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派三叔

作家简介:

        本名徐磊,男,浙江人,现居杭州。   自由职业,做过美工、编程,办过公司,现在自己有公司,做外贸。   29岁。之前在网络上做过的事情多了,基本上是靠网络吃饭,唯独没敲过字,生活经历极度无聊。大学之前属于隐形人物,严重口吃,几乎不敢和人说话,大学之后突然好了,竟然还去参加辩论赛。白天全部时间放在生意上,写作放在晚上。休闲就是看看杂书,什么书都看,字典都一个字一个字看完,不一定会一直写作,但是起码会把一本写完。   南派三叔的作品主要风格是盗墓灵异类,主要作品为《盗墓笔记》和《黄河鬼棺》。前者几度修改,目前仍在起点中文网上VIP连载,后者已完结,在大陆出版第1和第2集,在台湾全部已付梓。

主要作品
在黄河的底下埋葬的,不是龙、不是镇河印、也不是传说中的神器,千年未腐蚀的铁链,想要锁住的只是传说中的魔王蚩尤躯体,棺上留下诅咒:华夏子孙,不可打开棺椁!
这些故事来自我的父亲母亲,我的父亲和母亲是在大兴安岭支边时候认识,在大兴安岭最深处的林区呆了三年时间,他们的建设兵团硬是在什么都没有地方建出了一个有房子有路的伐木基地,刚开始的过程简直犹如荒岛求生一样。
第三部主要内容是说他们为了破解龙棺的诅咒去了另一个古墓,在影昆仑风眼里,在这个墓里葬着金缕素女,找到她就可以破解诅咒,他们进去后发现这个墓的设计和刘广的一样,然后就是不断的遇到危险,然后不断的化险为夷~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躺在黄河龙滩上,大雨泼在我脸上,我艰难的站起来,就深一脚浅一脚的在龙滩上走着,黎明时分,天空中大雨倾盆,黄河水就在我眼前奔腾。闪电划过的瞬即,我似乎
50年前由长沙土夫子(盗墓贼)出土的战国帛书,记载了一个奇特战国古墓的位置,50年后,其中一个土夫子的孙子在他的笔记中发现这个秘密,纠集了一批经验丰富的盗墓贼前去寻宝,谁也没有想到,这个古墓竟然有着这么多诡异的事情
一个生意不如意的古董商人偶然间被牵扯进了一件发生在黄河清淤工程中的诡异事件中,凡是经历这事件的人一个接一个毫无预兆的死去,他自己也逐渐感觉到了死亡的一步步临近。然而死因却依然扑朔
六十多年前,十万中国远征军溃败怒江,穿越胡康河谷原始丛林的撤退过程中,非战斗减员将近五万将士。自此,这片土著口中的魔鬼居住地,再无人敢接近。然而不久后,令人惊诧的事情发生——明明是没有生灵的丛林,英国驻印空军的飞机盘亘不去,屡屡轰炸,他们想消灭什么东
六十年前,十万中国远征军溃败怒江,五万英灵长存边缅,胡康河谷尸首如山,那片土著口中的魔鬼居住地无人再敢接近。只在隔年,一份绝密指令下达新三十八师,一支特别分队不容打探、不容质疑、绝对服从,潜入野人山执行不知
上世纪六十年代,身为新中国第一批地质勘探队员,我们被秘密选调到某地质工程大队。一纸密令,我们不明目的、不明地点、不明原因,来到最老到的地质工程师都不能确认的中蒙边境原始丛林。经过焦灼惶恐,甚至以为要被秘密处
南派小说堂会开山巨著!   “我是一个地质勘探队员,曾经隶属于解放军地质勘探工程连,在那个红色疯狂的岁月中,我们幸运又不幸的游离于革命风暴之外,穿行于中国的大山河川之中,寻找 那深埋在地底的财富。在长达10
吴邪五年的平静生活,因金万堂的突然造访而被打断。金万堂竟然知道从张家古楼里带出的月光石上的蝎子图案与幼年闷油瓶有关。为追寻线索,吴邪前往尼泊尔,又辗转到了西藏墨脱。在墨脱,各种与闷油瓶有关的线索纷至沓来!事情一发不可收拾,吴邪在吉拉寺的喇嘛手里,拿到了闷油瓶的笔记,知道了闷油瓶当年进入雪山的前因后果。令吴邪震惊的是,他在另一本笔记上看到了“世界的极限”——莽莽雪山腹地,竟然有另外一扇青铜巨门!各路人马集结吉拉寺,这一切是巧合还是有人蓄意安排?那神秘的蝎子究竟有何寓意?“世界的极限”到底是什么?为什么吴邪是唯一能够拯救张家的人?港派张家人是否可信,他们是图谋不轨还是完成使命?这是一段全新的旅程,吴邪与胖子循着闷油瓶的脚步进入雪山腹地,这一次,吴邪能解开一切谜团吗?
一组离奇照片让吴邪决定深入沙漠,派出探查的伙计却精神失常离奇失踪。寻找下发现失踪的伙计在少年黎簇的背上刻下了诡异的图案。吴邪执意邀请黎簇一同前往沙漠腹地古潼京。一行人在沙漠中竟被传说中会移动的海子带到了荒无人烟的白沙区,发现那片区域就是他们要寻找的死亡禁地,同时也是一个机密工程的遗址。卡车围住的海子,白沙下游走的神秘生物,在吴邪、王盟、黎簇陷入绝境之时,黑眼镜突然现身。他能否解救吴邪?解雨臣给了黎簇怎样的信息?闷油瓶留下的线索会是关键吗?这一切黎簇又会如何面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