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设置: 18

第一节

    余凯琳打开电脑,发现自己在网上发布的求租房信息有人回复了,并留下了联系方式和地址。

    太好了。她一分钟都不想再等,立即拨通那电话号码。

    房东是个女人。余凯琳和她简短地说了几句,女房东不愿在电话里多说,表示具体情况可以见面后细谈。这也正是余凯琳希望的——她迫切地想看房子。

    挂了电话后,余凯琳将房东的电话和地址抄在一张纸条上,然后关掉笔记本电脑,将它塞到装满衣物的皮箱里。

    出门之前,余凯琳回头望了一眼这个曾经带给她温情,现在却只剩心伤的单身公寓。

    拜拜了,黎昕。你没我了。

    出租车在市区一条不太热闹的街道上停了下来,余凯琳看了一眼纸条上的地址,没错,就是这儿。

    她从出租车的后备箱中取出皮箱,将箱子的轮子放下来。拖着它朝纸条上所写的巷子走去。

    四粜巷11号,一栋二单元,二楼——余凯琳对照着地址——她现在已经站在楼下了。还好,皮箱里多数是一些衣物,不算太沉,她两只手一起拎着箱子上楼。

    拐过楼梯口,快到二楼走廊的时候,余凯琳听到走廊上有人在大声说话,她探头朝斜前方望去,看到走廊上一对男女站在一间房屋的门口,正和屋内的女主人在争执什么。

    “怎么可能这么贵?”打扮入时的年轻女人尖声道,“现在租房的行情我们都了解,就是市中心最好地段的房子也不可能租这个价!”

    一个冷漠的声音。“我的房子,要租多少钱由我定,你们要是嫌贵的话,就请便吧。”余凯琳看不到这个说话的女人,她站在房间内。但余凯琳从声音听出,这好像就是之前跟自己通过电话的人。

    难道在我之前,还有人约了来看房子?余凯琳心中暗忖——他们嫌贵,到底要多少钱一个月?

    站在门口的高个子男人犹豫着。“少500元吧,我们最多接受这个价。4000元一个月实在是太贵了!”

    什么!4000元一个月?一个一居室的单间!余凯琳大吃一惊——这个房东是不是疯了?她以为这是哪儿——西湖边?还是海景公寓?或者她把房子装修成了总统套房?

    “不讲价。”那冰冷的声音说,“要不你们去问问别的出租房吧。”她好像想关门了。

    “我们走吧。”年轻女人觉得没有谈下去的必要了。

    这附近没有房源了,房子都租完了——余凯琳是在网上了解到的——而此刻,那男人似乎也在想同样的问题。他站在门口沉思着,然后咬咬牙。“好吧,我们先租一个月!”

    女房东好几秒钟没有说话,似乎她也没想到这男人居然会答应下来。片刻后,她说道:“好吧,先预交半年的房租。”

    “什么,半年?”高个子男人惊讶地叫嚷道,“这么高的租金……你要我们一次性付给你24000元?”

    “就是这样。”

    “我昨天跟你打电话的时候,你说过,是以季度来交房租的!”年轻女人怒斥道,“你怎么能言而无信?”

    沉寂了一刻。余凯琳听到女房东说:“好了,我不想再说了,这房子我不租了。”

    “我也看出来了,你根本就不想租给我们。”年轻女人尖酸地说,“你就等着哪个傻瓜来租你这套破房子吧!”

    说着,她拉起男友的手,怒气冲冲地朝楼梯走来。经过余凯琳身边的时候,他们和她对视了一眼。

    余凯琳望着这对气急败坏的男女,在心中说——没必要去碰壁了,趁早走吧。

    她正要拎着皮箱转身下楼,女房东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看到余凯琳,问了一声:“你是来租房子的吗?”

    余凯琳回过头,看到了刚才只闻其声的女房东——四十岁左右,小眼睛,塌鼻梁,脸颊上散布着雀斑,发型老气得像八十年代老电影里的人物。此刻,她穿着一身松垮肥大的深色套裙,耷拉着脸,以一种审视的目光盯着自己。

    余凯琳看到这个女房东,心里多少有些明白刚才那对男女为何会有此遭遇一一这种古板女人一看就知道是那种不好打交道的人。“啊……我,不租了。”她回答。

    “你刚才跟我打了电话。”女房东听出了余凯琳的声音。

    “嗯,对……”余凯琳有些尴尬。“但是,我付不起这房租。

    女房东没有理会余凯琳说的话,她走近过来,凝视着余凯琳。“你不是本地人,是吗?”

    余凯琳被她看得有些不自在。“是的。”

    “你养宠物吗?会很吵的那种。”她分明指的就是狗,却不明说出来。

    “不,我从不养任何宠物。”我养我自己都困难,她想。

    “你喜欢邀约人聚会吗?”

    “不,我是外地人,没几个朋友。”

    “你有没有什么特殊的生活习惯?”

    余凯琳一愣。“你指什么?”

    “比如说,晚上熬夜上网,白天睡觉什么的。”

    余凯琳摇头。“我是那种典型的上班族,你说的这种生活方式不属于我。”

    女房东微微点头,像是对余凯琳的回答很满意。最后问道:“你有男朋友吗?”

    余凯琳张着嘴,难以置信地轻声一笑:“对不起,这跟你有什么关系吗?或者说,这跟我租房子有关系吗?”这话她刚才就想说了。她只是租个房而已,不想接受像警察查案般的审问。

    “没关系。”女房东说,“我只是觉得,像你这样的美人儿,身边肯定不乏追求者吧——随便问问而已。”

    余凯琳发现她还凝视着自己,显然还没放弃这个问题的答案。“我没男朋友。”她有些不痛快地答道——事实上,我刚和男友分手——这句没有说出来。

    女房东听到这回答,不知出于何种心态,脸上露出了笑容。“好的,房子我租给你了。”

    “真感谢你,可是,我刚才说了,我付不起这么贵的房租……”

    “1500元一个月,你觉得怎么样?”

    “什么?”余凯琳怀疑自己的耳朵。“多少钱?”

    “我说,1500元一个月,把房子租给你。”女房东放慢语速,又说了一遍。

    余凯琳惊讶地张大了嘴。“可是,刚才那两个人……4000元一个月你都没有租给他们……”

    女房东摆了下手:“别提那两个人了。老实说吧,我不喜欢他们,所以故意抬高价格刁难他们的。”

    她顿了一下。“我觉得,租房子这种事情也是要随缘的。如果租给了不投机的人,以后相处起来一定会不愉快,还不如不租呢。”

    “相处起来?”余凯琳没懂。“我们会住在一起吗?”

    女房东指着身后的两问房子。“这一层的两套单间房都是我的。我自己住左边那间,右边那间就用于出租。所以说,房子租出去后,我们就等于成了邻居,见面和接触的时间会很多的。”

    “是这样。”余凯琳点头表示明白了。

    “那么,你要租吗?”

    “当然。可是……我没法一次性付半年的房租。”

    “没关系。按季度来就行了,再加一千元的保证金,怎么样。”

    余凯琳在心中迅速地计算了一下——5500元。现在自己一共只有六千多元。不过还有半个多月就要发工资了……

    “好的,我租了。”她说。

    女房东展露出和蔼的笑容,和起初对待那对男女时判若两人。“你都不看看房子吗?”

    余凯琳这才想起最重要的事,她刚才只顾着关心房租了。“哦,是的,我连这个都忘了。”她笑道。

    “来吧,我想你不会失望的。”女房东微笑着帮她提起了皮箱。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