外,没有丝毫破绽。 面对如此高调的连环杀手,专案组成立四次又解散四次,毫无头绪,只能求助于数理逻辑专家严良,这桩悬案,疑难如一道无解方程,他该如何着手解密?精心布置这一场无证之罪的真凶,为何总是故意留下线索?这是一场巨大的阴谋还是一个陷阱,亦或深藏着更不为人知的秘密?《无证之罪》,眼花缭乱的迷局,层出不穷的杀机,一个犯罪高手,一个侦探超人,棋逢对手,谁赢得高智商赌局?抽丝剥茧之后,真相令人不寒而栗却又百感交集。
作者 : 紫金陈
数千亿投资,近万亩土地,炙手可热的上海新城区规划,牵动了中国资本市场各投资大亨的心。华东第一投资集团的总裁夏远捷足先登,拿下新城区黄金地段的全部土地。深圳红岭集团携国际投资大鳄的干亿资本,强势登陆上海滩,欲图将第一投资手里的新城区黄金地段土地,全部收归囊中。山雨欲来,夏远神秘失踪……晨影咨询公司大老板洛闻,人称“天上的事,他知道一半:地上的事,他全知道”。与这场资本大战相关的各类消息,开始在晨影公司飞速流转。夏远的好友小徐哥、顾余笑纷纷卷入其中……上海、深圳金融大鳄的资本对决,是一场世纪豪赌,底牌翻开的那一刻……
作者 : 王稼骏
最真实、最不可思议的魔术杀人手法记录!割喉、刺眼、分尸……忠告:千万不要相信你的眼睛!淫欲、饕餮、懒惰、贪婪、傲慢、嫉妒、暴怒……杀人恶魔,死神的右手,再度归来!到底是正义?还是以正义为名为所欲为?刘的右手,揭开了一切魔术的序幕,邪恶的魔术正在开演……一群素未谋面却生日相同的人,被神秘的信件邀请到了极具现代主义风格的建筑[塞汶山庄]之中。每个人心头隐藏的秘密随着接连发生的血案一一被揭开,凶手为每个死者定义了一条死罪。
作者 : 王稼骏
主要讲了一个三条线索交织的寻宝主题的推理故事。线索复杂,却有无处不在的黑色幽默。故事由三条主线交织进行,分别为大学退学生“我”的经历,职业男妓程震的经历,以及警官陈骏的查案经过。一个热贴出现在网络上,发贴人为WC先生,贴子说在上海市内某处,埋藏有价值千万的神秘宝藏。并且留下了一副围棋残局,称其为藏宝图。所有人都被卷起了宝藏事件中。“我”因为偷窃对面公寓楼的美女,惹上了杀身之祸;程震因为曾与美女有过一夕之欢,也卷入了漩涡。连环杀人案发生,警官陈骏深入调查。最终所有人的,都汇聚到关于宝藏的事件中来。
作者 : 王稼骏
王稼骏长篇推理小说人生三部曲第二部《死神的右手》》(原名《胶片人生》)。一个杀人魔头,一个私家侦探;一个高校推理社团,一个貌合神离的调查组;一个心怀鬼胎的警察,一个复仇心切的外科医生;一组暗含玄机的密码诗歌,N具断掌的女尸……解谜者涉险重重杀机,步步为营;设局者机关算尽,十步一绝杀……二十年前一场离奇的银行劫案,引发出二十年后怎样的连环凶杀事件?捕猎者和猎物之间,谁在导演死亡游戏?谁是捕猎者?谁才是真正的猎物?
