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设置: 18

第四章 百毒虫养穴

    坐在吉普车上,随着绵延的乡间小路一歪一晃,此刻已经是新郑城郊的田野。周围暮色四合,只有几声蛐蛐的叫声偶尔响起来。老钟在后座上整理相关的器械,老苗则开着车跟我讲述他和小聂遇险的经历。

    就像盗墓是家传一样,从黄帝时代起与盗墓贼相对立的一种人就出现了,那就是守陵人。他们一般是天子的近亲大臣,显赫世家的功勋子弟,将军的亲兵侍卫。这些人忠心耿耿地守卫着自己的家属、朋友或敬仰人的陵墓,就像袁崇焕将军的亲兵及其后人隐姓埋名守卫他的坟墓一样。这些人与盗墓贼势不两立。但是也有一些人因为机遇巧合,原来曾经是盗墓贼,但是后来却成为了守墓人。就像老钟给我讲述的那个故事一样。

    解放以后,国家为了保护埋藏在地下的陵墓,进行有目的的考古发掘,在一些文物重点区域的文物部门成立了专门的巡逻队伍。而老苗和小聂就属于这队伍中的一员。

    他们不仅要保护陵墓不受盗墓贼的侵害,必要的时候甚至还得救助那些陷入困境的盗墓贼。由于新郑市是战国春秋时期重要的政治文化中心,同时也属于北邙风水宝地的范围,古墓林立,林林总总的各级有价值的坟墓逾万座,号称地下博物馆。但是这些坟墓里有大量陪葬品的同时也危机四伏,各种机关重重,不少盗墓贼下得去,出不来,或者惊动墓里的守棺兽,死相极为惨烈。

    三天前的一个晚上,老苗和小聂按惯例在城东韩王陵及其大夫陵墓群之间巡看。那是一个没有月光的晚上,手里的军用手电一长一短刺破天空。有时候,这手电光也是一种警示,更多的是恐吓作用。前半夜倒是相安无事,老苗他们开车到城西郑王大墓转了一圈以后又重新回到了韩王陵旧址。老苗几十年间出没在这里早已对这些地形烂熟于心。而小聂是老钟体谅老苗辛苦刚刚分配给他打下手的年轻人。刚刚接触这个行当,小聂正是新鲜兴奋的时候,追着老苗问东问西,问够了以后就开始绘声绘色地讲他在网上搜刮的一些古墓鬼故事。正当小聂讲到两个盗墓贼刚刚开启一个古墓却发现一个白色人影飘出来的时候,老苗一把抓住他,示意他闭嘴。小聂吓了一跳,跟着老苗一起蹲在一堆荆棘草旁边。

    四周没有了刚才的脚步声和小聂的谈笑声,突然之间静得可怕。他们屏住呼吸,仔细倾听。只有远远的田地里传来夏虫的鸣叫,凌晨几点的寒气也慢慢地从地表上浮起来,与空中的热空气结合,升腾起一阵阵白雾,倒像极了刚刚小聂鬼故事里的古墓鬼影。大约十几分钟后,老苗还是一动不动,小聂却耐不住了,正想开口说话,老苗却突然抛下他,箭一般地跑了出去。

    小聂紧跟不舍,大约跑出去约有四百多米,老苗突然停住又伏下身子。小聂也收住脚步,大口喘息着蹲下。虽然是大小伙子,但是猛地发力奔跑,竟然比一个老人家呼吸声音还大。老苗转过身,不满地看他一眼,小聂使劲地捂住鼻子。借着阴暗的天光,就在大约一百米处,一个人正伏在墓地之间,看情形好像是刚打通盗洞,正在往里面张望。小聂一个健步跑上去,就准备抓个现行,全然没有听到老苗的阻拦。

    可是,等小聂抓到那个人的时候才发现他的身体软绵绵的,早已经失去了应有的弹性。还没等小聂奇怪,就发现那个盗墓贼伏的地方正是一个盗墓洞,刚刚翻起来,看见一道流光刷地从洞口冒出来。流光里一只大飞蛾翩然飞出。

