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设置: 18

第八节

    余凯琳以前都是盼着早些下班,但今天,她第一次希望在单位待的时间久一点。

    今天中午和孟晓雪谈论的那些话题,真的有点吓到她了——她甚至有些后悔自己一个人出来租房子住。也因此,她更恨黎昕了——如果不是他做了那种肮脏的事,她又怎么会处于如此境况呢?

    下班的时候,余凯琳终于忍不住了,她拉住了正准备离开的孟晓雪。

    “晓雪,今天……你能不能到我那里去陪我住一晚上?”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孟晓雪一愣,但立即明白了。“凯琳姐,是不是我们今天中午说那些吓到你了。”

    余凯琳无法逞强,只有点头。

    孟晓雪想了想。“我去陪你住一晚上倒是可以,但这也不是长久之计啊,我总不能每天都去陪你睡吧?”

    “我不会叫你每天都陪我的。主要是今天刚说了这些事,我特别害怕,过几天就会好些了。”

    孟晓雪叹了口气。“唉,你这是何苦呀。人家黎昕要保护你,你又不肯。却找我陪你一起住……”

    “好了好了,我说过别提他的。”余凯琳烦躁地说,“你就说陪不陪吧。”

    “陪,陪,今天我就当一回‘三陪’吧!”孟晓雪做了个鬼脸,“但条件是你得请我吃牛排!”

    “鬼丫头,撑死你!”余凯琳嗔怪道,旋即露出笑颜。

    两个女人到西餐厅去吃了顿丰盛的晚餐,然后又去逛附近才开张的大商场。两人各收获了一件衣服,孟晓雪还买了一顶漂亮的帽子。两个人的心情都很好,余凯琳心中的恐惧感被渐渐驱散了。

    回到租房子那里,已经是九点过了。

    孟晓雪进屋之后,在整间屋子里转了一圈。“这房子是挺不错的,干净,也比较清静,1500确实划算。”

    “可惜就是只有一间屋。要是像你租的房子那样,是一套大房子的话,就可以和别人合租了。”

    “合租也有很多弊端的。”孟晓雪坐到沙发上,翘起二郎腿。“比如说共用卫生间。有时你想上厕所。偏偏又有人占着,急死人。”

    余凯琳倒了杯水端过来,递给孟晓雪。“我现在觉得这些都不要紧。最重要的是安全问题。”

    “这倒是,一个人单独住,到了夜里挺让人发怵的。”孟晓雪喝了口水,把杯子放到茶几上。

    两人坐在沙发上闲聊了一会儿,门外传来敲门的声音。

    “这么晚了,谁会来找你?”孟晓雪问。

    “还会是谁,就是那个女房东呗。”余凯琳压低声音,“这下你可以看看她了。”她站起来,走到门口把门打开。

    果不其然,韦隽站在门口,手里又端着一盘黄灿灿的油炸食物,笑容满面地对余凯琳说:“凯琳,今天这么晚才回来呀。你看,我又做了些油炸饼,带几个来你尝尝。”

    “哎呀,隽姐,这怎么好意思呢,经常都吃你的东西。”

    “客气什么,咱们是邻居,又是朋友嘛!”韦隽把盘子递给余凯琳。“还不知道你吃不吃得惯呢。”

    余凯琳简单地客套一句后,便不推却了,把盘子接过来:“那真是谢谢了,隽姐,进来坐会儿吧。”

    “好啊。我一天待在家里闷死了,也想跟你聊会儿天……”正说着话走进屋来,韦隽一下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孟晓雪,脸上的笑容骤然消失了,表情变得僵硬起来。

    “原来,你这里还有客人啊。”她望着孟晓雪,冷冷地说了一句。

    余凯琳赶紧介绍道:“是啊,她是我公司的同事,叫孟晓雪。”

    孟晓雪从沙发上站起来,走过来主动伸出手来。“你是隽姐吧,你好。”

    韦隽打量了她几眼,又望着她伸出来的手,好半天才伸出手来,几乎是轻轻地跟她碰了一下,就缩了回来。

    余凯琳招呼道:“隽姐,坐吧,我给你倒杯水。”

    “不必了。”韦隽面无表情地说,“既然你有朋友在这儿,那我就不打扰了吧。”

    “没关系啊,隽姐,我们又没什么事儿。可以一起聊会儿天嘛。”

    “改天吧。”韦隽摆了下手,转身拉开房门,出去了。

    余凯琳端着一盘油炸饼,呆呆地站在原地,然后茫然地望向孟晓雪。

    孟晓雪重新坐到沙发上,用手指轻轻按着嘴,然后摇着头,发出一声难以置信的嗤笑。

    余凯琳坐到她身边,将装着油炸饼的盘子放到茶几上,尴尬地说:“我真没想到,她竟然会这样。”

    “她这算是什么意思?”

