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设置: 18

第145章陷阱

    004魔造领主第45章陷阱

    社菲尔家族精挑细选出来的魔浩师小队当中。博拉只能弗凡等水平而已,但是为人机灵,头脑灵活。不管年纪大的魔造师还是那些年龄差不多的魔造师,都将他当成是最亲近的小弟弟来对待,而且他也是给叶昊天印象最深的一个,在美术方面的造诣就连叶昊天都比不上,昨天晚上拍卖出去的那套铠甲,是在博拉的改动后变得更加精美的。

    可是,就这个虎头虎脑,只有十八岁,心智还没有完全成熟,更像是一个小孩子一样的年轻人,如今却躺在床上生不如死。

    原本有些嫩红的脸蛋变得坑坑洼洼,赤裸的身上很难看到大块完好的肌肤,这是被火硬生生的给烧出来的。

    “老师,我哥哥,我哥哥他们全都被杀死了。”博拉在叶昊天轻声叫了许久后,迷惘而没有焦距的双眼总算是凝聚到了叶昊天的身上。不过一开口就是沙哑带着哭腔的声音,和原来那个清亮悦耳,给人很亲近感的声音完全变了一个样。

    叶昊天感觉自己的心好疼好疼,这些人才,居然就这样成为了两大家族斗争的牺牲品,这些人才,本应该得到更大的发展,成为韩星帝国的栋梁之材,却在某些人的私利下被毁掉了。

    博拉在看到叶昊天之后,仿佛打开了话匣子一样,虽然因为火烧而损毁了声带,但却依然没有吐来的意思,将整件事情丝毫不差的讲述给了叶昊天听。

    拍卖会结束之后,因为菲利普看到了家族崛起的消非常高兴,所以赏赐给了这些魔造师一大笔的钱财,这也是拉拢人心的方法,而当菲利普离开之后,这些魔造师陆续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休息,凌晨时分,因为博拉在睡觉之前喝了不少水,所以被尿憋醒了,可当他上完厕所准备返回房间继续睡觉的时候,却发现他们居住的独立小院当中进来了很多穿着铠甲的武士,于是他就悄悄的躲藏在厕所门后。

    这些武士显然是经过了练,并且已经明确了今天晚上任务目标,在进入到这个独立的别院当中之后,几乎是每一个房间的门前都站了七八个人,而直到一个人进入到院子当中,这场杀戮才开始,这些武士踢开了房门,冲进去根本就不问任何话,只要是见到活着的生物,立刻就是一剑刺去。

    这个人就是拉切家族的大公子杰拉德拉切。

    这些魔造师耸然都算是天才一级的人物,但是魔造学和魔法、和斗气是完全不同的,这些人醉心于魔造学领域当中,根本就对本身的能力没有任何的修炼,面对这些经过严格练出来的武士,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大多数魔造师都在睡梦中失去了生命。

    因为博拉和哥哥睡在同一张床匕,因此才逃过了一劫≡方显然并不清楚这里一共有多少人,所以经过了粗略的查找之后就选择了放火毁尸灭迹,更准确的说,是让菲尔家族连死人都得不到。

    这些人也有很大的警惧性,并没有立玄离开,而是等到火起,几乎将所有房间都烧为废墟之后才离开。博拉虽然被严重烧伤,不过却在危急关头用尿泼洒在身上,这才保住了一条性命,直到菲尔家族的人发现了这个情况赶来,才发现了他这个幸存者。

    接下来的事情自然就是菲利普知道了这个事情,召集人马去报仇了。

    叶昊天总是感觉有些不对头的地方,但是究竟有什么地方不对头,他又想不出来,就好像是遇到了一个思考的瓶颈一样。

    忽然,叶昊天脑海当中灵光一闪。仿佛想到了什么事情一样,焦急的冲出了房间,找来了管家。

    “管家,菲利普少爷平日的脾气如何?”叶昊天焦急的问道。

    叶昊天之所以找管家来问这个问题。并不是因为他对菲利普的人品有所怀疑,只不过他在遇到菲利普之后。和菲利普的关系一直都是合作者。也就是说,双方并没有利益冲突,更没有上下级的关系,因此,很多情况依靠双眼是完全看不出来的。

    而这位管家已经上了年纪,想必是看着菲利普从小长大的,对菲利普自然是非常了解。

    “菲利普少爷对自己人是非常好脾气的,就算是手下做错了事情,也只会淡淡的刮斥两句,但是在遇到对手和敌人的时候,就会变得非常狂暴,经常会不留情面的羞辱对方。甚至大打出手。”老管家虽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在看到叶昊天面色严肃后,还是非常认真的回答了这个问题。

    “糟糕叶昊天失声件道。快步冲出了别院的大门,可是人来人往熙熙攘攘的大街上,又那里还有菲利普以及那些武士魔法师的身影?

