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月

作家简介:

        沧月,女,原名王洋,79年生,浙江台州人。2001年底开始在网上发文,最初活跃于榕树下,后移居清韵书院、四月天以及晋江文学城,其他地方游荡颇广,但基本是潜水过客。先以武侠成名,后转涉奇幻写作,均取得好成绩,多本各个出版社编的2002,2003年度网络佳作选编均收入所写的文章。2003年入驻榕树下状元阁。   主要作品有:《镜》系列、听雪楼系列和鼎剑阁系列等。

主要作品
地上犹自有血点点泼洒,结了冰,宛如一朵朵火红的曼珠沙华开在雪峰之上,凄厉而诡异,暗示着不祥的结局——沙曼华……沙曼华!我又一次要近在咫尺的距离内,错过了你。   此云塞外,风沙三万里。
这是一个华丽而诡异的故事,在晋江原创网连载的时候极受网友欢迎。听雪江湖,那血薇夕影中的寂寞人生啊。在十七岁到二十四岁那一段时间里,男女主人公挥霍着心里的那一点灼热、疼痛和不甘。不惜以一把双刃剑,自伤三分后再
沧月笔下的人物,无论忠奸善恶,无论光彩夺目,或是隐然世外;沧月笔下的故事,无论是非对错,无论奇思妙想引人入胜,或是曲折离奇催人泪下,一一观来,便渐渐的察觉出一些统一的特质。文字是作者内心世界的一面镜子,她的
一次错误的牵手,一个荒谬的决定,造就一个恶魔的灵魂。妖红遍地,百鬼夜行,神剑辟邪,幻蛊摄魂。正与邪,情与误,道与魔,死与生。残酷江湖中,一个孩子愤怒和悲哀的力量。沧月最具代表性小说,华丽武侠盛宴不容错过。一
他将和所爱的人前往归墟,在下一个轮回里重新相聚。而在他的身后,那个庞大帝国正如日初生,光耀四海…… 破军云焕将心和魔鬼作了交易,他最爱的人是否会归来?海皇苏摩前往哀塔进行了一场怎样骇人听闻的仪式,
冰河下尘封的往事,决战在雪域之巅。鼎剑阁霍展白为救治昔日恋人秋水音之子沫儿的病,用七年的时间拼死取得了药师谷主人薛紫夜开给他的五味绝世药引,魔教大光明宫排位第一的神秘杀手瞳为了自己能杀死魔教教主获得自由而抢
美少女武侠宗师沧月再度出手,镜系列长篇奇幻小说的第一部,这是个美丽而神奇的传说。热情开朗的苗人少女那笙为躲避乱世,长途跋涉寻找梦想家园——云荒。然而云荒真的就是传说中的桃源仙境吗?伴随着她深入云荒
“破军为北斗第七星,传说每三百年,有一次猛烈的爆发,亮度超过皓月……”缘起于《镜·双城》,经历了那一场场血雨腥风之后,美丽的伽蓝白塔依然高耸如云。然而接下来,视线转向了茫茫戈壁,
从星尊帝墓穴出来的海王(苏摩)和附着在白璎身上的白薇皇后,来到叶城,进入鲛人奴隶市场(海国馆)。在海国馆里,苏摩回忆着百年前,自己在牢笼中被人鞭打、呵斥和买卖的经历。于是苏摩展现神技杀死了奴隶厂的老板,解救
听雪江湖,那血薇夕影中的寂寞人生啊。在十七岁到二十四岁那一段时间里,我是如此挥霍着心里的那一点灼热、疼痛和不甘。不惜以一把双刃剑,自伤三分后再去伤人七分。梦想,少年时光。救赎和守护、爱,以及宽恕…&hell
听雪楼主萧忆情派遣吹花小筑杀手高欢去杀雇主指定的任飞扬。高欢隐瞒杀机接近任飞扬,并与叶风砂相识相知,且动了感情。当真相大白时,女领主舒靖容以加入听雪楼一年为条件救下任飞扬。险恶危机中叶风砂与任飞扬同生共死,
临安城。天水巷。“花镜”,一家神秘的小花铺,冷眼看着世情的主人白螺是一个永远不见苍老的女子。漆黑如墨的长发,苍白清瘦的脸庞,深不见底的黑瞳。左眼角边的那颗朱红色的美人痣,宛如伤心的泪滴,令她的微笑
摘下了铁面的岳霁云终于成为一个人,不再是一个神,只有人才有感情,只有人才有鲜活的热血,只有人才是可爱也能爱的。可以说,这篇小说是沧月至今的作品里面,唯一细致地描写出一个人的思想转变的过程的,小说之所以不同于
走进石屋的组织成员轻声地禀告,生怕打扰了正在看书的首领。然而,他的声音还是在简陋空旷的石砌房子里激起了微微的回声,以至坐在窗边上的黑衣人蓦然回头。“放下就行了。”他淡淡地吩咐,带着人皮面具的脸上却