    就在刹那间,那只飞蛾带着流光直飞小聂,小聂赶紧往后撤,那飞蛾就像有灵性一样紧紧跟随着小聂,径直飞过去。小聂一着急之下用手电朝飞蛾打去。那飞蛾速度极慢,小聂一下子就击中它,它无力地拍打了两下翅膀后就跌落在了盗洞里。小聂刚想弯腰查看地下的那个人,就见盗洞里仿佛着火了一样,白色的荧光直刺天空。不大会儿的工夫就看见一个白色的荧光球从那个脸盆大的盗洞口冉冉升起,在凌晨的蓝黑色夜幕下,如同升起一轮白色的小太阳,散发着惨白而瘆人的光芒。

    这轮白色的小太阳诡异地升起在空中,中间好像有很多东西在不停地蠕动,散发着什么东西。直到升到一人高这才清楚地看到里面竟然是数千只刚才那样的飞蛾,正缓慢地纠集在一起不停地飞翔、蠕动,令人产生一种极度的心理恐惧感。

    小聂呆呆地看着这些突然出现的东西,这时候突然感到脚下一动,他低头一看,原来脚下那人竟然缓缓地动了起来。从他身下也飞出不少这种神秘的飞蛾。原来,这个盗墓贼是被这些飞蛾所杀。这究竟是些什么东西?很显然,小聂被吓呆了。

    小聂一回头发现身后无人,这时候才发现老苗竟然悄无声息地退到了十几米之外,就看见老苗用手电照着自己的脸,把手紧紧地捂着口鼻,示意小聂照他的动作去做,然后慢慢地蹲下。小聂悟性也很高,赶紧捂住口鼻,缓缓地蹲在地上。而那些飞蛾一时间找不到目标似乎有些焦躁,中间的蠕动速度越来越快,体积也越来越膨胀,仿佛一颗极不耐烦的小太阳随时要爆炸一样。就在几乎要爆炸的一刹那,突然,一个黑影从小聂身后窜了过来。就听见“哧”的一声,一口雾状的液体从老苗的嘴里喷了出来,直扑那团飞蛾,那团发光飞蛾十分惧怕老苗的口水,一喷之下竟然没有能力再反应,那颗小太阳一下子就黯淡下来。老苗乘胜追击,不断地喝着手里抓的瓶子里的液体,一边像个发射器一样用喷雾追杀着这些飞蛾。

    很快,在老苗辛勤的劳作下,那团飞蛾纷纷毙命于老苗嘴里喷出的雾体。直到老苗示意,小聂才放开手,深呼吸了一下,这才发觉空气中充满了一股烈性酒的味道,这才发现老苗手里提的竟然是一瓶六十二度的老白干。

    老苗又小心翼翼地翻开趴在地上的那个人。果然,身下压着十几只飞蛾,还没等飞起来就又死在老苗的“酒雾”里。

    老苗示意小聂拿着手电,他飞快地扒开了那个人的上衣。这是一个年纪约三十多岁的汉子,肌肉十分的结实,在手电的照射下,左脸的伤疤尤其明显。只见他的胸口密密麻麻趴了几十只飞蛾,老苗依然就是如法炮制,飞快地用酒杀死这些东西,然后戴上一只橡皮薄膜手套飞快地往下拽这些飞蛾。小聂这才发现,这些飞蛾的尾部竟然牢牢地扎进了这个人的肌肉里。不一会儿的工夫,老苗就把他身上的飞蛾清理干净,顿时在他的身上出现了几十个小红点。他让小聂抱着这个人的头,扒开他的眼帘看了一下说:“还有救,但是要快!”说完便放开手跑到一边的田地里东寻西找不断地拽着什么东西。只见他回来后手里抓了一大把绿色的蒿状野草,飞快地把这些野草拧出汁液来,然后就在那个人的身后来回地擦起来。不大会儿的工夫就感觉草上开始沾满了一些黑色的小颗粒,密密麻麻的附着在草茎之间。老苗对着手电看了一下,毫不犹豫地用酒喷了一口,只见那些颗粒全部都融化成了黑色的汁水。

    小聂看得目瞪口呆,结结巴巴地问:“这……这是?”

