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设置: 18

第十四节

    第二天中午吃过饭后,余凯琳和孟晓雪漫步到一个广场。在一张休闲木椅上坐了下来,余凯琳把日记的事告诉了孟晓雪。孟晓雪十分震惊,同时显得有些激动。

    “怎么样,现在证实我说的话了吧?我就告诉你,那个女房东有问题!”孟晓雪说,“你检查没有,没丢什么东西吧?”

    余凯琳摇头。“没有,我现在又没什么钱,那屋里的家具本来就是她的,能丢什么呀。”

    孟晓雪思索了一阵,说:“那她就是那种有癖的人,以窥探别人的隐私来获得某种——这种人的心理严重不正常!”

    “我现在怎么办?”余凯琳忧虑地问。

    “别在那里住了呗!她有这种怪癖,你还敢挨着她住呀?”

    “我也不想再住在那里了,可是怎么叫她退房租呢?”

    “你就拿着日记本去找她当面对质,她肯定没话说。”

    “可我有什么证据证明日记本上的酒迹就是她造成的呢?她完全可以不承认,说是我自己弄的。”

    孟晓雪想了想。“确实,你要真跟她闹翻的话,对你不利。”

    “可不是吗?我现在还欠着她五千块钱呢。她要是一怒之下叫我还钱,我哪儿有钱给她?”

    “要不……你把房门换把锁。这样她就进不来了。”

    “这个我也想过,但这样一来,不就摆明了是怎么回事吗?这和跟她明说有什么区别?”

    孟晓雪叹了口气。“照你这么说,就不好办了。”

    “要不怎么找你商量呢?就是因为我没主意呀。”余凯琳为难地说,“主要是我借了她的钱,就受到牵制了。”

    孟晓雪缄默了一阵,喃喃道:“这个女房东奇怪的地方太多了一四十多岁了不结婚、喜欢怪异的口味、夜晚在家里跑步,还有别人隐私的特殊喜好……看来,我担心的事并不是没可能……”

    余凯琳纳闷地问道:“晓雪,你担心什么事?”

    孟晓雪望着余凯琳,犹豫半晌,咽了口唾沫。“凯琳姐,我说出来,你可能会害怕……”

    余凯琳不安地望着她。“你说吧。”

    “我觉得,这个女房东……也许跟报纸上报道的那起杀人碎尸案有关系。”

    余凯琳“啊”地低呼一声,霎时骇得脸都白了。她惊恐地捂住了嘴:“晓雪,你可别吓我呀!”

    “我当然不是故意想吓你。”孟晓雪说,“其实,那天在你那里住了一晚上后,我就产生这个想法了。但就是害怕吓着你,所以才一直没跟你说。今天听到你说那房东趁你不在的时候到你屋里去偷看日记,再加上我那天晚上一些设身处地的感受——我觉得她越来越可疑了,也许,她真的……”

    “别说了,晓雪……”余凯琳害怕地双手交叉抱住手臂。

    孟晓雪见余凯琳怕得厉害,安慰道:“我也是猜测的而已,可能没这么严重吧。”

    “可如果是真的呢?”余凯琳颤抖着说,“那我……岂不是危险极了!”

    孟晓雪说:“凯琳姐。你住到黎昕那里去吧。”

    余凯琳郁闷地说:“这几天,他都没来找过我了。也许,是我那天对他说的话太决绝了吧……他大概觉得和我已经没希望了。如果他不来找我的话,要我主动联系他,我做不到。”

    孟晓雪叹了口气:“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这么死要面子。”

    “不是面子的问题,我有我的原则。”余凯琳不想继续说关于黎昕的话题。“晓雪,你帮我想想,还有没有别的什么办法?”

    孟晓雪沉思了许久,说:“有了,我给你想了个既可以摆脱她,又能要回房租的办法。”

    “说来听听。”余凯琳急切地说。

    孟晓雪凝视着她:“首先你不露声色,假装没有发现日记的事。然后你去买一个微型针孔摄像头,安装在你房间的某个角落。如果那个房东再偷偷到你的房间里来,那么针孔摄像头就会把她的行为摄录下来。你把这个资料交给警方,就能控告她侵犯隐私。这样的话,不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要求她退还你的房租了?说不定还能获得一笔赔偿金。”

    “赔偿金我就不要了,只要能拿回房租,离开那里,我就心满意足了。”余凯琳顿了一下,迟疑地说。“你说的这个办法真的有用吗?”

