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设置: 18

第12章

    但是我对这份枯仓的职业不是没有感情的,它帮我度过一个庞大的难关,使我双脚站隐,重新抬起头来做人,我怕一旦离开它,我的头又会垂下来。

    自由职业事如其名,太自由了,收入也跟着自由浮动起来,我怕吃不消。

    这一年来我了解到钱的重要,有钱,就可以将生活带入更舒适的境界。

    感情是不可靠的,物质却是实实在在的。

    “你现在赚多少,区区四五千元?”老张问。

    “加了薪水,”我抗议,“接近六千。”

    “我若保证你每月还有这个收入呢?”

    我不响。

    “你不信。”他叹口气,“笼中鸟即使释放也忘记飞翔术。”

    我咬咬牙,反正心中了无挂念,也罢,出来拼一拼,也许是生命中另一个转折点。

    “我想一想。”

    “不妨与你的好朋友唐品商量一下,你在陶瓷方面绝对有天才,我没有必要恭维你,要助手,随便可以抓到一大把,城中每一个落魄的人都自称艺术家。”

    我并没有为这件事去请教唐晶,不是过了河就拆桥,我也到自己作抉择的时候了。

    我同他说:“得。”

    子群在当日晚上约我吃饭。

    她要我出来见见她的洋老头。

    我心不在焉,正嘀咕没事做,便答应与他们吃西餐,我没有胆子同他们上中菜馆,怕子群会以苏丝黄姿态教洋人用筷子,我的心灵很脆弱,受不起刺激。

    子群说笨还真笨,她失望地说,“不如到天香楼去,斋菜上市了,好吃斋菜云吞。”

    “不,要不吃法国菜,要不失陪。”我一口咬定。

    子群经过那次事,对我是很迁就,去订好位子。

    轮到我内疚。人各有志,她又没逼我同外国人好,我何苦为这件事瞧不起她。

    当夜赴宴,我脸色稍霁。

    使我意外的是,子群的男友说得一口广州话,普通的交际应酬毫无问题,几句俗语运用恰当,把我引得笑出来。

    他有五十岁了,头发斑白、身体臃肿,不过对子群很体贴,这种事女人一向很敏感,立即可以看得出来。

    一样是外国人,这一个就好,跟以前那些不可同日而语。

    终于他们提到婚事。

    “——已经注册了,下个月中行礼。”子群说。声音中没有太多的欢喜,也没有什么不愉快,她在叙述一件事实,像“星期六上午到会议室开会”一般。

    老头有点兴奋,“婚后我们到达凡郡蜜月旅行,维朗尼嘉说,待我退休时,陪我一起去英国落籍。”口气中一点遗憾也没有了。

    我长长叹口气。

    “子君。”有人叫我。

    我抬头。什么地方都会撞见熟人,站我身前的正是可林钟斯,我目前的大老板,简直有缘,处处都碰头。

    我毫无表情,他则活泼得很。“咦,”他说,“那个恶女人今天不在?”他指的是唐晶。

    我不搭腔。

    “你们在商量正经事?好,一会儿我再过来。”他总算识相,走到一边去。

    子群对她未婚夫说:“姐姐一向冷如冰霜。”

    老头存心捧我:“却艳若桃李。”

    我?艳若桃李?

    算了吧。

    子群总算得到一个归宿。

    对我来说,如此归宿不如不要——呵,我不应大言不惭,怀着妒忌的心,归宿对我来说,已是下辈子的事了。

    子群作老生常谈:“姐,遇到好的人,你不妨再考虑结婚。”

    我淡淡应:“呵。”

    “唐晶与一个年轻律师走得很密,你知道吗?”子群闲闲说起。

    “什么”这真是大新闻,“她有密友?”

    “正是。”

    “叫什么名字,多大年纪?事情有多久?”我跳起来,声音都颤动。

    子群愕然,“她没与你说起,你们不是几乎天天见面?”

    我强笑道:“提是略略提过,我以为是普通朋友。”

    “据说已经同居了。有人看见他俩每早到文华吃早餐。”

    我更加震惊,已到这种地步。

    她竟一字不与我透露,将我瞒在鼓中。好家伙,这样是待朋友之道吗?

    “他叫……对,叫莫家谦。”

    我像是喝下瓶九流白酒,喉底下直冒酸涩的泡泡。

    “人品不错,”子群笑,“不是到处约女人那种男生,至少,他从未约会过我。”

    “相貌呢?”