    老苗又拽了一大把野草,头也不抬,边擦边说:“这东西叫巴蜡虫,是《山海经》里的东西,古代很多达官贵人的墓穴第一层就是由它们即将成熟产卵的成虫来堆砌的。这些虫子如果用药水调制好,再加上合适的湿度和条件可以保存千年。他们繁殖能力极强,也就是产卵期攻击力极强。在休眠的状态看着像一些石灰子,但是只要一遇见水分,就立刻膨胀发光,遇到活的动物便一拥而上用螯追刺进身体里。产下卵的同时也分泌大量的麻醉剂。这样就活生生地把卵寄生进了这些动物的体内。”

    小聂听了后一阵皮麻,看着老苗手里的那些虫卵一阵阵的恶心:“那岂不是把这个人当成了一个虫体培养皿?”老苗点点头:“这些虫卵只要两个时辰就破壳而出,以他的血肉为饲料,很快成长为幼虫,钻出他的身体,如果这人死了也就算了,如果没死,他会亲眼看着自己的身上钻出来无数的虫子然后痛痒致死。这些东西一度在战国春秋时期非常流行,那时候贵族为了惩罚逃跑的奴隶,经常把他们扔进巴蜡虫的成虫堆里,然后看着他们满身血肉溃烂痛痒而死,死相惨不忍睹!”

    小聂听得一阵恶寒,竟然不敢再靠近那人一步。老苗看见他这样子,无声地笑了一下,然后又去四周拽了大把的野草。“这叫茜草,它的草液是唯一可以拔出来这些虫卵的东西。”老钟看了看手里不多的茜草,吩咐小聂看好这个人然后向远处寻找更多的茜草。

    小聂极不情愿地看着这个家伙,就他在不经意地用手电照射这个人上下打量他的时候发现,这个家伙的脖子上挂了一个黑糊糊的东西,用手电一照,好像是一个黄铜制作的管状物体。小聂轻轻地把这个铜管摘下来,尽量不去碰那个人的身体。原来是一个黄铜哨子,除了哨嘴部分,其他的地方都已经是铜锈斑斑。

    仿佛是鬼使神差一般,小聂竟然把铜哨放在嘴边轻轻地吹响了。

    寂静无声的黑夜里,仿佛是从九幽地狱里招魂的短笛,就这样在冥冥之中像风一样流淌出来。那似有似无的哨音传到老苗耳朵里的时候,老苗浑身上下打了个冷战。

    等他飞快地奔回去时,小聂已经倒在了地上,就在他横倒的不远处,一双银灰色的眼睛正冷冷地注视着老苗……

    老苗讲到这里的时候,我大概已经猜出来了,飞快地接道:“是墓獾?”谁知道老苗摇摇头:“不是墓獾,是我们刚刚救的那个盗墓贼!”

    老苗这个答案出乎我的意料。原来,盗墓贼为了晚上盗墓方便,又不敢使用灯火,一是怕招来别人的注意,二是明火还可能引起古墓淤积的沼气引起爆炸。所以,很多盗墓贼会在准备盗墓前的两个月左右服用一种丹药,能增强眼睛夜视能力,眼睛就像一些动物一样能在黑夜里发出荧光。

    那个盗墓贼虚弱地看了老苗一眼突然出声:“翻夜斗,扯漏朝天褂,鹞子凿眼,老校尉托大底敢问几两分金秤?”

    这是盗墓的黑话,大意是:盗这个大墓的时候意外失手,被墓虫重伤,多亏老前辈救治,请问您是哪一路?

    老苗只顾着察看地上的小聂,冷冷地回答了一句:“赦封巡山将军。”

    那个盗墓贼倒吸了一口凉气,拱拱手:“阴阳自古分两道,校尉将军路不同,月下恩常记,来日分杯盏。”这两句不是黑话,但是却是两句客气话,意思是:翻山客和巡山将军自古就是贼与兵的关系,这次蒙你相救,这个恩记下了,但是来日我再报。

    说完,这个家伙一歪一扭地就要走。老苗突然站起来厉声喊道:“站住!”那个人吓得一哆嗦。

    “你的家伙咬伤了我的人,你看怎么办?”老苗沉声说。

    那个人在月光下咬咬了牙,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似的从胸前拽下一个东西向老苗扔了过来:“一长三短,莫要它死!”他踉踉跄跄往前走。

    老苗看看手里的獾哨和留在地上的工具,明白他这次是彻底要告别盗墓生涯了,冲着他的背影大声说:“茜草两斤熬汁清洗周身,早晚一次,清洗三日,内服白醋,”然后低低地说,“或许还可多活几年!”

