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设置: 18

第40章 狂化酒液

    整个长老院的大厅如同鬼域一般,静谧得让叶昊天胆寒。

    “好酒啊!”突然,斯托大叫一声,再次把手中的木碗探入到大桶中。其他的五人自然也不甘示弱,不断地舀酒倒入口中。

    “喂!让我尝一口。”叶昊天终于耐不住了,这帮家伙还真自顾自喝上了,于是大声叫道。

    六人喝得衣服前襟都湿透了,这才想起来,他们居然把领主大人给晾在了一旁。不过现在知道了,六人还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愣是没有一个人主动把手中的木碗递给领主叶昊天,好像是生怕自己没了碗,就会比别人少喝一碗似的。

    最后,还是可怜的洛尔妥协了。

    谁让他的身份是叶昊天便宜儿子的魔宠呢?

    一个人当魔宠可比一个魔兽当魔宠要悲哀多了。毕竟魔兽的思维可没有人类这么复杂。

    叶昊天舀了半碗酒。由于光线和酒具的原因,并不能像地球上一样用高脚杯细细地去看红酒的成色如何,不过借着乳白色的光明系魔晶散发出来的光芒来看,这半碗红酒红得宛如红宝石,轻轻晃动木碗便可以看到酒液的浓稠度很高,丝丝红酒的香气飘起,更是给人心旷神怡的感觉。

    缓缓地举起木碗,叶昊天小饮了一口,没有直接吞下,而是把酒液停留在口中,细细地品味着,然后才吞下去。

    顿时,一股难以用言语形容的感觉把他整个人都包裹了起来,那种舒服的感觉让人萦绕其中,久久不能自拔。

    过了许久,叶昊天才睁开双眼,看到的是六双眼睛紧紧盯着自己,很显然,他们是在焦急地等待最终的答案。叶昊天点了点头,笑道:“不错。”

    六人立马欢呼了起来。五位长老则继续投身喝酒大业中,而洛尔则摆出一副受了委屈的小媳妇模样,看看五人狂舀酒的场面,用非常幽怨地目光看向叶昊天。

    叶昊天苦笑着摇摇头,把木碗还给了洛尔。立刻,舀酒狂人中又增加了一位。

    说实话,这桶红酒并没叶昊天说的那么好。毕竟年份摆在那里,想好也好不到那儿去,更何况红酒本身就对葡萄的产地、气候、保存温度、工艺都有着十分苛刻的要求。要是随便什么葡萄都能酿造出上等葡萄酒,那红酒可就不值钱了。

    不过也许是斯科特领的地理位置得天独厚,所以一年窖藏的红酒味道竟然就近似于波尔多红酒了。如果工艺再进步一些、精细一些,窖藏的时间再长一些,口味绝对会更好。

    当然了,对五位长老和洛尔来说,这桶红酒绝对是他们喝过的最好的酒了。他们用土法酿造的酒跟这桶红酒一比,简直可以直接拿去洗马桶了。

    五位长老并没有因为拥有了所谓的长老身份而自视过高,目中无人,所以接下来先是他们的护卫,然后是整个迪亚城的属民,大家都赶来喝酒了。

    一桶红酒虽然看起来很多,但是人实在太多了,分下来,有的人连一口都没喝到。

    第二桶……

    第三桶红酒……

    其它水果酿造的果酒都被洛尔取了出来……

    顿时掀起了一阵饮酒高潮。

    斯科特是死士领地,民风彪悍的外在表现就在饮酒上。可以说,从小孩到老人,从男人到女人,就没有一个人不好这一口的。

    正当众人喝得尽兴,洛尔取酒的速度也越来越快的时侯,迪亚城的城门处忽然爆起一大团金光,顿时所有人都停了下来。

    “天啊!有人拥有成为狂战士的能了。”五大长老之一的狂战士科顿吃惊地叫道。

    狂战士是高级的能力运用方式。除了兽人、野蛮人中很少的一部分具有狂化天赋外,其他的种族必须通过非常艰苦的训练才能狂化,其中的艰苦过程言语难以形容其之一二。

    纵观整个斯科特领,除了五大长老之一的科顿是人类狂战士外,就只有他的徒弟可以运用狂化这一高级战斗方式了。也就是说,整个斯科特领就只有两个狂战士,可是现在看起来,似乎狂战士的数量有了飞跃性地增加。

    在众人的簇拥下,叶昊天和五位长老赶到了事发地点。看到的居然是二十张满脸无助表情的脸。这二十个人的长发已经脱离了绳子的束缚,在脑后无风自动地飞舞着,除了金色的光芒外,还有其它两种颜色的光芒以他们的身体为中心向各个方向扩散着。

    很明显,就是狂化后的样子。

    让资深人类狂战士科顿抓狂的是,这二十个人中只有十五个人是武士,另外还有五个人居然是魔法师。

    魔法师也可以狂化?

    这个问题一直是魔法世界公认的难题。那些专门研究狂战士的人研究了数百年都没有解答出来的超级难题,居然在这里出现了答案。

    “你们都做了什么?”科顿大吼一声,把二十个不知道该做什么,甚至头脑中一片空白的人唤回到了现实中。

    “我们,我们没做什么啊?只是喝了一口酒啊!”其中的一人惊慌着回答,声音颤抖得快要哭了。

    “什么?”不光是科顿,就连周围的所有人都吃惊地瞪圆了双眼。喝了一口酒就直接进入狂化状态?这酒难道是狂化药剂不成?

    很显然,没有人相信这个人的话。

    科顿一挥手,立刻有数人走上前,从二十个人身边的大酒桶中小心地舀了小半碗酒倒入口中。

    没有任何征兆,几个充当试验小白鼠的人的身上猛然爆起了金光,非常突兀地便进入了狂化状态。

    “这怎么可能?”科顿吃惊地大叫了起来。即便是亲眼目睹了奇迹般的事情发生,还是难以置信。毕竟他可是经过了非常艰苦的训练才拥有了狂化技能的人。

    “什么怎么可能?”叶昊天疑惑着问道。

    科顿扭头哭丧着脸道:“领主,您说我是应该高兴还是该先痛哭一场呢?”

    叶昊天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科顿所说的痛哭还是高兴究竟指的是什么事情。难道是狂化状态?似乎高兴就够了,为什么要痛哭呢?

    不过,经过科顿的简单解释,叶昊天总算体会到了科顿如今的心情。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