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设置: 18

第8章 爱之欢乐

    作为女孩子,程梦瑶则是完全不一样的感受,无论是谁,有这样的追求者都是一种荣耀,可刘晓婷竟然丝毫没有瞧在眼里,先是笑了笑,转而满脸嫉妒地撅着嘴:“为什么没人这么疯狂地向我示爱,那该多有面子。”

    “原来是丧失理智的追求者。”吴卫国听了程梦瑶的话,对比书上所写的疯狂求爱场景,倒也明白了,说:“其实他的表达方式出了问题,如果换成另外一种方式,应该会更有效果。”

    两人虽然接触不久,不过女孩子一贯是相信第一感觉的,程梦瑶可是认定吴卫国这人有点木,估计是对音乐大于一切的那种人,否则也不会贸然到播音室说服自己放什么《马太受难曲》,饶有兴趣地扭过脸看着吴卫国,颇为讶然:“原来你还是爱情高手啊,说说,要怎么才能追得到女孩子?”

    吴卫国其实根本没谈过恋爱,所谓的经验无非是来自于他所从浩瀚书海得到的知识,不过书本乃是前人无数次总结出来的经验,想来不会错,这会没有了跟女孩子打交道的拘谨,说:“根据十七世纪以来的社会学著作和各种经典爱情小说统计,只有钻石、钞票、名牌服装、珠宝首饰、名贵跑车、带泳池的别墅才能俘获女人的心,在通常情况下,使用以上物品求爱的成功几率高于百分之九十九点五。纯真的爱情只出现在十六岁之前,而且她们的梦想会很快幻灭,转而向物质屈服。”

    顿时,吴卫国前排、左右的几位女生都转过头来恶狠狠地看着他。这人太可恶了,就算是真的知道,也不用说得这么明白。

    程梦瑶听了,仔细想想还真是如此,她无法否认,恐怕只要是女人,对吴卫国说的这几样东西都很难抗拒吧?只是这人还真是木瓜脑袋,自己好歹也是个女孩子,怎么可以这样?叫道:“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们女孩子?要是有一个长得像曹子柏相貌的男生,即使一贫如洗,我也会爱上他的。哼,我要的是真正的爱情,不是金钱。”

    程梦瑶这么一说,其他的几个女孩也都纷纷点头,义愤填膺地怒视着吴卫国。

    曹子柏是一个很受欢迎的流行明星,吴卫国多少听说过,但是他觉得好像气质上还有所不够,相对于早些年的柏幽城,尤其是惊鸿一瞥的表哥,根本无法一提,当然这些吴卫国是不会说出来的,他一向喜欢把自己思考的东西内敛,也不是那种跟人分享内心秘密的人,微笑道:“如果他连房子都买不起,你们两人住在狭小的公寓内,每天啃方便面,骑自行车四个小时上下班,他从来没钱给你买衣服和化妆品,你们最大的娱乐只是在附近公园逛一逛就回家,然后有一天你接到昔日同学的邀请函,她们出入名车代步,珠光宝气的站在你面前,你还会这样想吗?”

    登时,几个女孩哑口无言,在脑子里好好过了一遍吴卫国所描叙的场景,不得不承认他说的很有道理。程梦瑶也是哑然,这人看起来不擅言辞,但真说起来,好像什么都懂,并且言辞更是无比犀利,处处击中人性软肋,虽然直觉自己跟他说的有些差距,可还是觉得很有道理,憋了好一会儿才底气不足地说:“就算全天下的女孩是,反正我不是。”

    吴卫国笑了笑,倒也没有继续就这个问题讨论。与其讨论这些永远没有正确答案的扯淡话题,还不如把精力放在书籍上。只有书籍才是照亮人心,让人看清未来。当然也只有那些真正的知识,而不是学校的那些被人改了无数遍的课本,充满了糟粕。如果是那个,还不如看一本起码还能让情绪畅快淋漓的网络小说。

    台上的聚光灯随即隐去,换成橘红色的灯光,场面渐渐安静下来。

    吴卫国抬头望过去,只见刘晓婷犹如春葱般的纤长玉指轻轻地敲在琴键上,流出一道平和而欢快的音符。周围的伴奏也跟着响起。

    《爱之欢乐》原是克莱斯勒创作的小提琴曲,后来被改成了钢琴曲。乍听之下,还真是别有一番感触。

    节奏慢慢加快,刘晓婷的手指灵活舞动,仿佛在琴键上跳舞。她那微微扬起的脖子好像天鹅一般散发骄傲,跟着手势一起摆动的长发在半空中飘逸,简直太优美了。先不说她这高深的弹琴技巧,就是这绝色的容颜,也足够俘获大批男性粉丝了,难怪要进乐坛炒作,看来还真是前途无量。

    曲子渐到**,各种音符彼此交织,犹如在倾述一个男欢女爱的爱情故事,刘晓婷倾情弹奏,乐曲随她的手指而起伏,台下的听众们情不自禁如痴如醉。

    一曲终了,刘晓婷优雅地起身,对着观众席微微鞠躬,台下爆出雷鸣般的掌声。

    程梦瑶虽然那透着些许奇怪,但总的来说还是个爽朗直性的女孩,听到好听的曲子,也是雀跃得很,连巴掌都拍红了,兴奋地说:“好厉害,弹得太完美了,比起CD的音质,我更喜欢听现场,真是超有气氛哦。要是连续这么听几场音乐会,自己也要变得有气质呀。吴卫国,你不是专修音乐理论的吗?怎么样?被刘晓婷高超的水准吓呆了吧?”

    附近的听众听到这里也是惊讶,居然自己旁边还坐着个音乐学院的学生,刚才的曲子确实好听,可是除了好听,却也不知内中奥妙,于是纷纷回过头来,且看他有什么高见。

    吴卫国摇摇头:“虽然很出色,不过比我期望的要糟。”他这倒不是故意要做高调显摆自己,实在是接触最高深的理论知识多了,眼光也变得无比挑剔。必须要说的是,吴卫国读过那么多书后,他一向实在,不打妄语,这也算得上他的准则。当然了,在播音室的那一幕,纯粹被逼的,只要是人总是要变通的。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