    “五官端正了。”

    我托着头呆想半晌。

    子群在这时略有喜气,“今年倒是很多陈年旧货都得到婚嫁的机会,不说笑,姐,很快就要轮到你。”

    我站起来,“我有点事,我先走。”

    “我需要十小时的睡眠,”我将面具一把撕将下来,“我累。”拿起手袋就走。

    门外细雨霏霏,我站着等计程车。朋友?我冷笑,这也叫朋友。

    已进展到同居了还不与我说一声,难怪最近要找唐晶的人几乎要提早一个月预约。而她也向我吞吞吐吐过数次,终于没出声,把这个秘密守得牢实。

    我心酸地想:其实我又何尝是个多是非的人,唐晶也太小心。

    “送你一程如何?”

    我转头,可林钟斯站在我身边。

    我苦涩地反问:“为什么不,车子在哪里?”

    “隔壁街。”他说,“怎么一下子就生气了?不是与你朋友说得好好?我看你也吃得很多。”

    “我的脾气非常不好。”我颓然说。

    “据说在公司里你情绪一向很稳定。”

    “那是因为我密密换面具之故。”

    “我不相信。”他对我笑。

    “不相信?”

    “你真面目如何?”

    “我天生一张白板面孔,没有五官。”

    他看我,一边摇头一边笑。

    他找到车子,开门让我先上。我说出地址。

    “布朗待你可好?”

    我看他一眼,“我不打算做这种小人,在你面前说他是非,他能够在公司呆那么久,总有他的道理,况且我已打算辞职。”

    “辞职?”他愕然,“为什么?没有人在这个关头辞职,我们正要升你。”

    我微笑,是刚才那一刹那决定的。

    “喂,千万不要冲动,考虑清楚再说。”他嚷,“有委屈同我说。”

    车子到家,我说:“谢谢你,再见。”

    “明天吃午饭好不好?”

    “我不与外国人一起走。”

    “为什么?”

    “不为什么,一种习惯,对不起。”我开车门。

    一整夜我都想致电唐晶:怎么?以轻描淡写的口吻,同居了?不是最不赞成同居吗?

    那个男人叫莫家谦。

    第二天我又在报摊上看到史涓生的彩照。

    他成了大明星。

    我皱皱眉头,以厌恶兼夹好奇的心情买了那本周刊,同其他市民的心态一样。

    史涓生一副蠢相,眼睛有点睁不开来的样子,辜玲玲照例咧着嘴,像猎头族族长与他的战利品合照。

    我很替涓生累。

    子群说得对,这么多月下货都寻到买主,可贺可喜,我没有什么感觉,如果有记者访问我,我只会说:史医生那领花的颜色太恐怖,绿油油的。

    结罢结罢,随他们高兴。

    我呈上辞职信。

    布朗眼眉毛也不抬一下,立刻批准,我也不期望他说出什么难分难舍的话来,各得其所。

    同事知道我辞职,纷纷前来问长道短,忽然之间把我当作朋友,消除敌意,其实我又何尝是他们的对手,他们土生土养,老于斯死于斯,而我,我不过是暂来歇脚的过路人,难为他们在过去一年如临大敌似地对付我。

    我叹口气,为什么视我为异形?就因为我嫁过西医?迟入行?抑或平时尚有不周之处?

    待我要走,大家纷纷露出真情,蛋糕茶点不停地送将上来,连布朗也和颜悦色,稿子也不改得那么一塌糊涂。

    每日下班,我往老张处搓泥,穿着工作服,缚着围身,满手泥浆。

    我学会抽烟。

    老张跟我说:“子君,你简直是一个艺术家,埋没天才若干年。”

    商户指明要些什么,有图样规定,釉彩颜料都一一指明,美这种行货曰艺术,那是我师傅张允信过人之处,我觉得别扭。

    小息时我将泥捏成小小人形,单在面孔着色,将它们化妆成小丑。

    “咦,童心大发?”

    “不,学做女娲。”

    我细心地在一寸大小的面孔上画上大眼、眼泪和扁扁的小嘴。

    “子君,男人很容易就会爱上你。”老张温柔地说。

    “你爱我吗?”

    “我爱你如姊妹。”

    我点点头,这一点我相信。

    “你的丈夫呢?你有没有丈夫?”

    “我有丈夫,我女儿并非私生。”我替小丑小小的手也描上白色。

    “他呢?”

    “与他新欢在一起。”我无动于衷,“衣服不必着色了吧?”我问道。

    “身体任由它铁锈色陶器原色好了。”老张说,“他怎么会舍你取他人的呢?”

    “人各有志。”我说,“你喜欢无锡大阿福泥人吗?”

