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设置: 18

第六节

    早上,余凯琳出门的时候,判断韦隽应该起床了。她走过去,轻轻敲了敲隔壁的房门。

    过了好一会儿,韦隽才打开房门,看见余凯琳后,她笑着说道:“早晨好啊,凯琳。”

    “早晨好,隽姐,我没打扰你睡觉吧?”

    “没有,我一向都是早起的。有事吗?”

    “唔……没什么,隽姐,我就是想跟你说一声……对不起。”余凯琳带着歉疚的表情说。

    “什么事啊?”韦隽好像一点也不明白。“你为什么要道歉?”

    “就是昨晚的事。我想了想,我真是太固执了……你一番好意请我喝茶,我却没有领情……”

    韦隽望着余凯琳,好像过了许久才理解她的意思。她大笑起来:“原来就为这个呀?我还以为什么事儿呢——嗨,别放在心上,有什么呀!”

    余凯琳也笑了起来。“隽姐,你没生我的气就好。”

    韦隽嗔怪地轻轻打了余凯琳的肩膀一下。“我哪有你想的这么小气啊!咱们是邻居,又是朋友,应该互相理解嘛。”

    “是,你说的太对了。”余凯琳微笑着。“那……隽姐,我上班去了。”

    “唉,好——对了,你吃早饭没有,我正在蒸包子,你拿两个去吃吧。”

    “不用了隽姐,我买了面包和牛奶,刚才吃过了。”余凯琳冲韦隽挥了挥手,朝楼梯走去。“走了啊,拜拜!”

    韦隽也冲余凯琳挥挥手,目送着她走下楼。然后,她转身回到屋里,将门关上。

    她走进厨房,继续着刚才正在做的事——用抹布将案板上剩下的血迹擦掉,接着又将菜刀上的血污冲洗干净。

    案板旁边的一个大碗里,装着一碗肉丁,那是包子馅剩下的材料。

    韦隽将冒着热气的蒸锅揭开,里面有六、七个大包子,她用筷子把包子夹起来放在一个盘子里。

    冷却一阵后,她用手拿起一个包子,送到嘴里咬了一口,细细品味。过了十几秒,她缓缓摇头,把包子丢进了垃圾桶。

    随后,她端起灶台上那一大碗肉丁,走进卫生间,把这些肉丁全倒在了下水道里,放水冲了好几分钟。

    她深深地叹了口气,显得很失望。

    余凯琳来到公司,刚走到自己的工作位置,愣住了。

    在她的办公桌上,摆放着一大束包装精美、欲滴的黄玫瑰。旁边的女同事见她来了,羡慕地说:“余凯琳,你男朋友真好,一大早就送花过来,多浪漫呀。”

    余凯琳冲她淡淡笑了一下,然后将花拿起来,看了看挂在上面的卡片。只是轻轻一瞥,就将那卡片揉成了一团。

    随即,这束玫瑰花被插在了公司楼道的垃圾箱里。

    到了中午吃饭的时间,余凯琳害怕那烦人的家伙又会出现在大门口,她直接拉着孟晓雪走后门的通道。

    坐在一家小餐馆里,余凯琳和孟晓雪点了一荤两素一汤,然后聊着天等待上菜。

    “真是可惜了。”盂晓雪摇着头,不无遗憾地说。

    “什么可惜了?”余凯琳问。

    “那束黄玫瑰呀。这么美的花,就被你装饰垃圾箱了。”

    余凯琳笑道:“早知道你喜欢,就送给你带回家去了。”

    “算了吧。那等于是我接受了黎昕送的花,这算是怎么回事儿?”

    余凯琳脸上的笑容消失了。“晓雪,你以后……别在我面前提黎昕了。”

    孟晓雪望着她。“凯琳姐,你和他到底怎么了?我就问这一次,以后我都不提他了。”

    余凯琳沉默良久。“他背着我,跟别的女人……”

    “我一猜就是这么回事!”孟晓雪气呼呼地说,“男人都这个样,朝三暮四!东窗事发后,又想尽办法来弥补,以求挽回你的心——实际上谁知道是不是虚情假意!”