    “你就这么把他给放走了?”我大声质问老苗。在我心里,贼就是贼,兵就是兵,老苗的职责就是抓这些盗墓贼,怎么可能眼睁睁地把他放走呢?好似我在身边就一定会抓住他似的。面对质问,老苗依旧是不发一言。

    老钟已经听过好几遍这个故事了,这时候他突然“嗤”的不屑地笑了一下,用一副小孩子不懂事的语气说:“小聂倒在地上,只要片刻就可能死过去,先顾自己人还是抓贼啊?何况他又没有盗开古墓,仅仅是打开了一个洞就倒了霉,不构成任何犯罪事实,我们又没有执法权,只能扭送,知道吗?但是你告他什么?告他在地上挖个洞?”

    我彻底无语,安静地看着车灯在路上东扭西歪来回晃荡着。

    借着手电筒的灯光,我好奇地端详着老苗递给我的铜哨。就是这个东西,小聂吹响了它,被墓獾咬伤了,而老苗又用它吹响一长三短把墓獾招过来抓住,取了它的血敷在小聂的伤口上,虽然从伤口里流出了大量的毒血,但是小聂还没有从昏迷中醒来,而咬他的墓獾也突然死去,并从口中流出的黑血里长出了尸死覃。见多识广的老钟终于断定在这个古墓里埋藏着曾经在盗墓行当里人人自危的极度危险的东西——战国金尸,那只倒霉的墓獾一定是被战国金尸所伤,而它咬伤小聂的同时也把尸毒传给了小聂。

    战国金尸,我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但是每当有人提起这个名字的时候,老钟和老苗的脸色都会为之一变。每当我穷根追底地去询问的时候,他们要么是岔开话题,要么就沉默不语。就当我极不耐烦就要发作的时候,我们的目的地到了。

    正是夏末的夜晚,暑气已经慢慢消散,竟然微微有了些凉意。下车以后我伸展了一下拳脚,脑子里还在消化老苗刚才给我讲的故事,这时候老钟从车的后备箱里拉出来一只铁笼子,借着不太明亮的月光隐约看到笼子里竟然是那只曾经咬伤我的墓獾。而它正瞪着一双小眼睛,十分挑衅地冲我示威。

    我环顾了一下四周,竟然是离学校不远的郑韩故城墙东北处。一条河流环绕而过,刚好把这片陵墓区环抱在城外,由于这里地处偏僻,除了田地在这里的农民极少有人会涉足到这里。我站在一块高地向南望去,学校的楼宇隐约在目。对于现在的位置我已经有了大致的概念。

    老钟抓着铁笼子一声不响地跟着老苗向前走去,我只好亦步亦趋,跟在后面。由于老苗和小聂上次在这里遇险,导致很多荒草都被事后给割去,相对来说路好走了很多。

    不大一会儿,就听老苗说:“到了!”我们收住脚步。

    这时候我才发现我们已经到了一群荒坟的中间。原来,土层上部分是近代老百姓的坟墓,而下面正重叠了韩国王陵,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无论盗墓还是护陵都要选择夜深人静的时候,因为附近的老百姓可不希望有人去打扰祖宗的亡灵。

    老苗小心翼翼地拉开盖在上面的荆棘秧枝,然后从身后掏出一把小铁铲小心拨开浮土,不大会儿工夫,一片木板出现在我们面前。原来,上次离去的时候他们并没有将盗洞填平而是仅仅用木板挡住洞口,然后撒上浮土和荆棘秧。只见老苗拿出一只荧光棒折断以后扔进了洞口,我禁不住好奇伸头向洞里看去。只觉得一股寒气扑面而来,一股恶臭呛得我险些窒息。这时候只听老苗突然吼了一声:“不好!”猛地把我从洞口拉开,就听见一阵“磔磔”尖利的笑声从耳畔传来。

    我吓得一哆嗦,回头看他俩脸色也都变了。那笑声如泣如诉,在静悄悄的黑夜里传出去老远。我的心一下子就缩紧了:他娘的,用不着这么好运气吧,头一次跟着他们出来就碰见不干净的东西了?