一个志在锄强扶弱、匡扶正义的英武少年为了保卫标榜正义的天理会,与听雪楼展开了一场撼人心魄的争斗。当他与听雪楼主萧忆情一战后,他明白了以自己的力量根本无法维护正义和公理,同时在萧忆情的精心安排下,他发现了天理
如果说《双城》仅仅是一个奇幻大片的开场序幕的话,那么《龙战》无疑是这场奇幻大片的高潮部份。华丽的场景、唯美的语言、生动的人物……这些我不想多说,毕竟这些特点,从五年前初接触沧月的作品的时候,就已
一个凡间女作家萧音十年来用笔创作自己的“云荒” 世界,也不知道是否太专注一个观念,它就会成为现实?奇迹出现,萧音真的成为了“云荒”世界的“造世主”,她的笔造就了“云荒”
沧月的文字情绝而远离世俗,仔细读下来,仿佛可以看见描绘中的云丝雾影,听得见自间的冷冷七弦,轻易就为如临深渊的凄美悲剧而神伤。但愿我的拙笔能触摸到这些文学背后苍茫沉浮的景象,哪怕万分之一。 人类的偏执妄念而生爱
神秘的云荒大陆在最终卷中如何经历着惊心动魄的一夜,最神秘的智者大人——他的真实面纱又是谁?真岚太子的六个封印是否都能揭开,帝王的力量是否能回复,白璎和苏摩的爱情结局是悲还是喜,这一切的谜团都即将解
《碧城》有英雄的长剑,有美人的柔情。一个是仗剑飘摇江湖的惊世剑客,另一个是明珠玉露一般娇妍纯真的侯门千金。即使这么多年的风尘过后,夜雨里挑灯看剑,今日的他依旧会为当日的旖旎风光而迷醉——似乎邂遑过
魇魔是永生而强大的,人心里的阴暗面也是永存的。魔生于人的内心,无可阻挡。但是,魇魔却低估了人类的牺牲和自制精神——即便无法阻拦他的寄生和存在,但是,一代双一代的人却前赴后继地用生命和鲜血阻拦着它的
守着这里,大概已经有十七年了罢?流年易逝,刹那的芳华,如同这桌上燃烧的烛一般,也早化成了灰烬——而在焰里面欲灭不灭的,只是过去的韶光,挣扎着、想留驻片刻,然,终究被无情的烈焰一寸寸的吞噬…&h
青茗暗自叹了口气,想起自己这番奉了父命来这里的原由——“听雪楼的萧老楼主,曾经在甘肃道上对你二伯有活命之恩。”二伯……她再次叹息,不明白同为历代出名医的薛家的人,为什么二伯不
“谁会信?毕竟太蹊跷了。”阿靖皱了皱眉头,“难道女方家族能轻易罢休吗?”萧忆情笑了笑,把她手上那幅画卷拿了过来,挂在密室的墙壁上,那里,已经整整齐齐的挂了十幅少女画像:“海南龙家&he
“果然好剑……”把玩许久,伴随着一声叹息,一双纤美如玉的手轻轻捧着一柄光华夺目的绯色袖剑,交还给了它的主人,“清光绝世,冷彻入骨——也只有靖姑娘这样的人,才能压住血薇的杀
“说起现状——费沙如今正准备全面进行城市的规划和改建,我正在负责建筑部分……美,你能过来吗?……当然,你也可以先过来看看,如果感兴趣的话就留下,否则我也不会强求。&ldquo
克拉西斯科联邦共和国的首都科培尔。汇展中心演讲厅的停车场。陆沙静静地坐在一辆改装过的地上车里,有点出神的看着旁边花坛的一个角落——正当是初夏时分,花坛里贴着墙开满了一种不知名的白色小花,星星点点铺
这门婚事,本来只是作为政治筹码的权宜之计,他得到他想要的东西来挽救摇摇欲坠的太子军,那么他也付出了一生婚约的代价来获得它——他是言而有信的人,雪崖皇子妃的荣耀将永远罩在这个海盗之女的身上。至于婚姻
涸辙之鲋,相濡以沫,相煦以湿,曷不若相忘于江湖,也许,上天注定了她一生中最值得怀念的时间只有短短三个月,那三个月的押解之途。也许,真的,不如相忘于江湖。也许。他们本是天空中的两颗恒星—虽然无法真正的靠近
沧月最具传奇色彩玄幻之作,华丽沧月·华丽《飞天舞》。 飞天绝舞,几世轮回,只等匆匆今生的相会,却不过是缘来缘散,缘如水。 “哥哥,好漂亮的流星!”耳边忽然有清脆的童声,占星者回头,看见两个孩子趴
正月初十,将军府。窗外的梅花开了,开在漫天的飞雪中,一树树如冰雕玉琢。"你已经在这儿站了三个时辰了,"一个声音缓缓响起,"你在想什么?"窗前站着一个年青人,他披着貂裘,执着金杯,静静地站在镂
“果然好剑……”把玩许久,伴随着一声叹息,一双纤美如玉的手轻轻捧着一柄光华夺目的绯色袖剑,交还给了它的主人,“清光绝世,冷彻入骨——也只有靖姑娘这样的人,才能压住血薇的杀
曼青——《夕颜》的姊妹篇。   二十岁生辰那天,一如神医的断言,她的生命终于完全失去了重量。 而如她一生所...原来,连她自己也不知道,曼青,其实并不是一个适合做英雄的人呢……当江南的蝴蝶遇上大