    “你知道菲利普带人去那里了吗?”叶昊天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立玄扭头回到了别院当中,大声的问道。

    老管家的脸上露出了不解的神情。摇头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您知道,我毕竟只是一个管家而已,菲利普少爷要做什么事情。根本就不会和我说的。

    叶昊天听了老管家的话,颓丧的叹了一口气,并没有多说什么,不过他却知道,这次菲利普,或者说这一次菲尔家族有难了≈在叶昊天唯一能为菲利普做的事情,恐怕就是祈祷他能够平安的回来吧!

    其实这事情说起来并没有什么值得关注的地方,两个家族、两个领地之间的争斗在任何一个帝国当中都是很平常的事情,毕竟只要是有利益的地方就会有合作,同样也会出现矛盾,两个旗鼓相当的家族因为某一件看起来根本就没有多大的事情结仇也是非常正常的。

    但是只要将这两个家族好好的琢磨一下,就能够发现其中很大的问题了。

    首先是菲利普所在的菲尔家族,菲尔家族一直都是韩星帝国的皇商家族,小话说。菲尔家族是韩星帝国皇室的钱袋午。是皇室资舍小…来源之一,无论是地位还是名望,都绝对不是一般普通的家族能够媲美的。

    至于拉切家族,这个家族也许历史没有菲尔家族那么悠久,但是却很好的结交了三位公主,即便这三位公主只是将拉切家族当枪使唤而已。能够有这样的靠山,无论是做生意还是在韩星帝国的社会地位,都有着很大的提升。

    这两个家族,其实本应该是相互合作的关系,而不会出现太大的矛盾∠竟一个是皇室的钱袋子,一个是三位公主的钱袋子,双方之间并没有冲突的关系,甚至可以通过合作来增加双方的实力,为皇室带来更大的资金。

    但是现在问题出现了,那就是皇室对菲尔家族把持着矿山、主要兵器供应等等多个方面产生了反感∠竟皇商虽然是皇室的钱袋子,却仍然是一个非皇室的家族,就算每年都要交给皇室大量的金币,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菲尔家族从中赚取的金币数量只会更多,而绝对不会比交给皇室的少。

    在这种情况下,皇室自然对菲尔家族产生了反感的情绪,在这些皇室成的的眼中,整个韩星帝国都是他们皇室的产业,而现在他们却要从别人的口袋中掏钱。

    因此,菲利普急切的想要打开一个新的局面,将整个家族进行大方向的转型,从一个依靠皇室的大家族,转变成为一个独立的,能够不依附皇室存在的大家族,这也是菲利普看重叶昊天的原因,叶昊天有能力⌒头脑能够给出最好的方案来,让菲尔家族能够在短时间内转型。

    再反观拉切家族,很显然,拉切家族想要崛起,想要成为皇室眼中的新贵摆在他们面前还有一座大山。这座大山就是菲尔家族,只有菲尔家族到了,他们才能取代菲尔家族,至于时间的问题,就要看皇室那些大老爷的心情了,他们心情要是很好。说不定拉切家族永远都只能当公主的钱袋子。

    在拍卖会上,叶昊天亲眼看到了三位公主和大公主韩梦妍之间的矛盾,这种矛盾并没有经过任何的修饰和隐藏,显得异常的咄咄逼人,韩梦妍到是很想要维护皇室的面子,只不过她的三位妹妹却并不这样想。也许是因为韩梦妍在韩星帝国当中的名望实在是太高了,高到了录夺了皇帝对这三位公主的爱的程度。

    因此,三位公主同样想要取代她们的姐姐,让她们的父亲更高看她们三人,但是用什么方法才能最好呢?暗杀、诽谤、诬陷这些龌龊的手段都是绝对不行的,如果让皇帝知道了她们三人的行径,最终的结果,只能是对韩梦妍的父爱更甚。

    不过拉切家族的出现,却给了三位公主一个消,拉切家族是依附于三位公主的,而皇室现在很头疼菲尔家族,主要是因为菲尔家族和太多的大臣、官员交好,在民间也有很高的声望,如果轻易的将菲尔家族打到底,这不是等于自毁长城一般?

