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设置: 18

第82章 处子荷儿【第9更,求票】

    过年了!强推了!

    0连爆来了,本周天天爆,爆到你眼睛抽筋。(全文字小说阅读尽在拾陆)

    一周至少爆发4万字。如果没爆够,周日天补齐。

    有推荐票还犹豫什么?觉得书还行,帮忙推荐给朋友噻!

    ~~~

    叶昊天也挺奇怪的,就凭他的酒量应该早就醉倒了才是,可现在,看看摆放在边上的空瓶子,就算是两人来分,至少也灌下去了五六斤白酒了,硬是一点头晕的感觉都没有。似乎喝下去的不是酒,而是水。可也不对啊,就算是普普通通的清水,一下子灌下去五六斤也会肚涨才对,更何况这五六斤中不乏四十多度和五十多度的高度白酒。

    叶昊天越喝越来精神,而二王子身后的护卫则越喝人越少。

    到了最后,二王子再扭头叫人的时候,却发现自己身后的门外已经躺了一地的人,硬是没有一个能站起来的了。

    反观叶昊天的神色,一点醉意都没有。二王子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恨不得再找来几百个人轮番灌叶昊天的酒,就算灌不醉也要撑死他。

    就在这时,一个身穿黑色长袍,长着一个狗头的兽人走了进来,在二王子的耳边嘀嘀咕咕说了半天,二王子紧皱的眉头慢慢舒展了开来。

    “好,叶昊天,本王总算是没看错你,你的酒量实在是让人惊叹啊。来,最后一瓶酒,我一杯,你全都干掉,今天就到这里结束,你看如何?”二王子笑着问道。

    叶昊天看了看桌子上摆放的最后一瓶酒,点头笑道:“二王子决定的事情,属下只能遵从噻!”

    二王子大笑,站在他身边的长着狗头的兽人走上前来,用力把瓶盖拧开,恭敬地先给二王子倒了小半杯白酒,然后趁叶昊天不注意,把一粒白色药丸丢到了酒瓶中。白色的药丸一碰到白酒,立刻融到白酒中,无色透明,一点问题都看不出来。

    叶昊天不是傻子,长着狗脑袋的家伙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当然提防着,接过酒瓶后,起身笑道:“二王子,在我们家乡,酒杯不满代表的寓意可一点都不好,今天是个喜庆日子,咱们自然要一醉方休。”

    叶昊天说完,把二王子面前的酒杯倒满,心中暗笑:“小样的,就算你在酒里下毒,咱们也一起死。”

    二王子微微一愣,紧接着仰天大笑,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叶昊天看到二王子的动作,疑心大去,举起酒瓶,咕咚咕咚地把瓶中的高度白酒全都灌到了口中。

    酒瓶倒转,一滴也没剩下。正洋洋得意时,却看到二王子脸上露出了阴谋得逞的笑容。随后,叶昊天一头栽倒在地上。

    “狗娘养的混蛋,真的在酒中下了药。”叶昊天心中暗骂不已,感到眼前的世界不断旋转,一股热流从胃中瞬间传遍全身,整个人一头栽倒在地上,人事不省。

    过了没多久,叶昊天的知觉终于渐渐恢复了过来。

    他感觉自己体内似有一团火焰在熊熊燃烧,正在疯狂冲击着自己体内每一个细胞,而让他感觉奇怪的是,这种感觉并没有让他感觉到任何痛苦,反倒是觉得自己的感官能力增强了。

    叶昊天微微活动了一下身体,发现除了以上感觉外,身体并没有什么大碍。心头暗自奇怪:“奇怪了,难道二王子麦克下的只不过是蒙*汗*药?狗娘养的。”

    荷儿在外间拿着毛巾在冰水中浸透,拧干后莲步盈盈地走入内间,看到叶昊天醒转过来了,双目紧紧盯着自己,她一眼就读懂了其中的涵义。

    身为曾经的妓院头牌,对男人的了解就如男人自身一样,一个动作、一句话语、甚至是一个眼神,荷儿都能猜出准确的意思来。

    现在,叶昊天眼中透露出来的,分明就是**裸的**之火。

    “领主大人,您醒了?”在充满了**,充满了侵略性,如同野兽般的**目光中,荷儿的声音比蚊子飞舞的声音大不了多少。

    叶昊天努力地摇着头,他也搞不清楚自己如今究竟是怎么了。

    看到荷儿走进来时,只觉自己的脑袋里面嗡的一声,紧接着体内的火焰如同淋上了汽油,猛地窜升老高。即便是站在面前的荷儿,穿戴齐整,甚至趋于保守,在他的眼中却跟赤身**并没有任何区别。

    “领主大人,您没事吧?”荷儿并没有走上前去,而是站在原地,低声问道。

    虽然满脑子都被欲火充斥着,倒并没有影响到叶昊天的思考能力,甚至他很清楚自己现在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因此,他才感觉荷儿现在表现出来的很不正常。

    其实,早在斯科特领主府时,莲儿就说过让叶昊天收了荷儿,甚至叶昊天也都差点占有了荷儿的身子,荷儿甚至都没反抗半下,可现在叶昊天的脸上都快要写上“我欲火焚身,快来解救我”的字样,荷儿却站在那里不过来了。

    叶昊天强忍着体内窜腾的欲火,声音嘶哑地答道:“我没事,你出去吧!”。

    荷儿还是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脸上犹豫的神色仿佛是在思考一件对她来说万分重要的事。

    可是,荷儿越是呆在房间中,叶昊天就越感觉难受,尤其是荷儿身上的那股淡淡、若有若无的香气,似乎完全不受房内香气的阻挡,一个劲地往他的鼻子钻。

    过了会儿,荷儿好似作出了决定,莲步盈盈、小蛮腰轻轻地摇晃着走到了床边。

    荷儿每向前走出一步,叶昊天体内的欲火旺盛便是更上一层。

    当荷儿走到床边,走到了他的身边时,叶昊天不用照镜子也能感觉到自己的双眸绝对是红得快要滴血了。

    没有任何的迟疑,叶昊天一把拉住荷儿娇嫩的小手,微微用力,荷儿丰满的身躯就如同不禁微风的柳絮倒在了他的怀中。

    狂野的舌吻,荷儿的小舌如同游蛇般在口中躲闪着,最终还是不可避免地跟叶昊天的舌头纠缠在了一起。

    深吻中,叶昊天的双手大动,荷儿身上的衣物如同雪片般落在了床榻间,白皙丰满、充满诱惑力的双型动人躯体暴露在叶昊天的眼前。

    峰峦一般的半球,即便是躺在那里也依然翘挺引人,平坦得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腹怎么也看不出这是一位拥有近二十岁女儿的母亲,神秘的三角地干净得更是没有一根毛发,笔直如柱、白皙似雪的双腿紧紧地夹在一起,严密得恐怕连张纸都插不进去。

    唇分,让叶昊天更奇怪的是,荷儿并没有主动为自己除衣,更没有主动和自己交欢,而是用手肘紧紧地护住丰满的两团玉兔,双手在紧紧捂住了自己的俏脸。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