"还是不行……"随着一声无可奈何的叹息,刚刚抬起一些的身体又一次重重地砸到阴湿的地面上。痛苦的呻吟在咽喉里徘徊了一下,还是被惊人的自制力逼了回去。他就只好那样地躺在森林中,看着头顶茂密的
城被攻破的那一天,正是大雨滂沱的黄昏。六个月的围攻,遭到坚决抵抗的宁王军队损失惨重,而付出巨大代价才进入城内后,却又遇到了陷入了巷战。于是,一寸一寸地争夺,一条街一条街地抢占,尸首在城里堆积如山,血混着雨水
拂香殿中,重重的帘幕背后。深宫不知流年飞度,起来已是正午时分,摒退了侍女,慵自梳头。这样的日子已经多久了?虽然羽族能享有较长的生命,但再过上几年,衰老也将毫不留情的来到了吧?紫衣的绝色丽人长长叹了口气,却无
对于宇宙而言,公元3021年只是时空长河中微不足道的一瞬间产生的浪花;然而,对于整个人类8000多年的历史而言,这一年的重要性却远远大过于以往人类历史上的任何一年。这一年的5月15日,即公元3021年5月15日,银河系各殖民星球的
这个残酷的末世预言,就从某一天的深夜,少女麦美瞳那犹如鬼宅的家门口开始——在自己家门口凭空消失的少女,地面骤然塌陷的巨大天坑,游荡在暗夜的美型贵公子,以及发疯的母亲……灭世的序章就此奏响,地球上相继出现海之眼、行人神秘消失、时空裂隙等各种异变,地球在被一步步有计划的摧毁,幕后那操控一切的神秘组织到底是谁?耶路撒冷神殿上的秘密宣誓有何寓意?地球真的已经危在旦夕?
是传奇的延续,还是一个时代不可逆转的终结。是故事的新生,还是过去种种尘埃落定一笔书抹。云荒万古,沧海桑田。空桑。碧落。隐族。冰族。云浮。命轮。紫薇星斗。六合八荒。诸神寂灭的第九百年,因果再次重书。破军焕世,命轮转动。一位携带着爱人灵魂在黑暗里追逐死亡的鲛人皇子,一位原本可以成为空桑女剑圣却栖居烟花地的绝色女子,以及来自遥远的云之彼岸的翼族少女……他们永远地被宿命钉在了轮盘上,周而复始。轮回无涯,成败喑哑,千年之后,我还在《羽》里,等你……
一场与恶魔的交易,一次用灵魂赌下的未来。当整个世界覆灭的时候,谁会守候在你身边?明鹤已死,麒麟叛变,孔雀镇守狷之原……命轮将倾。是杀戮的开始还是宿命的轮回?一个人,如何能在短短的一生中,重复失去最爱的人两次?一次是在眷恋最深的少年时,一次是在权柄在握的青年时;最初的时候,他们无法控制命运,而当他们强大得可以控制自己命运的时候,却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要交换吗?”那个声音在烈焰中问他,是否愿意付出代价。即使出卖灵魂,都无法换回你的心,永远的彼此错过,就是我们的宿命吗?
这是一场飞鸟和鱼的邂逅,一个是浮出水面无意的张望一个是掠过天空不经意的回眸,即便是偶尔有过那么一瞬的交错,却又立刻各分东西!她来云荒这一趟,走遍了天南地北,品尝过了各种美食,遇到过各种奇事,结交了诸多朋友……然而,唯一的,她却不曾得到最珍贵的东西——一颗真挚的心和恒久的感情;那是大地上唯一可以不朽的,天空海阔,永不相逢;当魔之瞳睁开,命运之轮旋转,所有人都将化为齑粉,唯有化为曼珠沙华,盛开在你的坟墓。
这部作品是沧月“云荒·羽”系列完美收官之作,也是云荒大陆创世十年最终卷。云荒大陆包括《镜》系列、《羽》系列十余部作品。 最终卷《羽·苍穹之烬》风格上延续了前三部内容大气磅礴、文笔洗练流畅、人物构架出色、情节跌宕起伏的特色,在情节上倾情抒写云荒大陆最后的轮回宿命:四大种族在云荒大陆上的博弈,最虐心的飞鸟与鱼的邂逅。时隔4年沧月给读者一次用心的守护和重逢。
短篇小说
读《基督山伯爵》 无花果——婆娑罗同人 宛如梦幻——cowboy同人
乱世风云·银英考证 雪茗抄·童年时 雪茗抄·情史笔记
雪茗抄·白玉兰 雪茗抄·旧诗 守 候
三生石 秋来 是你来了么?
秋彼岸 有一种酒叫醉生梦死 梦姬
江湖儿女 二三事 关于——七夜雪后记
梦·枕·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