    但是如果是拉切家族取代了菲尔家族,是不是就会让事情变得更为简单呢?

    至于其中的关键之处,就落在了菲利普的身上,菲尔家族并不像另外一个世界的大公司,某个家族的人在后面进行大方面的把关,公司的事情交给那些职业经理人去做就可以了,菲尔家族的家族成员,都是菲尔家族某一斤小产业的负责人,而这些负责人,则要听从家族的族长的命令,说白了,这就是一个权利金字塔,家主作出决策和步骤,下面的人只要按照这个决策,按照步骤去做就可以了。

    不过现在,菲尔家族网好到了一个青黄不接的时候,老族长头脑已经有些迟钝,跟不上社会节奏了,而其他人,要么走过于年轻没有经验。要么是纨绔子弟,就知道玩乐,因此,菲利普这个比较优秀的人就变成了菲尔家族新一任的族长,只不过要等到老族长过世之后才能坐上族长的位置,不过现在他等于是取代了老族长的权利,控制了整个菲尔家族。

    所以说,拉切家族的手段实在是太恶毒了,因为魔造师这斤小职业经过了一段空白期和刻意的禁止时期之后,已经被人们认为是一个冷门职业。换句话说,就是没有太多的人去关注这个职业,因此,一个魔造师团队被灭掉,除了有着切身之痛的菲尔家族之外,对任何人而言,都不是一件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因此,就算两个家族因为这个事情打官司,胜面也绝对会在拉切家族一方,可是菲利普的脾气却决定了这个事情不可能善了。

    而这种明目张胆的进攻,在任何一个帝国当中,都代表着对权利的侵犯,就好比在某些国家就算是警察在没有拨查令和逮捕令的情况下私自进入普通平民的家中就算是被击毙。平民也不会受到法律惩罚一样,和擅闯民宅有着共通之处,如果在这种情况下靠利普被干掉了,那么谁都说不出拉切家族一个错字来,但是菲尔家族却会因为菲利普的死去,走上一条落魄的道路,在皇室的玄意推动下,用不了多久,拉切家族将会成为新的菲尔家族,而菲尔家族,则会逐渐被人们忘记,最终消失在时间长河当中。

    叶昊天就算是现在追出去,也不代表着能够有任何作用,毕竟他是一个人,而不是神,在没有魔兽保护的情况下,他根本就不可能在乱军当中平叟无事,因此,他现在将所有的消都寄托到了菲利普带去的那些武士和魔法师的身上,他消菲利普能够平安的回来,只要人没有事。那么菲尔家族就可以继续发展下去。

    让人感觉度日如年的漫长等待。也许是一个小时,也许是十个小时。当太阳就要落山,天边已经是红霞满天的时候,外面传来了叫骂声和嘈杂的脚步声。

    叶昊天

    “正“叭协了出去。但是看到的情况却让他神煮大变

    不是杀戮,而是抓捕,从正门处、院墙上、侧门等等几乎所有的地方,涌入了大批穿着铠甲,手持闪着寒光长剑的武士,这些武士有一个共同情点,就是在他们铠甲的胸前,都有一朵造型很美的花朵图案。这个图案代表的是拉切家族。

    “谁敢动就杀了谁,菲利普已经被我们干掉了,你们敢反抗,就只有死路一条一个领头的壮汉大声的叫道。

    叶昊天听了这个壮汉的话之后,脸色立刻变得惨白,这恐怕是他最不愿意听到的消息了,看来他的祈祷根本就没有发生任何作用,其实只要仔细的去想一下就知道,菲利普就等于是菲尔家族,拉切家族想要崛起,又怎么可能会让菲利普活下来?这个陷阱在布置出来的同时,就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准备,除非菲利普能够咽下这口气,否则,绝对是有死无生。

    虽然和菲利普交往的日子并不多,但是叶昊天却能够看出来,菲利普是一个很不错的朋友,即便是待人有些功利的意味,可叶昊天在这斤,世界上朋友本来就少的可怜,就算是功利性的朋友,只要待人真诚,那也是非常难得的。

    而现在,这个被叶昊天视为朋友的人就这样离开了这个世界,怎么能不让他感觉到愤怒。

    “混蛋,你们都要死。”叶昊天愤怒的大吼道,狂龙斗气决如同不要本钱一般的施展了出来。

    个个金色的斗气弹射向了涌入院子的敌人,对于这种看起来不起眼的斗气弹,这些敌人根本就没有作出任何躲闪的动作来,也许对他们而言,这种斗气弹不会有太大的威力吧!