    “现在流行得很。”

    “我不喜欢,太土了,土工艺品有很多要经过改良,否则单是‘可爱好玩’,没太大价值。”

    “他为什么同你离婚?”

    “他说他不再爱我。”我将小丑送入烤炉。

    “莫名其妙的男人,别难过,子君,他配不上你。”

    我微笑,“我也这么想,老张,谢谢你。”

    布朗忽然召见我。

    真威风,要是尚未辞工,准得紧张得一轮心跳,现在我态度服从,不过是礼貌。

    我几乎马上明白,可林钟斯在他身边。

    我坐下。

    钟斯开始与布朗自相残杀。

    钟斯问:“为什么子君递辞职信时你立刻批准?我对这件事一点消息都没有?”

    布朗反驳,“她只是低级职员——”

    “我们开始的时候都是低级职员,布朗先生,都需要鼓励提拔,公司扩张得那么厉害,与其聘请新手,不如挽留旧人。”

    “可是她去意已决。”布朗涨红脸,“信是她自己递进来的。”

    “你于是很愉快地批准?”

    “是。”布朗站起来,“工作人员上工辞工,是极普通的事。”

    “是吗?”钟斯看着我,“子君,我代表董事局挽留你,明天你调到总公司宣传组来做我的私人助理。”

    布朗额角露出青筋,我看着实在不忍。

    我说:“钟斯先生,我已另有高就了,布朗先生说得对,像我这种‘人才’,车载斗量,公司里挤得犹如恒河沙数,实在不劳挽留,”我站起来,“我去心已决,不必多言,这件事与布朗先生完全没有任何关系。”我如背书般流利,“工作我不是不胜任,同事又待我很好,”完全昧着良心,“是我自己要转变环境,一切与他人无关。”

    这一下子轮到钟斯下不了台,我并不想看这场好戏,他要挽留我,不外是对我发生兴趣,要讨好我,可惜我不是初出茅庐的小妞,会对这类小恩小惠大肆感激。跟着史涓生那么久,坐过平治,穿过貂皮,不劳而获十多年,对于钟斯提供的这类芝麻绿豆好处,瞧也不要瞧,他搞错对象了。

    我同女书记露斯说:“我请假半日。”

    索性提起手袋走出公司。

    我跑到老张的大本营,又开始做小丑。

    我仿佛把内心的喜怒哀乐全发泄在这小小的人形中。

    竟把老张的家当自己的家了。

    老张也习以为常,不以为奇。

    晚上回自己公寓睡,因生唐晶的气,电话都不听。

    但唐晶到底还是自己找上门来。

    她一开口便恶人先告状:“你与那娘娘腔同居了?人影都不见,史涓生要结婚你知不知道?你倒是很笃定,听说还辞职,这许多大事你都可以自己担起?不得了,你本事益发高强了。”

    我只是直接地反问一句:“关你什么事?”

    她一呆,显然就在那一刹那,我俩三十年来的友谊船就触礁沉没。

    她还努力着,“但我们一直是好朋友。”

    “是吗?所以我跟老张同居都得告诉你?”我冷冷地问。

    “我什么地方得罪了你?”唐品愕然问。

    “你一向以为自己比我能干、博学,对我,你爱骂爱讽刺我绝对没话讲,给点小恩惠,你就以为提携我,你对我,恩重如山,情同再造,你俨如做着小型上帝,你太满足了,谢谢这一年来的施舍,我不要这种朋友,你高高在上的找别人衬托你吧,我不是百搭。”

    她气得说不出话来,只从牙缝中拼出几个字:“你这个小女人!”

    她走了。

    我是个小女人。我几时有否认过?谁封过我做女强人?亏她有胆子事事来追查我,我剪个指甲都得向她报告?而她却鬼鬼祟祟地什么都不同我说。

    我气鼓鼓地往床边一坐。

    ——且慢。

    我是怎么了?我疯了吗?

    我吃醋?谁的醋?莫家谦的醋。我把唐晶男朋友的名字记得这么牢干什么?自己的妹夫姓什名谁还不记得,我是要独自霸占唐晶啊,我怕失去她。

    我一旦听到唐晶有男朋友,立刻惊惶失惜。十多年来,她是我忠心的朋友,随传随到,这一年来,她简直与我形影不离,如今她有了自己的伴侣,她甚至有可能成家立室,我将渐渐失去她,感情上的打击令我失措,许多母亲不愿儿女成婚也是因为怕失去他们的爱。

    我怵然而惊,我太自私了。

    三十年的友谊毁于一旦,我不能蒙受这种损失。

    我自床上跳起,忽然之间泪流满面,我披上外套冲出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