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设置: 18

第七章 祭台染血

    回头看那些躺在地上的千年古人,突然有种想哭的感觉,为什么啊,为什么我会在这里!就看见铜钱上的血痕越来越大,就像一张血丝制成的蛛网,不一会儿就包裹住了这枚铜钱。只听见一声重重的叹息,猛地一回头,只见不远处一个黑黝黝的人影似有似无地飘在那里。

    “谁?”几乎带了哭腔,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感立刻包裹了我。

    那个人影仍然伫立着,不声不响,一言不发,越是这样,越让人恐惧。

    我一转身,撒丫子就往甬道的另一头窜。其实就两步路,转眼就到了甬道的另一头。还是严丝合缝的石门,只是门上多了很多花纹,在冷光火炬的照耀下分毫毕现。石门上竟然刻画着四大神物,青龙、白虎、朱雀、和一条奇怪的鱼按东南西北分位置排列在石门上下左右四个方位。这是两扇扉开的石门,石门上特别明显的有一个凶兽的铺首衔环,一颗狰狞的兽口里衔着一枚白玉环,一左一右两只凶兽刚好将两扇石门牢牢地咬合在一起。

    顾不了那么多了,一种从心底涌起的害怕感让我一把抓住两个兽衔环突地一拉,就感觉手指上一阵刺心的痛,那兽环猛地一缩,把我的手一下给拉进了兽口,想把手拉出来却怎么用不上劲。我用拿火炬的手拉下氧气罩,用嘴咬着火炬把手,用另一只手去拉另一只兽环。荧光棒的冷光焰马上就要随着化学反应的结束而湮灭了,背包里不多的食物能不能支持到上面来人救我依然是个谜,所以只有这样拼了。事后,我这一举动被老钟足足骂了一星期,因为这次差点让我送命。

    到底是没经验,就在我的手握住第二个兽环的时候,就觉得一下被拉离了地面——这只手也被门上的凶兽给吞进口里,而且手心和手腕处猛地一疼,感觉有根针狠狠地刺了进去,随即就觉得身体的热量在不断地消失,手腕上的血液正在源源不断地流出来,蓝色的光下,两只凶兽的眼睛竟然开始发红,一条血红的丝线从像一条蜿蜒的小蚯蚓慢慢地顺着墓道的两壁向我身后爬过去。

    不敢开口,一开口火炬就会掉在地上,而双手又牢牢地被扣在了门上。这时候我突然想起来老钟以前给我讲的那个故事,也是在墓门前,也是一个形似虎头的看墓兽,督军副官皮肤无存,浑身血淋淋的样子仿佛就在眼前。他娘的,难道我要被抽干血死在这里吗?

    我使劲地踢打面前的石门,就听见远远的地方“咔啦”一声闷响,紧接着一个东西扑的一下被翻了进来。然后就是两声熟悉的呻吟:“哎哟,我的头。”我一口吐掉火炬带着哭腔喊:“老钟头,快来救命啊,我快要被吸干血了。”

    据老钟事后回忆,我当时面目苍白,带着哭腔,被吓得尿了裤子。我对他这个老年痴呆症患者回忆的可靠性表示怀疑。

    但当时的实际情况的确很吓人。我被两只门环兽拽着两只手悬在门上,两只脚不断地踢打石门,脚下是蓝荧荧的荧光棒火炬。在一堆死人骨里看到这个情况,把见多识广的老钟吓得也够戗。

    老钟抓住我的手腕一顿猛拽,疼得我直叫唤。他也揭开了面罩,脸色阴沉地说:“只有把你手给砍了!”闻听这话我也不再喊了,这时候才觉得空气中那种难闻的味道,常年不见阳光所特有的气味一股脑儿地冲进了鼻腔。恍惚间就看见老钟抽出了后背的伞兵刀——我在网站上看见过那东西,拇指粗的铁条应声砍断。只见他抽出刀一下子就砍在了我的手背上。

    就在这一刻,一片哭声四起,许多身着古装的人都被刀一下下给戳到,一个老头峨冠高带,手里拿一把古剑四处在搜寻着活人,许多小孩子都哭喊着死在剑下,突然他转头过来,红着眼嘶喊着冲我杀过来:“何苦生在帝王家。”

    我蓦地醒了过来,只见老钟一脸坏笑看着我,再看双手,完好无损!