    余凯琳缄默不语,似乎孟晓雪的话触碰到了她心中的痛处。

    心直口快的孟晓雪似乎意识到了这一点,她赶紧话锋一转,安慰道:“不过,男人嘛,总有犯糊涂的时候。如果他能知错就改,保证没有下回,原谅他一次也是可以考虑的。我从黎昕的行动来看,他可能真的是下定决心痛改前非了……”

    余凯琳打断孟晓雪的话:“别说了,晓雪。你不知道具体情况,他不是跟一般的女人来往,而是……”

    说到这里,她无法继续下去了,抬手捂住了嘴,脸上露出极度厌恶的表情。

    孟晓雪感觉事有蹊跷。试探着问道:“是什么?”

    余凯琳把头扭到一边,深吸了口气。“算了,我真的不想讲了。晓雪,你也别再问了。”语气很强硬,没有商量的余地。

    孟晓雪虽然很想探知,但又不好勉强,只有作罢。

    这时,她们点的菜上来了,在碗里添上饭后,两人开始进餐。

    吃到一半的时候。余凯琳忽然想起了什么,问道:“对了晓雪,你知不知道,我们市最近是不是发生了杀人碎尸案?”

    孟晓雪差点被口中的那一块肉噎住。“凯琳姐,你能不能别在吃饭的时候说这种事啊!”她皱起眉头。

    “啊,对不起。本来我昨天就想问你的,结果后来忙起来,就忘了。”

    孟晓雪放下筷子,用纸巾擦了下嘴。“你是从哪儿知道的?报纸上?”

    余凯琳摇头。“不,是昨天黎昕告诉我的。他想以此为由叫我回去继续跟他住在一起,但我不怎么相信,觉得他可能是唬我的——怎么,真有这样的事?”

    孟晓雪目光低垂,片刻后,抬起头来凝视着余凯琳。“凯琳姐,其实,你租房子那天,我就想告诉你这件事了……但是,我又害怕吓着你,所以就没有明说,只是提醒你注意安全。”

    “你早就知道了?”余凯琳诧异地问,“这事我之前怎么完全没听说?”

    “我也是听租房子那儿一个朋友说的。她是在另一个朋友家的报纸上看到的。但这件事情也许是受到了政府或警方的控制,据说报道这起事件的那一期报纸在当天就被全部回收了,然后网上与此相关的消息和帖子也被全部删除——也许是害怕引起市民恐慌,或者是对我们市的形象造成不良影响。”

    余凯琳呆滞地说,“难怪我完全不知道呢……”突然又急切地问道,“听说被杀的是一个外地的单身女人,这是真的吗?”

    孟晓雪想了想。“这我倒没听说,不过确实有可能。”

    余凯琳捂住嘴,露出恐惧的神情。

    孟晓雪说:“凯琳姐。我听说警察现在还没能抓到凶手,而且报纸上说这个凶手有持续作案的可能,提醒大家注意安全。我觉得……你现在一个人在外面住,真是挺让人不放心的。要不,你忍一口气,听黎昕的,回他那儿去住吧。”

    余凯琳断然摇头。“那不可能——这样的话不是正中他下怀了?他告诉我这件事就是这个目的,我才不会让他这么轻易得逞。”

    孟晓雪凝视着余凯琳,轻轻一笑。“其实,我看得出来,你还是爱着他的。”

    余凯琳的心好像被针刺了一下,隐隐抽痛。但她立刻矢口否认:“别胡说我是下定了决心和他分手的,绝不是闹着玩!”

    “但人的心态是会随着时间慢慢改变的,况且有些人虽然可恶,但你真正地失去了他,又会觉得……”

    “好了,晓雪,别说这些了。”余凯琳截断话头,用手势示意孟晓雪别再说下去。

    孟晓雪耸了下肩膀,转移话题。“你现在住的那个地方怎么样?”

