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设置: 18

第六百八十八章矛盾体

    电视里的播音员表情肃穆,正在播报一条新闻,南海撞击事件。

    王国华看见这个新闻场面时,觉得被雷劈了一下。这个事件,对中米外交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包括在此之前的大使馆被炸事件,彻底的点爆国内的民族情绪。中米关系最近几年的发展,从台海风bō到大使馆被炸到南海撞击,出现了严重的倒退。

    有一个问题是,王国华清楚的记得,这个事件应该是发生在某一年的夏天,王国华甚至还记得,上一辈子的自己因为这个事情还在网上发帖子,jī动的骂米国佬。这一辈子居然出现了扭曲,推迟了爆发时间。扭曲就扭曲吧,好歹历史的惯xìng巨大,该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王国华反倒有点轻松,不过很快又皱眉。

    严佳玉所在的是一家米国财团,因为这个事情,项目会不会受到影响呢?想当初,省里的媒体可是高调宣传过该项目落户东海省来着。

    “该死的米国佬!”汤新华义愤填膺的边看边骂,王国华倒没那么jī动,大国之间的博弈远远不是一两句谩骂就可以解决问题的。当然,王国华也不会去评价这个事情就是了,没记错的话,明年九月国内一片幸灾乐祸声。

    淡淡的看了一会电视新闻,王国华抬手关了电视。淡淡道:“去工作吧,不能因为人家欺负我们就停下工作。这些事情,也不该我们来操心。”

    王国华这个态度,倒是让汤新华很意外。觉得王书记的反应也过于平淡了,汤新华丝毫没想到的是,王国华这会心里想的是再过十年,中米之间犹豫巨大的贸易逆差衍生的出来的全方位的明争暗斗。那会中央政府可以说是一忍再忍,对外人民币升值,对内通货膨胀,国际环境恶劣…周边国家不断挑衅等等。该生的气上一辈子都生完了,这会王国华还真的没气可生了。客观的来说,随着国力的不断增强,米国对华的政策也在不断的做出调整…一方面米国在诸多战略层面需要华方的合作,另一方面又在千方百计的打压。

    相比之下,十年之后米国人采取的对华策略更加高明。现在这种搞法,明显糙多了。这也算是与时俱进吧,或者说是国家实力的不断增强,迫使米国政府改变了对华策略。从这个层面上来说,一时的忍让争取时间积蓄力量…未尝不是一个高明的策略。当然了,也不能排除国内社会矛盾的不断jī化,国内的舆论导向加大这种外部负面新闻的报道,用意自然是转移国内矛盾。这一招,真理部玩的很溜。即便是当前经济快速发展的大环境之下,国内的矛盾也不能说全面掩盖吧?多的不说,体改,教改…医改,给基数放大的弱势全体带来的生活压力。

    从王国华的角度来看,任何对政府不满的言论…都不该出自他的口。国家正处在一个高速发展的阶段,这种告诉的发展,掩盖了很多隐藏的矛盾。一旦经济高速发展出现了停滞,诸多的社会矛盾必将暴lù出来,并且是一种jī烈的方式暴lù。

    作为一名市委书记,在自己的治下,如何能尽量避免这些社会矛盾的jī化,这才是王国华应该考虑的问题。可以说,这个国家大多数的社会矛盾,都是公权力使用不当造成的。这个现象可以说冰冻三尺…自古就有不患贫而患不均的道理,国内公权力缺乏完善监督机制的制约,法制不健全更多的是人治,这些才是国家和政府急需解决的问题。

    就现实而言,王国华还是很冷静的,很多事情不是市委书记大人想做就能做的。官场上有倾轧不假…但更多的都是停留在一个比较含蓄的层面上。这也就是王国华上任至今,采取都是一些相当温和的手段的缘故。换一个说法,王国华不想整死郝龙光?怎么会不想?问题是,王国华整死了郝龙光,对自己来说没有任何好处。撕破脸的事情,基本上能不做就不做。

    总而言之,铁州市委是团结的战斗的和谐的!发展经济压倒一切,稳定压倒一切!

    因为东海商报的报道,王国华还得走一趟省里,这个事情别看省里没啥反应,王国华作为市委书记还是要争取一下主动的。真要当没事一样的,那就是**。

    这一趟省城之行,王国华只带了汤新华和司机小赵。车到省城已经是下午快上班的点,王国华先入住酒店,稍事休息后联系省委书记的办公室。得到了马跃东的同意才出发。

    办公室里的马跃东看上去似乎缺了一点什么似的,王国华知道原因,所以在汇报的时候更加的恭敬,马跃东招呼他坐下也没坐,站着汇报道:“马书记,我是来向省委检讨的,我的工作没做好,东海商报报道了干部公款吃喝的问题,这是我责任。”

    马跃东lù出意外的眼神,看了看王国华后居然笑了笑道:“你倒是有点担当。”王国华没接这个话,马跃东接着道:“这个事情,省委相信铁州市委能够处理好,也相信你能处理好。当然,尽快的挽回影响,铁州市必须有所行动。”

    王国华道:“市委已经召开常委会,专门讨论这个问题。经研究,一致认为这个问题必须常抓不懈,必须形成一个有效的监督监管机制。具体的监管机制,市委还在研究论证中。”

    听到这个话,马跃东lù出一丝冷笑,淡淡道:“打算研究多久?”

