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设置: 18

第十节

    公司楼道的垃圾箱里,又插上了一束动人的鲜花,这次是淡紫色的洋桔梗。

    余凯琳真希望黎昕别再做这些无用功了——他做过的那些事,怎么可能是几束鲜花就能挽回的?

    实在是浪费时间,白费心思——也让这本该盛开在美丽花圃中的鲜花摆错了地方,就像他此刻袁错了情的爱慕一样,没有丝毫意义——她不无遗憾地想道。

    上午十点过的时候,余凯琳的手机响了,她一看号码,是家里打来的。

    她一边接听电话,一边走到楼道里。

    “喂,妈,有什么事吗?”

    电话里传出母亲焦虑的声音。“凯琳,你爸病了。”

    余凯琳心头一紧。“什么病?”

    “最近他老是头晕、胸闷,全身无力,我昨天陪他到医院去检查,医生说他的心脏出了问题,好像是得了一种叫……‘性心力衰竭’的病。”

    “这病严重吗?”余凯琳问。她没听说过这病的名字。

    “医生说这是比较严重的病,必须马上安装心脏起搏器,否则的话可能会有生命危险。”母亲的声音有些哽咽起来。

    “那就听医生的,赶紧做手术安装心脏起搏器呀!”余凯琳焦急地说。

    “凯琳,你知道,我们去年买了房子,家里的钱全花光了,还欠了亲戚十万元钱。现在我们手头只凑得出一万多块钱,做手术不够啊。”

    “医生说这手术需要多少钱?”

    “光是心脏起搏器就要两万多,再加上手术费、医药费什么的,要好几万呢!我们现在哪有这么多钱啊……”母亲呜咽起来。

    余凯琳握着手机发怔,心中阵阵。

    “凯琳,你那儿现在有钱吗?”母亲问。

    “我……”余凯琳说不出话来。她恨自己怎么如此没用,在父母最需要帮助的时候,竟然一点钱都拿不出来。

    母亲见女儿沉默不语,明白了,立刻安慰道:“没关系,凯琳,我知道你一个人在外面也不容易。这事你就别操心了,妈会想办法的。”

    “妈,你能想什么办法呀?”

    一阵缄默后,母亲低沉地说:“实在不行,只有把房子卖了呗……”

    余凯琳着急了:“这不行!房子卖了你们住哪儿呀?”

    “可你爸的病也不能不医呀。”

    余凯琳焦躁地思忖着,对母亲说:“妈,这样,你们手头不是有一万多吗?我再给你们寄一万元过来,剩下的钱你们找亲戚朋友先借着,把这个难关捱过一一千万别卖房子!知道吗?”

    “你有一万元吗?”母亲了解女儿,如果有钱的话刚才她就已经这样说了。

    “这你就别管了,我会想办法的。总之,就按我说的这样办吧。”

    母亲犹豫片刻。“……好吧。”

    “这两天我就把钱汇过来,妈,你别着急……”余凯琳又说了一些安慰母亲的话。

    挂断电话后,她心急如焚。

    话说出来倒是容易,可到哪儿去凑这一万元呢?

    她能想到的,只有借助于自己唯一的朋友孟晓雪。

    中午吃饭的时候,余凯琳把父亲得病的事告诉孟晓雪,还没等她把借钱的话说出口,聪明的孟晓雪已经猜到她的意思了。

    “凯琳姐,你说吧,需要多少钱?”孟晓雪直爽地问道。

    “晓雪……你现在有钱吗?”

    “看你借多少。”

    “……一万。”

    孟晓雪想了想。“凯琳姐,你知道,咱们工资都差不多,你没法存得起钱来,我也一样。我之所以手里还有些余钱,是因为我妈妈给我寄了些用于应急的钱——现在,这钱就先借给你应急略……”

    余凯琳感激地紧紧抓住了孟晓雪的手:“晓雪,真是太感谢你了!后面几个月,我一定省吃俭用,尽快把钱还给你!”

    “那倒不必,你迟些还给我也没关系。”孟晓雪说,“可是,我刚才还没说完呢,我手里没有一万元呀,只能借给你五千。”

    “啊……”余凯琳神情又低落了。“那还有五千怎么办?”

    孟晓雪说:“黎昕呢?”

    余凯琳咬着嘴唇不说话,眉头紧蹙。

    “凯琳姐,我觉得这种非常时候,你就别再顾及面子了。既然黎昕肯低头认错,你就给他个台阶下吧——这个时候要他帮你的话,他会万死不辞的。”

    余凯琳叹了口气。“不瞒你说,我也想过他……但是,我跟他住在一起这么久,太了解他这个人了——他是典型的‘月光族’,每个月的工资能用到月底就已经很不错了……这件事情,就算他想帮我,只怕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孟晓雪沉默了。好一会儿后,她望着余凯琳说:“我倒是想到个主意。”

    “什么主意?”