    “会不会是鬼啊?”我颤声问老钟。

    “鬼你个头啊!”老钟朝我的后脑狠劲揍了一下,看得出来他很忌讳说这个东西。

    可是那“磔磔”的尖叫声还是不停地响在耳旁。

    还没等我再问什么,就见老苗一下子就从洞口闪开了,老钟也抓住我的后颈一把拖开了。退后了大约有三四米远,两人都大气也不敢出地看着闪动着荧光的洞口。脸盆大小的洞口里竟然隐约有东西在晃动,不一会儿,在洞里荧光棒的映射下一个巨大的举着一个鳌钳的影子,投映在洞口旁边的灌木叶上。

    “这是什么东西?”由于害怕,我不由自主地抓住了老苗的衣襟。

    只见老钟飞快地从口袋里拿出一包东西,来不及拆开,“啪”的一声直接打碎,立刻有一股雾状粉末喷射出来,然后很快地把这些粉末往我们身上撒去,边撒边说:“来不及了,找个高处赶紧躲躲!”

    老苗也没闲着,拎着我飞快地跑向邻近的一个土冢,然后他找了一块干燥的地方,把一包东西均匀地撒在我们周围,不远处的另外一个土冢上,老钟也在做着同样的事情。

    就在我们刚刚准备停当,我发现盗洞口里的荧光棒好像被熄灭了,准确地说是好像被什么东西给掩盖住了。

    就在我准备打开手电筒的时候,荧光棒又重新亮起来。在月光下,一个不可思议的现象出现了:无数的蝎子、蜈蚣、马陆、蚰蜒,还有一些我叫不出名字来看着无比恶心的多足虫子正蠕动着从洞口里蜿蜒而出,数量多得简直让人毛骨悚然。它们一出洞口就四散奔逃,但是无一例外的却躲过了我们和老钟所待的那两个土冢。我这才注意到空气中弥漫着硫磺和雄黄的混合味道,原来老钟和老苗布撒的是这些令毒虫畏惧的药粉。

    越来越多的毒虫源源不断地从洞口里奔逃出来,仿佛逃避洪水的灾民一样,给人感觉是这些东西正在躲避着一个可怕的怪物。看的时间长了,见它们不冲我过来,我大着胆子拧开战术手电仔细观察这些小东西。令人惊奇的是,这些毒虫的个头都大得吓人,蝎子竟然是平常见到的两三倍大小。蜈蚣足有筷子长,小拇指粗细,头上顶着一对螯针清晰可见。我正在盘算着抓几条落单的蝎子蜈蚣回去泡酒喝,突然怪异的“磔磔”恐怖怪笑声又从我们背后响起来。还没等我回头拿手电去照,就被一双大手紧紧地摁在了土堆上。紧接着,仿佛有人响应一般,无数个“磔磔”的怪笑声从四周响起来。我就感觉一阵阴风刮过,好多东西“扑啦啦”落到了地上。好多东西竟然是贴着我的头顶飞了过去,过了大约有十分钟左右,“磔磔”的声音没有了,那些“扑啦啦”飞翔的声音也渐渐少了,倒是另外一种奇怪的声音响了起来。

    趁老苗不注意,我飞快地换了姿势,从而看了一副令人惊异的场面。

    一群体形巨大、毛翅油亮的乌鸦正在飞快地啄食着这些四散奔逃的毒虫,不时有“磔磔”的欢叫声出现。原来这种体形巨大的乌鸦与平时乌鸦叫声不一样,又是在夜里,透出几分诡异和凄厉,所以我听了才感觉犹如鬼哭一般难听。

    很显然老钟和老苗刚才的紧张不是因为这些乌鸦的声音,而是这些毒虫。想必他们也没有见过如此盛大的毒虫聚集的场面。倒是那些乌鸦,似乎早有准备,聚集在一起来一顿盛大的聚餐。

    很奇怪的是毒虫竟然全然不顾乌鸦的威胁,一点也没有退缩回洞的意思,反而不管不顾地一直往外涌,仿佛后面有什么更可怕的东西在追赶。

    我憋住了好奇,一直盯着这些毒虫,看看老钟看看老苗。老苗似乎知道我在想些什么,轻轻地说:“是百毒虫养穴,这个墓穴来得不简单,不仅墓室壁里镶嵌了墓虫,而且只要打开墓道,里面藏的虫饵一样可以聚养大量的毒虫,盗墓贼能躲过第一层墓虫进了墓道,一样要死在铺天盖地聚集来的毒虫嘴里,可奇怪的是……”老苗说道这里摇摇头,似乎有些不解的样子。