    “房子还是挺好的,房租也合理。”

    “可你毕竟是一个人呀。不像我,和朋友之间彼此还能有个照应。”孟晓雪现在是和几个认识的朋友一起合租的房子,相对余凯琳来说,境况要稍好一些。

    “我有什么办法呢?”余凯琳叹了口气,沉吟一下。“不过,我也不能完全算是一个人……起码还有房东住在旁边当邻居,必要时也能互相照应一下吧。”

    “就是你说的那个四十多岁还没结婚的老姑娘?”孟晓雪忍不住有些想笑。“她这个人怎么样?”

    “还好吧,挺热情的。就是吃东西的口味有些古怪,而且……有些时候,有点儿热情过度了。”

    余凯琳把昨晚在韦隽家喝茶的经过讲给孟晓雪听。

    “啊?她也太强人所难了吧?”孟晓雪皱起眉。“她怎么能逼着别人尝试那些奇怪的口味?”

    “算了,后来我想了下,她也没恶意的。她是把我当成朋友,才会这样吧。”

    “和这种人当朋友,我可受不了。”孟晓雪吐着舌头说。

    沉默片刻,余凯琳说:“对了,我发现,她好像还有一些怪癖。”

    “什么怪癖?”

    “昨天晚上十一点半的时候,我听到隔壁传来跑步的声音,一直跑了半个多小时呢。”

    “睡觉之前跑步?”孟晓雪诧异地张大了嘴。“那样会令神经兴奋啊,还睡得着吗?”

    “可不是吗?我也是这样想啊,谁会在这么晚的时候跑步呀。”

    “你没问问她这是怎么回事?”

    “没问。我觉得这是人家的事儿,我管不着。”

    “我又没叫你去干涉她。你不是说她很想跟你做朋友吗?你就以朋友的身份去跟她说,睡前运动对健康非但无益,反而有害——这样就可以很自然地跟她聊这件事了。”

    “还是你会出主意。”余凯琳说,“下次我就这样跟她说。”

    孟晓雪望着没吃完的饭莱。“你看,好好的一顿中午饭,我们却在说这些话题,现在还吃得下吗?”

    “怪我。”余凯琳笑道。“下次我请你吃顿好的。”说着,她招呼服务员。“买单吧。”

    两人离开小餐馆,在路上默默地走了好几分钟,彼此都没有说话,似乎都在想着什么心事。

    忽然,孟晓雪突兀地说道:“凯琳姐,我觉得……你隔壁的那个女房东,也许不是个普通人。”

    余凯琳停下脚步。“什么意思?她不是普通人,是什么人?”

    孟晓雪迟疑着说:“我的意思是,她可能是那种……有些不太正常的人。”

    “你为什么会这么觉得?”

    “你想啊,她四十多岁还不结婚:喜欢那些怪异的口味,还逼着别人尝试:大晚上的跑步——这些事情,都显得她有些不正常啊。”

    余凯琳思索着说:“我觉得……没你说的这么严重吧。我还没有觉得她有怪到不正常这种地步。”

    “反正我提醒你一点——这种有着古怪嗜好的独身老姑娘,往往都有些偏执倾向,容易出现极端行为。如果你没惹到她,可能还好:但如果有一天,你冒犯了她,说不定她就会做出一些让你意想不到的事情出来。”

    余凯琳这时想起了刚去租房子的时候,韦隽对那对男女冷若冰霜,但面对自己时,很快又变得热情无比,前后态度的转变真的很大。她忽然有些不安起来:“晓雪,你可别说这些话来吓我呀。”

    孟晓雪显得有些为难:“凯琳姐,其实我也知道,你现在一个人在外面住,又是跟这个房东当邻居,本来是不该说这些话让你觉得不舒服的。可是……我真的有这样的感觉啊。而且你不知道——我的直觉比一般人要准得多。”

    “好了,别再说这些了。”余凯琳不想继续谈论这个话题。“总之我会注意的。”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