    “我也不懂。”

    “她本来笑嘻嘻地要进来和你聊天,看到我后,态度大变……”孟晓雪思忖着。“她显然是冲我来的。”

    “可是,这怎么可能呢?”余凯琳感到难以理解。“她又不认识你,没理由讨厌或排斥你啊。”

    孟晓雪凝视着余凯琳。“我中午就跟你分析了,她可能有些不正常,现在看来果然如此。这种人的心态和想法跟一般人不同。不能用正常人的思维去判断她的举动。”

    “那你觉得她这是怎么回事?”

    孟晓雪低头思索,半晌后抬起头来。“我看她刚才的表现,就像是在吃醋一样。”

    “什么?”余凯琳感到啼笑皆非。“吃醋?我们都是女人,她吃什么醋?”

    孟晓雪摆了下手。“不是那种意义的吃醋。我的意思是,像她这种深居简出、性格孤僻的单身老姑娘,在看待某些事情的时候,可能会非常偏执。比如说,她希望她是你唯一的朋友。而不愿你再结交别的朋友——如果你没有如她所愿的话,她就会很生气。”

    余凯琳听孟晓雪这样一说,想了起来——租房子的第一天,韦隽说,她没有多少和别人接触的机会,希望能和自己成为好朋友:而当时自己顺着她的意思说有种孤独感,身边也没什么朋友……难道,她现在看到自己和孟晓雪在一起,竟会把这当成一种背叛?

    呆了半晌,余凯琳呐呐道:“确实……有你说的这种可能。”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你最好和她保持距离。”孟晓雪严峻地说,“对这种乖僻、喜怒无常的人只能敬而远之。”

    余凯琳望着那一盘油炸饼,为难地说:“可是,并不是我要主动和她接触呀。你瞧,她不时就会送上一些食物、小点心之类来让我品尝。我如果不接受,她又会觉得我不领情:但接受的话,那不就意味着和她的关系近了?”

    孟晓雪也望向那黄灿灿的油饼,不禁扑哧一笑。“不知道这回的油炸饼又会是什么怪口味。”

    余凯琳说:“要不咱们一人尝一个?”

    孟晓雪和她对视几秒,憋着笑说:“好吧,我还真有点好奇。”

    余凯琳从盘子里拿起两个饼子,递了一个给孟晓雪。两人盯着那油饼看了几秒,同时咬了一口。

    孟晓雪细细咀嚼着。“我觉得……这味道还好吧,没有太难吃呀。”

    “确实。”余凯琳说,“比较起那天的肥肠盖浇饭和加了奶油的清茶来说,这个味道还算是正常的。”

    “就是油太多了点,吃起来有点闷。”孟晓雪又咬了一口,看到了油饼里包的肉馅。“还有……这个肉的味道怪怪的,我怎么吃不出来是什么肉啊?”

    “嗯……肉微微有点腥味。”余凯琳说,“可能是羊肉吧。”

    “不像。”孟晓雪摇着头说,“羊肉的颜色没这么红。可要说是牛肉的话,口感又不对。”

    这时,余凯琳已经停止吃油炸饼了。

    孟晓雪说:“这肉……不会是不新鲜吧。”

    “我也不知道。”

    “算了,咱们别吃了。”孟晓雪把剩下的油饼放回盘子里。“不管肉是不是真有问题,反正心里已经不舒服了。”

    余凯琳望着那满满一盘油饼,犯了难:“还有这么多,怎么办啊?”

    孟晓雪说:“倒掉呗,这种来历不明的肉做成的油饼,吃了之后不定会出什么问题呢。”她端起盘子,走到垃圾桶旁,踩住开关,将整盘油炸饼全都倒了进去。

    “哎……”余凯琳觉得毕竟是人家的一番心意,有些不忍,但还没来得及阻止,就已经被倒掉了,只好作罢。

    孟晓雪的一只手上沾满了油,对余凯琳说:“我先洗澡了。”

    “好。”余凯琳站起来,“我给你找条睡裙吧。”

    孟晓雪接过余凯琳递给她的一条粉色睡裙,走进卫生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