    “昨晚我们不是还在说,如果要叫你那个房东退余下的房租的话,没有合适的理由吗?现在这种状况。不就是最名正言顺的理由?”

    余凯琳眼睛一亮。“对啊,我就说父亲生了重病,一方面要用钱,另一方面我也要回老家照顾他,这样就可以要求她退房租——剩下的五千元就有了!”但随即,她的眼神又黯淡下来。“可这样的话,我住哪儿呢?我没钱再租房子了呀。”

    “你可以住到黎昕那里去啊——如果实在不愿意的话,也可以暂时到我那里去挤一下。”

    “嗯,就这么办——晓雪,你真是太好了。”主意拿定,余凯琳感觉心中如释重负,顿时轻松了许多。

    晚上,余凯琳敲开了韦隽的门。

    “凯琳,有事吗?”韦隽站在门口问。

    “嗯……”余凯琳露出有难处的样子。

    韦隽打量了她几秒。“进来坐吧。”

    余凯琳坐下来后,将事先准备好的话讲了出来:“隽姐,今天上午我接到我妈打来的电话,说我爸……”她详细地把父亲生病的情况叙述了出来,并特别强调了自己和家中都没钱的事实。

    “哦,这样啊,那你打算怎么办呢?”韦隽问,其实心中有些猜到了。

    “隽姐,现在我想不出别的办法了,只有暂时不租房子,把钱寄给家里,多少有点帮助。”

    “你是想让我把房租退给你吗?”

    余凯琳窘迫地点着头,又赶紧补充道:“啊……隽姐,不用全部退给我,只要……五千就行了。”

    韦隽盯着她的脸,许久没说话,房间里出现一种尴尬的沉默。过了一会儿,她问道:“你把租房子的钱寄回家去,那住宿的问题怎么解决呢?”

    余凯琳说:“我只有到同事租的房子那儿去挤着她住一阵子了。”

    “就是昨晚那个叫孟晓雪的吗?”

    余凯琳轻轻点头,她隐隐感觉到韦隽有些不快,不知道她接下来会是何种反应、会不会答应自己的要求——心中忐忑不安。

    韦隽从沙发上站起来,在房间里来回踱了几步,然后走到柜子前,打开柜门,当着余凯琳的面拉开柜子中间的一层抽屉,拿了5000元现金出来。

    “喏,拿着吧。”韦隽将钱递给余凯琳。“数一下。”

    “不用了隽姐。”余凯琳感激地接过钱。“感谢你能答应我这不情之请。这几天真是给你添麻烦了……我明天早上就搬走,到时候再来跟你道别。”

    看到余凯琳准备站起来,韦隽坐到她的旁边。“等一下,我可没说这钱是退给你的房租啊。”

    余凯琳一愣,不知道她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韦隽望着她。“我说过了,我把你当作朋友。现在你有困难,我怎么能眼看着你陷入困境呢?你去和你朋友挤着住,这可不是长久之计啊——这钱,就算是我借给你的。你还是继续住在这里吧。”

    余凯琳完全没想到韦隽竟然会这样,一时因愕然而合不拢嘴。良久之后,她才说道:“隽姐,这样怎么好意思呢……”

    韦隽用手势打断她的话。“如果你也把我当朋友的话,就别推辞了。”

    余凯琳心中暖烘烘的,感动不已。她点了点头,将钱放到皮包里,随即说:“隽姐,我一定会尽快还给你的——哦,对了,我打张欠条给你吧。”说着就要从包里摸出纸笔。

    韦隽按住她的手:“别写了,又不是多大笔数目。我相信你。”

    余凯琳的身心都快被洋溢出来的暖意所融化了。她满脸通红地说:“隽姐,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能遇到你这样的好人,我真是太幸运了。”

    韦隽笑着说:“别说这些了。朋友嘛,有困难的时候就该互相帮助。”

    余凯琳站起来,“隽姐,那我就过去了。”她最后说道,“真的很感谢你。”

    韦隽微笑着,送她到门口。

    房门关栊后,屋内的女人嘴角浮起一丝捉摸不透的浅笑。

    余凯琳回到自己那边,打开皮包把钱数了一遍——没错,五千元整。

    太好了,事情竟然比想象要顺利得多,不但在一天之内凑到了一万元,还避免了被迫向黎昕屈服的难堪局面。

    余凯琳躺在床上长长地舒了口气。这时,她想起之前对韦隽的种种猜忌和误解,简直觉得脸红心臊、羞愧难当。

    为了平衡自己的心理,同时也是出于对韦隽的感激,她决定这个周末请韦隽吃一顿饭,好好回报一下女房东——不,是新朋友。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