    换一个人来未必能明白这个话的意思,王国华却是例外。马跃东要走了,来的是一个对王国华比较欣赏的省委书记,王国华只要拖一段时间就是了。也就是说,马跃东在告诉王国华,你应该知道我要走了,是不是觉得我管不到你了?越是要离开这个权利的核心,马跃东就越发的敏感,对一些事情总是会想到上面去。最近一段时间,马书记没少发一些以前不会发的火,没少训人。

    王国华还是能理解马跃东这种心情的…所以很干脆的回答:“也就是两三天的样子,市委应该能拿出一个具偻的文字材料,然后开个会定下来执行。”

    “哦?两三天?”马跃东得到了一个还算满意的解释,心里的一点怨气很快的淡去。

    “是…这个事情我回去会催促一下,落实执行之前,还会来省委汇报详细内容。”王国华依旧恭敬,马跃东却lù出好奇的表情道:“怎么,你还打算在全省范围内推广?”

    这个话有点取笑意思,还有点自嘲的意思。没想到王国华很认真的样子道:“铁州市一点确定了,是要认真执行这个监督制度的。至于省委是否能够认可并给与重视…我个人的看法是肯定希望省委能重视起来。”

    马跃东听出这话里头藏了东西,收起了笑容换上严肃,目光也发生了变化,从最初的淡漠变成了一种逼视。王国华心里坦然,自然能平静面对。

    “你说说想法吧。”马跃东收回目光,低头那烟要点火的时候,王国华的打火机已经凑上前来。马跃东看了看王国华的殷勤,笑了笑道没说话。

    “我的想法很简单…从两点入手。第一点是预算和审计,每个季度三公支出做预算,经审核合理了才批准…实际过程中有超出的部门,拿不出合理的解释,或者在审计部门过不去的,该部门的领导就不适合呆在原有岗位上了。第二,建立一个举报机制,但凡有群众或媒体发现类似现象,都可以热线电话举报,有关部门一旦查实,给予严肃处理。这其中,对于经查实举报无误的个人…给予一定的物质奖励。”

    咣当!马跃东手里的茶杯好像没拿稳当,直接掉桌子上,还好杯子没打开盖子。刚才还笑眯眯的准备开杯子喝茶的马跃东,直接就被这句话惊到了。然后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王国华,那意思很明显,你小子不想干了?前面的预算和审核还好说…后面这个监督机制一旦真的推行了,那不就等于站在了全体官员的对立面了?

    当然这个话,马跃东是不会直说的。稍稍回过神后,笑着接过王国华伸手扶起的茶杯,淡淡道:“国华啊,年轻人有干劲是好的,但是,凡事还是要三思而后行啊。”说完之后,马跃东看见王国华的目光似乎带着一点狡黠,陡然一愣,心道不是上了这小子的当吧?

    王国华果然顺着杆子爬上来道:“这个只是一点想法,最后的落实还是要省委领导把把关的。”马跃东忍不住笑出声了,意味深长的看着王国华道:“国华,不简单啊!”

    王国华笑了笑道:“我也知道xìng急吃不了热豆腐,其实很多事情您不是没看到,只是积弊太甚,不可轻动。所以,我心里尽管想到了这些,还是有诸多顾虑。”

    马跃东叹息了一声道:“很多问题,即便看见了,暂时也只能不动。怎么说呢?我们需要加快改革的步伐,因为不这样我们的国家就追赶世界的脚步就慢了,可是在加快改革的过程中,很多制度没有完善。我们国家的改革是在一场长达十年的浩劫之后开始的,国民的意识形态转变转了一个巨大的弯子。很多旧有的问题还没有彻底的解决,我们国家就面临一个必须改革的形势。

    所以,在制度建设没有跟上的情况下,改革匆匆开始了。新的问题,随着改革的进程加快,越积累越多。”

    马跃东一番话,说的极为沉重。在此之前,王国华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级别的领导说这样的话。心道,大概是马跃东自觉要下了,在说话的时候就少了顾忌吧。

    心里如是想的时候,马跃东又道:“国华,你能想到那些,我心里很高兴。跟你说这些,主要还是寄望于你们这些年轻人。我相信,你不会让我失望的。”

    马跃东的话,王国刚不敢当真,只能善意的猜测,或许是自己的坦白让这一位省委第一人有感而发。王国华这一次没有顺着话往下说,马跃东似乎有点疲惫的摆摆手,王国华笑了笑自觉的退了出来。跟秘书打个招呼,王国华走出来时脚步变得有点沉重。没错,王国华失望了,原本以为自己的两个原则,马跃东这个即将退居二线的省委书记可能会最后发一把力,在宦海的最后做一点以前不敢做的事情。现在看来,马跃东还是没能脱离原有的桎梏。

    王国华很好的隐藏了失望,没有省委书记的支持,王国华只好在原有的腹案上进行修改了。而且修改的程度,只能是一种治标的结果。马跃东确实说了很多的实话,王国华也知道,真的去碰一些东西确实需要巨大的勇气。

    可以肯定的是,王国华没有这个勇气,现在只能在边缘上做文章。或者说,王国华认为自己在这个位置上,总比一些官员在这个位置上要好。以其冒险去做一些不然惨淡收场的事情,不如在这个位置上安稳呆下去,争取往上爬,在这个过程中不断地去做一些尝试。未来的尝试,结果如何不得而知,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王国华不会放弃努力。(PS:我承认,自己怕神兽,所以……。)

    王国华知道自己很矛盾,更知道自己本身就是一个矛盾体,在做出任何选择之前,王国华首先想到的是自身的利益。什么为了国家民族,不惧刀斧加身的事情,王国华做不出来。更别说屁股下面这个位置,王国华可是看的很重。

    从马跃东这里,王国华还是很有收获的离开。马跃东表示对铁州市委的信任,无疑就是一个信号,省委不会就东海商报的报道在短期内采取任何针对xìng的举动,当然,铁州市委要争取主动,尽快的消除影响。至于是谁在这个背后去操作了这个事情,现在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王国华回去后动作要快。

    当然,隐患始终是存在的!!。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