    可惜,他们所有人都错了,当第一个人从体内被炸成一团血肉开始。所有人都发现了叶昊天这个敌人,所有人的攻击,也都对着叶昊天

    开。

    叶昊天并不是一个不知轻重的人,但是朋友被杀,他绝对不可能忍气吞声。

    随手捡起一把长剑,叶昊天将他所学到的所有本领都全面施展了出来》气弹更是疯狂的射了出去。在知道了这不起眼的金色斗气弹巨大的威廉后,所有人都很聪明的作出了闪躲的动作。

    叶昊天用斗气弹打开了一条通向刚才喊话壮汉的通道,身法全俩展。双方之间的距离在不断的缩小。

    壮汉的眼中露出了嗜血的光芒,身上穿着的铠甲已经被金色的斗气保护了起来,手中的长剑更是闪现着金色的光芒。

    “杀。”叶昊天含怒出手,头脑当中却是非常冷静,当长剑递出的瞬间,体内的斗气疯狂的运转起来,全部灌注到了手中长剑当中。

    “来的好。”这名壮汉大叫一声。居然不躲不闪的将手中的长技刺向了叶昊天,这分明是一种以命搏命的打法,不过却并不是两败俱伤的打法,因为叶昊天的身上穿着的只不过是普通的魔法师长袍,而他的身上穿着的却是灌注了斗气,进行了防御加成的铠甲,相比之下,叶昊天已经落在了下风。

    叶昊天并没有闪躲,仿佛送死一般直冲向了这各壮汉,手中长剑没有任何改变的刺出。

    “啊!”一声惨叫响彻当场。让所有人震惊的一幕出现了,叶昊天手中的长剑居然轻易的刺穿了这名壮汉的铠甲,准确的刺入到这名壮汉的心脏当中,而这名壮汉手中的长剑。却如同被某种物体阻挡住了一般。虽然长剑的剑尖刺到了叶昊天的身上,却并没有刺入分毫,反而因为叶昊夭的前冲之势变得弯曲起来。

    叶昊天脸上露出了冷笑,他身上是没有穿着铠甲,但是贴身穿着的龙皮背心,却比铠甲的防御力更强‰要刺穿,绝对是痴心妄想。

    可惜,叶昊天的好运气到此为止,一股大力涌来,将他完全包裹了起来,让他连动一根手指都做不到。

    “精神领域叶昊天心中大惊。

    这种情况他虽然没有遇到过,但是却不代表他不了解,高级精神立场只有法神一级的人才能施展出来,这种魔法准确的说是介乎于防御魔法和攻击魔法之间的一种辅助性魔法。主要的作用就是控制住某个物体↑括人在内,对方不过是执行抓捕任务而已,对一个家族而言,是不应该有这样的人出现的,可是,现在却偏偏出现了,这说明什么?这只能说明拉切家族现在已经成功的在皇室那里取代了菲尔家族,因此才的到了韩星帝国皇室的大林。

    在叶昊天被困的同时,周围所有的武士都挥舞起手中的长刮,准备将这个敢杀害他们首领的人杀死。

    “消我还能再穿越一次吧!”叶昊天有些绝望的闭上了双眼。

    忽然,叶昊天感觉身体一阵轻松,被束缚的感觉完全消失了,至于攻向他的那些长剑主人,如同被高速行驶的卡车撞到了一样,飞速的倒飞了出去。

    “嗨!德里克斯,没有想到咱们又见面了。”一个让人感觉非楚严,但是听起来却很轻松的声音在叶昊天的耳边响起。

    “奥德赛,我正在执行任务。”德里克斯从武士群中走了出来,愤怒的大声叫道。

    “呵呵!一样一样,我也是在执行任务,这个人我必须带走。”奥德赛依然是满脸微笑,这个至少有六十岁年龄的老人,看上去非常的柔和,非常的和蔼,就好像是一位家里的长辈一般。

    “不行,凡是敢反抗的人,都必须死。”德里克斯是一个比奥德赛更为苍老的老人,此刻却如同斗鸡一样瞪着眼睛叫道。

    “德里克斯,难道我的命令也不能让你改变决定吗?”一个柔柔的声音在院落外响起。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