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设置: 18

第两百零四章 绯绮罗的密训

    绯绮罗站在一个光线十分黯淡的训练馆里,他的身周,跌倒着十几个纯金属的战偶,破裂的发条和齿轮散落了一地。

    他剧烈的喘息着,双手微微的抽搐,显然体力也已经极度透支,汗水就像一条条蚯蚓一样,在他略显苍白的肌肤上滑过。

    一名披头散发,戴着白色木面具的怪人无声无息的从黑暗中渗出,注视着他,突然问道:“你知不知道,为什么这些天,我给你安排的都是面对发条战偶的战斗?”

    “因为这些发条战偶只是拟术技,看上去的术技威能,只是里面的魔晶积蓄的术力的瞬发,这样的话,我就没有办法用读心术。”绯绮罗看着这个戴着白色木面具的怪人,说道。

    “所以呢?”戴着白色木面具的怪人反问道。

    “所以?”绯绮罗微微的一愣,一时不能理解这个戴着白色木面具的怪人这句反问是什么意思。

    戴着白色木面具的怪人也不多说,只是默不作声的看着他。

    “你的意思是…我不要老依赖我掌握的这门读心术?”绯绮罗想了想,说道。

    “我听说你在圣劳伦就被克莉丝击败过。”戴着白色木面具的怪人平淡的说道,“其实就算不是她身体动作训练得就像本能反应的那种对手,就算是有些施术特别快的,你这门读心术也没有太多的意义,反而会浪费你的精神和术元粒。而且你所谓的读心术,也只是你的血脉天赋,只是你用你的左眼集中精神去看时,可以拥有一些超强的感知力。”

    “我还是不明白你的意思。”绯绮罗犹豫了一下,说道。

    “还不明白么?”戴着白色木面具的怪人看着他,“拜拉席恩家族的最强血脉天赋是风暴眼,其实他们眼瞳中的晶状体就是龙晶,所以他们千百年来,尽一切可能的彻底挖掘自己的血脉天赋,尽可能的挖掘风暴眼的威力。你没有风暴眼,但是不死之身和超强精神感知的左眼,却是你最强的血脉天赋,你所要做的,自然是要将这两种天赋挖掘到极致。”

    “这种超强精神感知的左眼,竟然只被你用来修炼读心术。”戴着白色木面具的怪人顿了顿之后,冷笑了起来,“简直就是暴敛天物!以你现在的水准,那些真正厉害的人物,只要用一些肌肉控制和术元粒的流动假象,就能让你做出错误的判断。你到现在还没有想到,就像那些齿轮和发条的动作才是这些战偶的动作源泉一样,神经元的律动和闪烁,才是一切身体动作的根本么?你有这样的超强感知,只要有意识的去训练,去感知到对手体内的神经元的闪烁,不是不可能的事情,能够感知到这个,你还要去判断对手的下一步动作做什么?多拉斯特大陆上,拥有那么多种精神攻击类的术技,难道就没有出现过直接切断人的神经元指挥的术技?”

    “石化凝眸!”绯绮罗不可抑制般,直接呼出了这四个字。

    “死亡献祭和石化凝眸,才应该是具有你这种变异血脉的最强禁忌组合吧。”戴着白色木面具的怪人看着他,说道,“如果你觉得我说的有道理,那就不要再花那么多力气在读心术和一些无用的术技上面了。”

    “多谢前辈的教导。”绯绮罗深吸了一口气,脸色也迅速的平静了下来,“可是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特意在医疗厅里给我这么多的训练?”

    “拜拉席恩的敌人不只你一个,被拜拉席恩当做不纯血统驱逐的变异血脉也不只你一个。”戴着白色木面具的怪人看着他说道。

    “原来你也是…”绯绮罗一怔。

    “只是变异的血脉和你不同而已。”戴着白色木面具的怪人好像对他的领悟力并不是特别满意,不冷不淡的说道。

    “以你的身体状况,本来五天之前就可以离开这里了。所以我和宋加特已经说过,从现在开始,你想离开医疗厅的话,随时都可以离开医疗厅了。”

    这名已经给绯绮罗做了五天训练的术师转身离开训练馆,在走到训练馆门口的时候,他突然停顿了下来,“忘记告诉你了,今天上午的比赛里,金雄鹿学院已经战胜鹰月学院,进入了八强,而且绫死翼自己是排在第一个出场,他一个人就解决了鹰月学院前面三个选手,而且在消耗了鹰月学院第四个出场选手的大半术元粒之后,才毫发无损的弃权比赛。”

    听到这些,绯绮罗似乎没有任何意外的表情,他只是忍不住问道,“昨天的圣黎明学院和银鳟鱼学院的比赛呢?”