    “是不是因为这些毒虫都纷纷涌出来的缘故,这些乌鸦才聚集在这里?”我问。

    “万物相生相克,有一生必有一灭。这些乌鸦叫墓鸦,体形巨大,生性凶悍,平时不群飞,正是毒虫的天敌,但是今天显然是为了这些毒虫而来,看来,万物生灵冥冥中自有其神奇所在。”老苗出神地说。

    说话间,那支乌鸦大军已经把地上奔跑的毒虫吃得差不多了,而幸免于难的昆虫也逃逸得无影无踪,洞口突然静了下来,那些乌鸦仿佛也得到号令一般“哗啦啦”一起飞向了天空,盛宴就这样结束了。

    四周一下子又空旷起来,好似刚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只留下了凌乱不堪的坟地。老苗看了看天,轻声对老钟说:“时间不等人了啊!”然后和老钟又一次来到了那个洞口。

    老钟把紧紧抓在身边的铁笼子拉开了一道小口,嘴里含着那个铜哨,吹了一长一短,那只墓獾飞快地从笼子里钻出来,瞪着小黑眼睛看着老钟,只见老钟一示意,它便飞快地钻进了那个洞口。

    我们就这样一声不响地蹲守在洞口处,实在是静得有点瘆人,忍不住咳嗽两声把我心里的疑问道了出来:“那些毒虫既然是虫饵招来的,干吗不好好地待在墓穴里,突然跑出来?”老苗和老钟听了这话后都是一怔,他俩由于太急切救人,这最简单的一点反而给忘记了。

    老钟的本意是利用墓獾受伤以后的动物本能来找到战国金尸的解药,也就是说让战国金尸伤了墓獾之后利用墓獾本能来寻找解毒的草药。好多动物都有这样的本能,就像有些狗食物中毒以后会自己寻找一些可以呕吐的草来吃一样,这是大自然赐予动物的神奇技能。

    我听完他的计划有点目瞪口呆。这也太儿戏了,把一条人命就这样寄托在一个不知道胜算几分的动物身上,万一要是墓獾找不到解药,也像上一只墓獾一样死在九笑菇的毒性里,那小聂岂不是要牺牲在我们这个大胆的举动里?

    老钟说也不是没想到这一点,在出发之前就已经联系省人民医院和省考古研究所的专家了,估计现在他们已经正在紧张抢救,而我们此行就是要为小聂装上双重保险。而且这种奇毒在没有找到对症药物以前很难根除,所以我们才必须来这个古墓一趟。

    听完这些我沉默了,心里七上八下的,老钟的意思是将来我要接替小聂的位置,可是仅仅才接触了三天就发生了这么多惊心动魄的事情,而且我的前任现在死生不明,我们所处的位置又危机重重,自问我自己除了被老钟半真半假之间流露出几分阴阳眼的天分,其他的简直一点忙都帮不上,现在的感觉是既新奇又有几分害怕。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夜也越来越凉了。老苗还是雕塑一般蹲在那里一动不动,而老钟则不断地抚弄手里的铜哨,看得出来他十分紧张。

    这时候就感觉洞里窸窸窣窣有什么东西在抓挠,果然,不大会儿的工夫,墓獾便奔逃而出。更令我们惊讶的是它的头顶竟然顶了一束很熟悉的东西。

    “尸死覃!九笑菇!”我们三个同时叫了出来。

    只见那只墓獾开始在洞口前团团打转,好像很不甘心似的,冲着洞口嘶嘶地吼叫,仿佛一只愤怒的小狗,然后又突然钻了进去。

    它这样不同寻常的举动让我们非常兴奋,它头上的九笑菇也证明它遭遇过毒蘑菇的宿主——那个大家一直口口相传的战国金尸。

    可是,为什么它又愤怒地冲进去了呢?难道是它要与这深深墓穴的那个怪物拼个你死我活?

    看得出来,老苗和老钟都很紧张,我手心里也开始捏出了汗。

    我轻声地咕哝了一句:“不知道战国金尸会不会从这个洞口里爬出来!”刚刚说完就觉得自己的脊梁沟里开始冒凉气,然后就看到他俩可以杀死人的眼神。

    我干笑了一声,消除了尴尬,心里想你们两个老家伙比我还迷信呢,年纪越大越小心啊。

    正在感慨的时候,又听见了洞口里熟悉的“窸窸窣窣”的声音,老钟和老苗都紧张地盯着洞口。果然,那只墓獾又循循着退了出来,看得出来这次颇为狼狈。头上的那束蘑菇不见了,乌黑油亮的皮毛上沾满了新郑特有的那种黄土。它头在后慢慢地退出来,在离洞口大约两米的地方停了下来,却还是不依不饶地对着洞口嘶叫。