    老钟说了一句话,把我吓坏了:“你醒了啊,他们也醒了。”顺着老钟手指的方向,我看到有两个黑色的人影伫立在我们身后。

    仔细看了看,那两个影影绰绰的黑影好像无力地斜靠在墙上,有点杨贵妃的意思。抓过老钟的战术射灯把光线打过去,才发现是进来的时候那两个干尸武士。

    “不就是两具干尸吗?刚才我过来的时候还踢他们两脚来着。”我不屑地说了一句,突然又不吭声了,因为那两具干尸的位置明显不一样了,原来是“躺”在地上靠着墙,而现在则是“坐”在地上倚着墙壁。

    “有什么不一样吗?”我仍然有点心虚地问老钟。他摇摇头:“其实我也不知道有什么不一样,但是刚才在救你的时候,我明显感觉到后面有人慢慢地在动,回头看的时候就发现两个黑影在移动,可是灯一照就再也不动了。”

    “该不会是汉朝版的战国金尸吧?”为了给自己打气,我开了一个很没味道的玩笑。

    老钟这次没有骂我,反而很难得地笑笑说:“你见过战国金尸吗?迄今为止大家都没见过,都是存在盗墓者间的口口相传,和一些古籍上的记载,谁也不知道他到底长什么样子,呵呵,说不定压根就不存在呢!”

    虽然他这样化解我的紧张情绪,但是我还是沉浸在“干尸”会动这个事情里难以自拔。而且此次的探险已经大大超越了我们的预期,本来是寻找擅自行动的老苗,却不料路上状况百出,我们却掉进了一个从来没有被发现的汉朝大墓。

    老苗,你个老浑蛋,虽然你的那个有关儿子的故事很煽情,但是小爷这次我回到地面上也要跟你算算账。

    “老钟,我们不如回地面去吧,这里太冷了。”我打断了正在仔细研究甬道墓砖的老头,有点心虚地建议。

    “回去?”老钟突然笑了一下,“你知道我们是怎么进来的吗?”

    “怎么进来的?”

    “刚才我们俩都是被甬道那扇墓门给翻进来的!”老钟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意思,“知道我们刚才为什么怎么推都推不动那扇石门吗?那是因为那扇石门不是左右,或上下开合的。”

    “那是怎么开的?”

    “石门中间有一个轴承一样的东西,以它为支点上下翻动。我刚才仔细看了一下,那个墓室不是一个真正的墓,而是墓主人在造墓的时候供工匠住宿和吃饭的场所,而这个甬道是唯一连接工人住室和主人大墓的通道,所以采用了翻动式的进出门,这样所有的工匠想要出去就只能一个一个地翻出去,而不可能一涌而出,可以有效地避免工人发生大规模的暴动,这个狭长的墓道则最多只能并行三人。”说到这里老钟突然笑了起来,“知道为什么你刚才被兽环咬到手的时候,后面那扇石门才打开吗?这也是一个特殊的设计,只有一个人双手拉住兽环的时候,后面的那扇石门才能打开,那么必须有一个人留在这里,双手抓住大门上的辅环,后面的人才能进去,这样就进一步地走进甬道,仅仅为了防止工人暴动就弄出这么多匪夷所思的机关设计,这个墓主人可谓是一个机关学的天才!”老钟有点叹为观止的意思。

    我不屑地撇撇嘴,心说:“什么狗屁天才,比起我家的机关学科就差远了!”

    “可这些情况你又是怎么知道的?”这老小子研究结果出得也太快了吧,快得有点不让人信服。

    谁知道他一努嘴:“喏,墙上都写着呢!”

    我这才发现原来甬道的四壁上密密麻麻地写满了一些笔画繁复的篆字,对着看了半天,什么也没明白,就是觉得明显没有在书上和网上看到的那些篆字好看。

    “中国的能工巧匠都犯一个毛病,都喜欢在自己的作品上留下自己的名字或者记述自己建造的过程,写字的这个家伙可能也是个小有名气的巧匠,在不出工的时候把建墓的一些经历都记录下来,不过到元狩元年就戛然而止。”老钟不无遗憾地说。

    历史上有很多能工巧匠都有这臭毛病,喜欢把自己的名字刻进作品里,尤其是给皇帝做东西的工匠风气最盛,有烧制茶壶的人甚至别出心裁地把名字烧制在壶嘴里,也真亏他想得出来。还有个明朝时烧制杯子的工匠最厉害,把自己的名字刻在杯底,只有杯里有三分酒的时候他的名字才显现出来,多一分少一分,名字都不会显示出来。可巧有一天皇帝刚好倒了三分酒在杯子里,结果他九族就为他这个烧包行动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全被诛灭了。

    我掏出一块巧克力,偷偷地往嘴里送,听到这里急忙说:“不对啊?”

    正在看墓壁的老钟被这一嗓子惊得一哆嗦:“什么不对啊?”

    “我记得你刚进墓的时候就认定这是一个典型的东汉大墓,还说什么是为了在墓里祭祀方便!”

    老钟看看我,点点头:“没错啊!”

