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设置: 18

十、绝症

    星期天上午,我们全家一起到b市最好的医院,与肿瘤科的癌症专家韩布强医生见面。韩医生告诉了我们最终诊断结果:癌已经扩散到了我哥哥的淋巴结,手术治疗已经没有意义。

    妈妈听到这句话的一刹那就捂着脸哭了起来,我看到爸爸的身体都有些摇晃起来,尽管他是坐着的,但我仍然担心他会突然栽倒。反倒是哥哥显得比我们三个人都要坚强和平静。

    “我从不吸烟,为什么会得肺癌呢?”他问。

    “这个很难说,吸烟不是引起肺癌的唯一途径,很多因素都是导致肺癌产生的原因。”

    “如果不能手术的话,那我现在该怎么办?”

    “我们可以试着给你做放射或是化疗。”

    我妈妈流着泪说:“韩主任,我儿子刚刚检查出来……怎么就会是晚期了呢?”

    “肺癌是最致命的一种癌症,因为它通常不能在早期发现。当被发现时,它一般已经扩散到了颈部和腹部的淋巴结。而且,我不认为您儿子的症状是最近才出现的。”他望向我哥哥,“我猜你的咳嗽至少已经持续有半年了吧?而且有时候还会咯血?”

    “……是的。”哥哥无奈地承认。

    妈妈失控地喊道:“洛森!你为什么都没有告诉我们?”

    “我以为,没有这么严重……”哥哥惭愧地说,“妈妈,你知道,学校的最后一个学期对我来说尤为重要。”

    “那也没有你的命重要!”一向稳重的爸爸在此刻咆哮起来,“你怎么这么不懂得爱惜自己的身体!”

    “其实,上和学期我去校医那里看过一次的,但当时可能我和医生都没有引起重视……”

    看到我爸爸又要发火,韩医生说道:“请你们保持冷静。不管怎么样,事情已经无法改变了。现在,我希望你们能支持患者积极配合治疗。”

    “化疗究竟会起到多大作用?”哥哥问。

    “化疗会有效的,它可能不会延长你的生命,但可以使你剩余的时间过得更有质量,”韩医生说,“不要急于下决定。仔细考虑一下吧。”

    我不知道我们是怎么回家的。我们一家人的灵魂似乎都丢在了医院里。

    哥哥躲在自己的房间里,整整一个下午没有出来;妈妈也把自己关进我是,不希望别人听到她啜泣的声音;爸爸一言不发地坐在客厅里,好像一瞬间就苍老了十几岁……我就这样亲眼看着我们全家人在残酷的绝症面前崩溃了,心痛地难以呼吸。

    晚上,爸妈还是逼迫自己调整了情绪:除了坚强地面对现实,他们别无选择。在客厅里,他们和哥哥长谈了一次,主要是告诉他不要放弃希望。最后,哥哥在他们的劝说下作出了化疗的决定。

    就这样,哥哥放弃了他热爱的生物研究,住进了医院的癌症病房。那屋子里装满了鬼魂,也许一年,甚至几个月之后,我哥哥就会成为它们中的一员。

    当时,我们谁都没有想到,有一种方法可以让我哥哥留下来——直到四个月后。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