    老苗紧张地拉了我一下,我回头看了他一眼,他也很紧张地盯着洞口。老钟用一种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那只墓獾,然后一脸惊讶地看着老苗,他们俩竟然同时说:“难道是……”

    话音还没落地,就看见那墓獾嗖地一下就钻进了洞口,但是随着一声凄厉的叫声后又弹射了出来。

    月光下,银光熠熠,照射得洞口越发明亮,墓獾这只被激怒的小兽不停地围绕着洞口来回绕却不愿意离开。

    洞口处慢慢游延出一条约莫有尺把长纯白色的小蛇,竟然通体雪白,不紧不慢地钻出了洞口,虽然细小但是给人的感觉却是一种君临天下的气势。钻出洞口后它竟然对着月亮像一条随时要攻击人的眼镜王蛇一样昂起了自己脑袋。这时候我才发现它通体雪白的身体上只有两只眼睛发出血红色的光芒,而昂起的脑袋上竟然……竟然有只小小的角。老天,这是什么怪物,爬行动物身上竟然长了一只黄色的小角,这条小蛇的出现彻底颠覆了我的生物常识。

    “衔蛇?”两个老家伙几乎同时用惊异的腔调喊出来同样的字眼。我吓得浑身一哆嗦,回头看两个老头眼睛里都冒出了火一样的光芒,看得出来两个人很惊奇。仔细看了一下这条月光下的小蛇——正傲然挺立着小脑袋直勾勾地盯着墓獾,两个家伙就这样僵持着。

    我小心地顶顶身后的老苗,小声问:“衔蛇是什么东西?”老苗摆摆手,目不转睛地盯着它们看了半天:“回头解释!”然后示意我收声。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墓獾似乎也等得很不耐烦了,猛地高高跃起直扑那条小白蛇,那白蛇惊人地灵活,就在被扑住的电光火石的一刹那,回头重重地咬到了墓獾的脖子上。

    我一看,急了,也不知道那条蛇有没有毒,要是墓獾被咬死了可怎么办啊,就准备拿手里的短锹去拍那条小蛇救墓獾。可是这个时候,形势又发生了逆转,那墓獾被咬后却丝毫不以为意,竟然把身体转了一个九十度的弧度把肛门冲着蛇放了一个又响又臭的屁,谁知道那蛇竟然被一屁熏得立刻失去了活力,像一条软面条一样趴在了地上。那墓獾用两颗大门牙直划白蛇的身体,很快就把小蛇的腹部咬了一个大口子。

    就只听见身后一声怒吼伴着一句“他奶奶的”的脏话,老钟如天神一般飞奔过去一脚就踢开了墓獾,一把抓过白蛇,右手在伤口处摸半晌,然后一脸的失望。老苗也跑过去,焦急地问:“没了?”老钟一脸的怒容,气哼哼地说:“没了!”回头再找那只墓獾,那个家伙却通灵性一般又钻进了盗洞里。

    老钟看了看手里的白蛇,递给老苗,老苗不知道什么时候手里攥了一把闪亮的小刀,只一刀下去,那只小角就落到了手里,然后他用一张黄油布包起来。

    老钟重新蹲到了洞口,嘴里骂骂咧咧地说着什么狗日的,回头好好收拾你。然后吹响了手里的铜哨。结果,吹响了良久之后却不见墓獾的踪影。

    无奈之下,老钟又一次吹响了铜哨,这次吹完不大长时间就听见盗洞里又传来了那“窸窸窣窣”的声音,一刻钟以后,只见墓獾拖着一样东西拽出了盗洞。

    老钟用手电一照,赫然在墓獾口里衔着的,是一只手,一只断掉的人手。

    而令人惊异的是,那只人手是一只几乎完整的人手,不是一具枯骨,倒更像是从人的身上直接给撕扯下来的手臂,手上竟然还带着一个类似于扳指的玉器,而手臂上则有一个鸡血石一般的护臂。

    但是,在手电的直接照射下我们看到了这只手臂的真面目,这只手臂只是干枯的骨头上挂着很多的腐肉,乍一看像一只刚被卸下来的手臂,而其实是已经风化腐烂不知道多少年的干尸臂膀。最令人惊异的是,腐肉之间歪歪扭扭地长满了那种灰色的蘑菇,而蘑菇的菌盖上都是那种诡异得让人心颤的笑脸。

    而那只墓獾晃着脑袋,瞪着两只溜圆的小眼睛表功似的来回晃动。老钟一看它就来气,准备狠狠地踢它一脚。老苗赶紧拦住他说:“衔蛇雌雄同穴,也许还能找到另外一条!”