    “圣黎明学院赢了。”似乎觉得绯绮罗一出医疗厅就可以马上知道比赛的详细过程,所以这名戴着白色木面具的怪人也不想浪费什么口舌,只是简单的给了一个结果,但走出两步之后,他却还是又补了一句,“那个克莉丝很强,而且将来会更强。”

    “克莉丝?”

    原本以为会听到艾林名字的绯绮罗又是微微一怔。

    “你们真的做到了,打入了八强…..”

    在戴着白色木面具的怪人彻底的消失在这个训练馆的出口处时,绯绮罗看上去淡淡的自言自语了一声,但是眼睛里,却也有着平时没有的闪光。

    ……

    “你们下一场真的会把司丁涵排在第二个出场?不过这个家伙也真是白痴,居然直接就对布雷斯商行的人说。”

    夕阳西下,在夏洛特和伊万等人住的旅馆的天台上,夏洛特看着身旁的艾林,看着手里的布雷斯画报,忍不住说道。

    “反正也没关系,这个家伙越是这么说,也越是没有人相信他。”艾林呵呵一笑道。

    “艾林,你靠近点我,还有,闭上眼睛。”

    看着笑弯了眼睛的艾林,被夕阳的光辉染得一身金黄的夏洛特,突然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对着艾林说道。

    艾林马上就有些明白了夏洛特这句话的意思,眼睛有些瞪大,“夏洛特你是不是要亲我?”

    “你这个家伙!”

    好不容易鼓足了勇气的夏洛特听到艾林居然这么不解风情的直白问一句,顿时有些恼羞成怒,“那你要不要!”

    “我看最好还是不要了。”艾林有些脸红的抓了抓头,说道。

    “什么?!”夏洛特顿时不可置信的叫了起来,“你是不是在医疗厅喜欢上什么女医疗术师了。居然都说不要我…”

    “不是的。”艾林一副更是不好意思的样子,飞快而轻声的说道,“因为李斯特老师担心我出意外,所以这几天宋加特老师一直在暗中保护我,我怕他看见,而且现在就更不行了…”

    在艾林这么解释的时候,夏洛特才发现艾林的目光看着她的身后。

    “难道是王尔德那群人!他们不是说好了不来偷看的么!”

    夏洛特顿时有些抓狂的转过头去,但是看清那个人的面目的瞬间,她却愣了愣,然后满脸通红,“绯…绯绮罗?”

    “我听王尔德他们说,艾林在上面…我没有打扰到你们什么吧?”绯绮罗也是一脸尴尬的样子,说道。

    “哈哈!”楼下不远处,响起了王尔德等人奸计得逞般的大笑声。

    “这群家伙,我要去杀了他们!”

    夏洛特恨得牙齿都痒了,跺了跺脚就低着头冲了下去。

    “呵呵。”

    艾林却是抓了抓头,傻笑了两声,然后很高兴的拍着绯绮罗的肩膀,“你也终于从医疗厅出来了?”

    “艾林你真是厉害…俘获一个女孩子芳心这种事情,可是比打进全国大赛八强还要困难多了。”绯绮罗嘴角难得的浮现一丝微笑。

    “恢复得怎么样了?”艾林兴奋了起来,“我还想和你打一场…这样一定会有所提高的。”

    “艾林,对于拜拉席恩家族的人而言,家族的利益高于一切,所以在绫死翼的眼中,哪怕一定会对艾奇王国有很大贡献的其余天才年轻人,也都是他们的敌人,所以他不会只是嘴上说说,在比赛里,如果他有机会,一定会杀死你。”绯绮罗看着艾林,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先说了这么一句。

    “那我同样不会留情的。”艾林想都没有想就说道。

    “他今天对鹰月学院自己第一个出场……他嘴上不承认,但他已经感受到了你们给他的压力。所以他不想暴露其余主力的实力和术技秘密。其实他的实力,比今天展露的还要强,但是像他这样的个性,只要他的心里有一丝感觉无法战胜的失败感出来,他就不会冷静了。”绯绮罗看着艾林,淡淡而认真的说道,“以他今年的实力,基本上不遇到摩根的话,是不会败的,所以你们真的极有可能遇到他…所以从明天开始,我来和你打。”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