    “可你刚才说那个工匠在墓上刻到哪一年就不再刻了?”我问老钟。

    “元狩元年啊,有什么问题吗?”老钟说完这个突然恍然大悟,“元狩元年……”

    元狩元年是汉武帝的年号,而汉武帝的时候汉朝依然建都长安,正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西汉时期。可是西汉时期怎么会有这么靠近东汉风格的墓室建筑规格呢?这个问题太难了,留给老钟去考虑吧,我现在所要做的就是吃点巧克力,恢复体力,处理一下手腕上的伤口,力争在最短的时间里找到回到地面上的出口。

    我还记得手被扣住的时候,有两条鲜红细长的线从兽头两侧分别延伸出去,诡异的姿态令人难忘,能动的东西肯定有机关,说不定还能发现什么机关开关,这时候竟然忘了令人恐怖的两个黑影,抓着手电筒开始在石门的角落里细细地寻找那两条红线的发源地。事实证明,这是我和老钟犯下的最不可饶恕的错误之一。

    在老钟的背包里我搜出了大量探路用的荧光棒,仿照刚才的办法做成了冷光火炬,得意扬扬地给老钟看,他一看气坏了:“你个傻小子,这种荧光棒是应急用的,你这样浪费,一会儿看电池没了你用什么照明。”我一想,也是,本来计划是两个小时后以后上去,可是现在我们最起码在这里待了一个半小时了,手里的大部分物品都快用罄了,照这情形估计得向外部求救了。

    我们原本和上面约定半个小时联系一次,由于诸多原因也没顾得上,这时候才想起来应该呼叫地面支援。

    拧开对讲机,传来一片杂音,调好约定的频道我就开始对外狂呼乱叫:“黑老鸹,黑老鸹,我是地老鼠,听到请回答。”得到的回答只是一片静默,还有夹杂的噪声。再次呼叫还是没有回音,我突然感觉有点不妙,因为我听到近在咫尺的老钟的对讲机传来的声音也是芜杂不清。按道理来讲这种军用对讲机在四十公里以内都可以清晰地听到对方的呼吸声,现在我们俩差了不到五米,就感觉信号被衰减了好多。老钟似乎也发现了这点,也出神地看着自己手腕上的对讲机。

    又一次开始呼叫,仍然是毫无回应,我正准备第四次呼叫的时候,老钟打断了我:“不用叫了,你看看对讲机上的指北针!”镶嵌在腕式对讲机上的指北针莫名其妙地发起了癫狂,指针已经不是固定指向了,而是一会儿换一个方向,晃悠两下以后再换个方向。

    “从现在的情形看,我们进了一个大磁场!只有我们俩的对讲机现在还能联系,外界已经同我们失去联系了。”老钟一边从石门上拽着粘在上面的伞兵刀,一边发表他的推测。

    “怎么可能,这里又不是山区,不可能存在大型的铁矿或者具有磁铁性质的矿源。”老钟的推论让我有点抓狂。与外界失去联系的直接后果是我们真的有可能在这地下陪这些尸骨一起慢慢变老。

    “这些红色的砖!”老钟发现了原因,他用伞兵刀撬下一小块,那小块砖头却奇怪地粘在刀尖上没有脱落,轻轻晃动刀尖,小砖块竟然也随着左右摆动。

    “带磁性的砖头,这些砖头在烧制的时候掺杂了磁铁质,真他妈有创意,可是墓主人煞费苦心地用磁铁砖头制造这么一条磁力甬道究竟是做什么用的?”老钟喃喃自语。

    我不管那么多,只知道要赶紧找到联系地面的方法,否则我们俩都有可能真的殉在这里。

    我小心地沿着石门四周搜索,想找到一点线索,一抬头忽然发现石门顶有一组奇怪的壁画。总共有三幅,第一幅画了两个武士手上拿了一堆毛线针似的东西,第二幅画上出现了一条无角的龙,第三幅画则是龙驮了一个骷髅人直飞九霄。

    我拉了老钟:“这是什么意思啊?”老钟说图里说这条甬道有一条龙和两个武士守卫着,只有死人才能进去。

    龙,别逗了!我笑着说,要是有龙的话也成了龙骨了。

    老钟说别笑了,我给你看一样东西你就笑不出来了。“什么东西?”我问。

    他从后边拿出来一张足有三米长的新鲜蛇皮,我的笑容顿时僵硬起来。

    老钟完全无视我的吃惊,反而用手抻抻这张蛇皮:“能蒙十几个好二胡,嘿嘿,这下叫公安局老赵羡慕去吧,我这可是货真价实的蛇皮,比他那个在地摊上淘来的劣质品强太多了!”