    老钟沉吟了片刻,让我去车上取了一个不锈钢的小盒子,然后他和老苗带上橡皮手套小心翼翼地用一把钳子抓住那只断臂放进去,飞快地扣上盒子,用黄油布紧紧地缠绕了几十道。

    做完这一切以后,老钟又吹响了铜哨,可是这次这只墓獾却死活也不再进盗洞了,只是围绕着洞口打转。后来老钟急了,吹得稍微短促了一些,那只墓獾却箭一般地跑向了远处。我们三人紧紧地追着它,那墓獾却也不是要甩掉我们,只跑出去二三十米便停下来等我们一歇。就这样跑跑停停,大约跑出去两三公里的样子,早已经跑出了那片荒坟,穿过了田地来到了一堵围墙下。跑得气喘吁吁的我刚刚把气顺过来,一看周围的情况鼻子差点没气歪,这不是学校的围墙吗?这不是那天晚上咬伤我以后它逃逸的路线吗?感情,人家这是要回家啊!

    很快,老钟、老苗和我就聚集在了渔夫子亭下面那个土坡的半腰处。那墓獾钻进去半天以后又退了出来,拖出来一条死去多时的白蛇,蛇身已经接近于腐烂,头上那不可一世的小角更无从寻找。这个发现让老钟和老苗明显的大为泄气,好像最后一点希望也给破灭。

    “我明白了!”老钟以手加额。我和老苗一起看他。“这两个大陵是相通的,换句话说,这其实是一个大陵墓。如果,这下面是地宫的话,那么我们刚才所在的地方一定就是陵墓的甬道。”他这一番大胆的推测,让我大为吃惊,一个涉及面积将近四五平方公里的陵墓,那该是多大的规模。

    老钟好像看出了我的惊异,笑着说:“只是甬道长一点,其实两旁大都是陪葬的副坑,在战国诸侯里这样的规模很平常!”

    老苗仔细察看了一下那条蛇,比较了一下刚才抓到的那条蛇,抬头说:“还有救,是两条三年蛇,找到卵,小聂的毒一样可解!”

    正在说话的时候,突然有一两道手电照射了过来并伴以吼声:“谁在那里?”

    我们回到医院的时候已经将近凌晨四点了,是当地的派出所所长亲自驾车送我和老钟回来的,而老苗则在校警眼皮底下又翻墙原路回去开那辆吉普。面对这么明显的违规行为,校警在连派出所所长都惹不起的大人物老钟面前保持了乖巧的沉默。

    老钟坐在车后面闭目养神,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前面开车的所长聊着天。

    “你前两天报消息的时候,我们又抓了一个,承认得挺爽快,奇怪的是没什么收获,还在那押着呢!”

    “嗯。”老钟淡淡地应了一声。

    “要不您老去看一下?那家伙是个死嘴硬!”那所长试探着问了一句。

    老钟长长地打了个哈欠,随意地摆摆手:“放了吧,家里也是有老有小的人,就当是做好事!”

    我对他这种公然挑衅法律的态度十分的愤慨,但是,那所长竟然默认了他的提议。

    “真是天高皇帝远,竟然这么不把法律放进眼里!”我嘴里小声嘟囔着。

    老钟仿佛听到我的话,睁开眼对我一笑:“那个人吸进了墓室霉菌,发现的时候已经晚了,没几天好活了,几乎是无药可医,还是让他老(死)到家里吧!”他在说这个事情的时候仿佛在说一件不相干的事情,神情平淡得让人可恨。那所长也没想到老钟的答案会是这样,一下子紧张起来。我突然替那些审讯的干警担心起来。

    这时候已经到了医院,老钟边下车边说:“不用担心,其他的人不会有事,只要离开那个墓室,霉菌的作用就消退了,只是那小子倒霉而已!”虽然说得含混不清,但是那个所长的神情是明显地轻松了下来。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