作者 : 王稼骏
四年前一连串复杂离奇的命案,一名精神病人牵涉其中,而他的证词是真是假?左庶四年后接受委托,却被黑暗中的毒藤所缠绕,使他陷入进退两难的深潭之中,一双恶魔的眼睛正在远处注视着他,他究竟能否揭开一具具尸体下的阴谋呢?凶手在密室中布下天罗地网,下一个受害者又将如何死去?当一道道人生哲理的选择题摆在你的面前时,究竟该如何取舍呢?所有答案需要读者们凭着无比的勇气和智慧在《红色高跟鞋》中,细细的挖掘。
作者 : 赤川次郎
老实说,他们三个都懊悔了。刚才还在战兢恐惧地迈步往前时,他想说:“回去了吧!”又怕说出来后,被人嘲笑他是胆小鬼。当然现在不同了。假如现在提议的话,其他两个必然连声赞成,恨不得长出翅膀飞回去,甚至感谢他的提议。半夜了。但在明媚的阳光下,这里不过是一间古老的房子,假如有人提议回去,其他两个一定生气,不肯原凉他。三个少年都认为,被人看成胆小鬼乃是比死更难堪的事,于是在一寸前面也不知会碰到什么的黑暗中前进时,他们决定皎紧牙龌快速迈步,绝不后退。
作者 : 赤川次郎
现在,我的手上有一本手册。日本兴业银行的小型手册日记,一九六五年发行的东西。为何这本手册会跑到当时限银行无缘的我家来,已经记不得了。总之,那本手册成为当时念高二的我的所有物,到我念高三的冬天为止,用了整整一年。我想制造手册的人一定想不到,到了一九八四年的今天,这本用旧了的手册虽已濒临崩溃,却依然在我手中。提起生于一九四八年“婴儿热”颠峰期的人,到了高二高三时,即是翌年春天面临大学考试,必须一心一意应付考试问题集,上补习班,参加旺文社模拟测验的时期。
作者 : 赤川次郎
啊……。头好痛啊!太柔软的枕头在头痛时刻,反而产生了反效果。按了太阳穴好几次,又紧闭着眼晴再张开……。重复地做了这些动作之后,终于稍微减轻了头痛。在这种情况之下醒来,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前田小夜子已二十四岁,酒醉到第二天才醒,算是常有的事。但是像这次这么严重,的确很少见。----而且,这里是什么地方啊?不是自己的房间。可是──。小夜子终于清醒过来之后,暗暗地吃了一惊。这是个陌生的卧房。是谁的房间呢?而且,昨晚发生了什么事?
作者 : 赤川次郎
赤川次郎短篇小说集
作者 : 赤川次郎
幽灵系列
作者 : 赤川次郎
玻璃门“咯勒咯勒”地发出声响打开了。面对桌子而坐的木村弓子头也不回地说:“又来了,是不是佐田同学?”传来“嘿嘿”两声不好意思的笑声。穿着稍微陈旧白袍的木村弓子放下原子笔,摘下眼镜。“既然有笑的精神,就去上课嘛。”她把椅子骨碌一转,转向佐田绿。佐田绿站在门口,像撒娇的小孩般两脚交叉着。“怎么啦?”木村弓子说。“这回是什么?头痛?肚痛?不是怀孕呕吐呢?”佐田绿紧抿双唇,鼓起腮子。“好过分的玩笑呀,我才不干那种事哪。”“可疑。对了,现在是上什么课?”
作者 : 赤川次郎
电车摇晃了一下,一张纸从他看着的书页间翩然掉下。幸好在掉地之前及时捡起,没有弄脏——是什么呢?起初以为是广告,仔细一瞧,上面用大大的铅字印着“正误表”,小框中在“页数、行数、误、正”等栏。是原文中排错字的订正。对——刚才读着时,就觉得某些地方有点“怪怪的”。原文是“星期二”的地方,正误表上订正为“星期三”。的确,时间应该过了两天才是,刚才就觉得很奇怪。当时也不以为意,继续读下去……这样子把“错误”改正过来,的确令人松一口气。对,有错就必须要改。他注视着这张正误表。书本有错,可以这样订正。若是人的生活方式错了……
作者 : 赤川次郎
雨愈下愈猛,仿佛要将在暗路上行走俏两个人打倒似的。他们的脚步声和喘息声,几乎被激烈的雨声淹没掉。他们的身体时即时离,唯独双手紧紧相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