    “相信我,这种有癖的人,绝不会只犯偶尔一次,她一定会再次到你的屋里去的。说不定,她已经去过很多次,只是这次才让你发现而已。”孟晓雪略微停顿,补充道,“我可不是胡乱猜测的。想想看,她竟然在你的房间里边偷看日记边喝红酒,可见有多么地胆大妄为、肆无忌惮!就凭这一点,就能判断出她是个老手。以前住在那里的房客恐怕都曾是她的觑视对象。”

    余凯琳打了个冷噤,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她承认孟晓雪分析得很有道理。

    “怎么样?你要用我这个办法试试吗?”孟晓雪问。

    余凯琳略微考虑,点了下头。“哪里有卖微型针孔摄像头?”

    “电脑城里都有卖。”孟晓雪朝街道一侧望去。“这附近不就有一家挺大的电脑城吗?”

    余凯琳从长椅上站起来。“我们现在就去买吧。”

    两人来到电脑城,找到一家专卖电脑配件和摄录器材的店铺。孟晓雪帮余凯琳问道:“老板,你们这里有微型的针孔摄像头吗?”

    四十多岁的男老板望了她们一眼,问:“你们买来做什么?”

    “我们开了家服装店,想买来当监控。”孟晓雪瞎编了个理由。

    “嗯,那行。”男老板点了下头,“主要是公安局打了招呼,要我们卖这些特殊商品的时候,问清楚买主的用途,不能用来做不合法的事情。”

    余凯琳和孟晓雪迅速地彼此看了一眼。

    男老板问:“你们要高级点儿的,还是普通点儿的?”

    “要便宜的。”余凯琳说。

    男老板应了一声,从身后的货柜里拿出一个机身只有火柴盒的一半那么大的微型摄像头出来。余凯琳和孟晓雪凑近仔细观看——这小玩意儿的镜头只有圆珠笔芯那么细,整体是黑色的,如果安在某个角落的话,极难被发现。

    “这个多少钱?”余凯琳问。

    店主又拿出一堆小东西出来。“加上无线接收器、装在电脑上的采集卡和接收机专用电源适配器,一共560元。”

    “啊,这么贵呀……”余凯琳咋舌。

    “这还贵啊?”男老板笑道,“我给你拿的都是最便宜的了。”

    “可不可以再便宜点儿?”孟晓雪说。“我们以后还会来照顾你的……”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最后以520元成交。男老板教了她们使用方法,包括怎么安装针孔摄像头、接收器怎样连接电脑、如何将视频信号转存在电脑中,等等。

    两个人走出电脑城,余凯琳叹息道:“唉,看着都没钱了,还要花500多买这个玩意儿——希望真的能派上用场。”

    “等着瞧吧,会有用的。”孟晓雪自信地说。

    余凯琳看了下手表,现在是中午一点过,离上班还有一个多小时。她说:“我们回公司去休息会儿吧。”

    孟晓雪点了下头,两人刚走了几步,余凯琳皮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她拿出来看了一眼,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喂,你好。”余凯琳接电话。

    “请问是余凯琳女士吗?”一个男人的声音。

    “对,你是?”

    电话里的人跟余凯琳说了接近一分钟。孟晓雪在一旁观察到,余凯琳渐渐,露出意外而惊愕的表情。好一阵后,她呐呐道:“哦,好的……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孟晓雪问:“怎么了,谁打的?”

    余凯琳神情有些恍惚。她张着嘴愣了好一阵,说:“发生了意想不到的事。”

    “什么事?”

    余凯琳望着孟晓雪:“刚才的电话是医院打来的,说韦隽刚才出车祸了!”

    “啊?”孟晓雪叫了一声。“怎么回事?”

    “具体的我也不清楚,那医生只说她头部受伤了,现在处于轻度昏迷中,需要做个小手术,还要进行全身检查——估计不是很严重。”

    “他怎么会打电话给你呢?”

    “他说韦隽身上没带什么钱,却在她的上衣口袋里发现了一张我的名片,问我是不是她的朋友,叫我送点钱过去。”余凯琳茫然地问,“你说我现在去吗?”

    孟晓雪想了想:“去,当然得去。这样的话表明你没有产生怀疑,还把她当作朋友,会使韦隽放松对你的警惕,我们的计划才容易成功。”

    余凯琳沉吟片刻,点头道,“你说得对。”但立刻又犯了难,“可我哪有钱带过去啊?”

    “到了那里再说吧。总之要表示你对她的关心。”孟晓雪问,“哪家医院?”

    “四医院。”

    “离这儿不远。我们打车过去吧。”孟晓雪抬手招了一辆的士,两人一起钻了进去。车子疾速朝医院驶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