    看着这一堆的尸骨和老钟手里巨大的蛇皮,我脑袋嗡嗡直叫,脑子显然有点不太够用,要说这些尸骨是普通墓葬的人殉的话,那么主人充其量就是个诸侯国级别的封王。墓室墙壁上竟然出现了龙,而且能驯服大蛇来做守墓兽,那可就是另外一说了。因为在民间有一种说法叫蛇为小龙,传说长成巨蚺的大蛇就是龙的化身。墓主人的壁画上显示有一条龙守卫着这个墓穴,那么就是有一条罕见的大蛇在这里,想想进墓以来诸多诡异,我有点头皮发麻。

    老钟还在兴高采烈地折叠那张蛇皮,一点儿都没想到即将要面临的危险,当我硬着头皮把担心说出来的时候,他立刻笑起来:“别傻了,这张蛇皮顶多也就是个乡下土蛇,这汉墓都两千多年了,要是有活的东西……”他突然停住了笑,用手电仔细照看甬道的墙角处,墙角处有明显的被磨出的凹形划痕,他吸了口冷气:“乖乖,竟然还真的有这东西啊,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他想了想,又拿手电仔细看看那幅图画,半晌不动。

    那幅图画共有三幅,第一幅是两个手持武器的武士,把手里的“毛衣针”插进了一些人的前胸和背上,仿佛在进行一种仪式,而第二幅图则是甬道地面充满了水,一条无角的龙游荡在被水淹没的地面上,第三幅图是一个骷髅人站在那里,那条无角的龙盘在他的身下。

    “看出来什么没有?”老钟问我。我摇头。

    “你仔细看第二幅图!”老钟提示。我这才发现在第二幅图中,龙游荡的上半身有几个放射的线条显现出来,那在图画里表示的是光线,有光线射进来。我竭力不使手电摇动,终于在光影处发现,第二幅和第三幅图画上,无角龙背后的石门是打开的,而第三幅图上则不是无角龙驮了人飞升上去,而是那个人双手扯在两个兽环上,那只无角龙盘在脚下似乎在仰头观望什么。

    “这是祭奠仪式啊,是墓主人还活着的时候墓室已经建成了,他用这个仪式来掩盖风水,来充斥这个大墓的阴气。”老钟似乎有所悟。

    “我想我已经差不多知道这个主人是谁了,西汉时期,独霸一方,喜好风水阴阳术,渴望成仙,生前就建成了自己的墓室……”他显然有些激动。

    “你看这些人,这些死人,都是一种祭奠仪式的需要,古代特别讲究阴阳分割,这个墓室显然是主人生前就建成的,但是由于修建时期很长,完成之后又没有葬人,所以墓室里阳气充斥,为了阻隔阳气,使主人死后安宁,就先杀了一批人,用他们的死尸来增加墓室的阴气,压制过盛的阳气,以达到地下主人安宁的目的,如果猜得不错的话这个主人应该是……”我正等待他揭示谜底,但他紧接又摇头,“不像!与历史也不太符合,看来只有找到进一步的证据再说!”但是最后他的一句话让我很高兴,他说,“我已经从这几幅画里找到出这个甬道的方法了。”我心里念了个佛,心说还好,要不还真以为要殉葬在这里了呢。

    他吩咐我打好手电,就一把抓过背包掏出尺把长的旋风铲,用伞兵刀削断了旋风铲上的竹竿把手。这种伞兵军刀用精钢打制,呈回旋镖造型,头重身轻,特别适合砍削之用。紧接着他就把这些竹竿劈开,小心地削成大约拳头长短、小指粗细的小竹签,然后像派兵布阵一样,在墙角的凹槽划痕处密密麻麻地插满了小竹签,只留下大约二指长的锐利箭头。然后用背包里的驱虫蛇药品仔细地撒遍了整个墓道,包括那些尸骨和两个干尸武士的身上,最后我们俩一个人站在进来的石门处,一个人站在甬道的出口石门处。

    他又让我站在甬道的出口处,也就是刚才我历险的地方,交代我听他的口令抓住兽环。我有点不保险地看看手上的帆布手套,心里有点发怵,大声问老钟:“你确定这帆布手套不会被扎破?”

    “你放心吧,这是北京城管队配备的制式防割手套,绝对没问题!”

    听到他这样的回答,我稍微放心了一点。在他的口令下,我猛地一拉兽环,感觉兽环猛地一缩,自己又被提起来,双脚悬空。还好这次戴了手套,手腕没有被刺伤,只是我就这样双脚不沾地地悬在石门上。

    只听见他“嚓、嚓”在打火,我急忙喊:“你别打火啊,我怕这里有沼气!”他刚说了一句:“没事!”就听见“轰”的一声,一股蓝色的火焰一下冲天而起,即刻间充满了整个甬道,就在蓝色火苗扑下的一刹那,我闪过一个念头:“丫的,老子这回交待在这里了!”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