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设置: 18

十六、第六天

    早晨,妈妈从楼上下来,看到儿子睡在客厅的沙发上,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过了一会儿,季宁醒了,从沙发上坐起来。妈妈从厨房走过来问道:“季宁,你怎么睡到客厅来了?”

    季宁不想让妈妈知道那些可怕的事。“豆豆睡觉有点爱动,老是踢到我,我就到客厅来睡了。”

    妈妈无奈地叹了口气。“委屈你了,儿子。这个问题我也想过,总不能让你和豆豆一直挤着睡。但是,如果这个时候我们去买一张新床的话,就暗示着豆豆将长期住在这里。你外婆一定会生疑的,所以……”

    “我知道,妈妈。”季宁说,“没关系,我就暂时睡沙发吧,其实挺舒服的。”

    妈妈往豆豆睡的房间望了一眼,压低声音。“这两天晚上豆豆有没有什么异常的表现?”

    季宁心里咯噔一下。为了不让母亲生疑,他假装平淡地说:“没什么。”

    “豆豆晚上还会接到他妈妈打来的电话吗?”

    这个季宁没法说谎,因为豆豆会说出来的。“嗯……是的。”他不情愿地说。

    妈妈露出惶恐的神色。“天啊,这种怪事……到底要持续到什么时候?”

    季宁的心脏仿佛被重重击打了一下。是啊,我究竟还要渡过多少个这种恐怖的夜晚?再这样下去我会疯掉的。

    妈妈看到儿子神思恍惚,担心地问道:“季宁,你没事吧?”

    “唔……没事。”季宁呐呐道,嘴里不由自主地冒出一句话——

    “明天就会结束了。”

    “什么?”妈妈诧异地问,“你怎么知道?”

    “我也不知道。”季宁惊愕地说——他真的不知道——这句话就像是从他的潜意识中冒出来的。“我只是……有这种感觉。”

    妈妈望了季宁好一会儿。“希望如此吧。”又回到厨房去了。

    季宁呆呆地坐在沙发上,试图理解刚才那一瞬间,自己为什么会说出这样一句话。真的是来源于潜意识的想法吗,还是一种难以言喻的预感?似乎从昨天晚上开始,他就一直有这种感觉——第七天,也就是明天,会发生什么事。也许,是很不好的事……但不管怎么样,对于每晚都饱受恐惧折磨的他来说,任何有关结束现状的微妙暗示都会给他带来一丝希望之光。

    今天早上,外婆坐着轮椅和大家一起吃早饭。豆豆仍然是那么地……正常一一仅仅是对于白天而言。他对于自己每天晚上都会被短暂附身这件事,显然一无所知。

    “表哥,你为什么要到客厅里去睡啊?”豆豆剥着煮鸡蛋壳。

    外婆和爸爸都望向季宁。季宁假装轻松地用手指在豆豆的额头上轻轻点了一下。“还不是因为你。”

    “我怎么了?”豆豆纳闷地问。

    “你的小脚丫子都蹬到我脸上来了。我只有躲开咯。”

    豆豆的脸一下红了。“我的脚没有蹬到你的脸上!”

    “是吗?你睡着了,怎么会知道?”

    本来,季宁只是想逗逗他而已。没想到豆豆竟然停下剥鸡蛋,很认真地想了想。然后说:

    “我好像……知道我睡着之后的事。”

    季宁的心一下悬了起来。

    外婆笑着说:“豆豆。睡着之后能做什么事啊?你说的是做梦吧?”

    “唔……我记不清了。好像……我真的做了什么事,是有人叫我这么做的……”豆豆费力思索着,最后挠了挠头。“唉,想不起来了。”

    “那就别想了。只是一个梦。”季宁对他说,然后迅速转换话题。“豆豆,我给你的那个psp游戏机好玩吗?”

    豆豆立刻兴奋地谈论起关于掌上游戏机的话题来。

    季宁知道,真的会有什么事发生——这一点他确信无疑。随着时间向明天逐渐过渡,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了。事实上,整个一天,他都在焦躁不安和心神不宁中度过,几乎没法静下心来做任何事。这种状况持续到晚上的时候,更加明显

    季宁的眼睛盯着电视机,却没看进去任何内容。他像患上强迫症一样,不断猜测着今天晚上,或者说明天凌晨的时候,究竟会出什么事。特别是——当他想到,今天晚上他不会和豆豆睡在一起,无法得知豆豆会做些什么事,就更加觉得这种想法不是毫无来由。可是,季宁实在是没有勇气再去面对那些恐怖的事情了,他已经脆弱的神经无法再一次经受摧残,只有选择逃避。

    豆豆在房间里玩游戏机,外婆在厨房里清洗着她的假牙,季宁又几乎一言不发——客厅里除了电视剧人物的无聊对白之外没有别的声音。妈妈像是忍受不了这种沉闷的气氛,刻意要找些事来做。她从冰箱里取出半个西瓜,用榨汁机榨西瓜汁。

    几分钟后,妈妈在厨房喊道:“豆豆、季宁,来端西瓜汁喝。”

    季宁应了一声,并没有马上站起来。他现在没心情喝东西。豆豆倒是飞快地从房间里跑了出来——他最喜欢喝冰镇果汁。

    过了一会儿,豆豆把自己那杯喝完了,端了一杯西瓜汁过来,递给季宁:“表哥,姨妈才榨的果汁,可好喝了。”

    季宁勉强笑了一下,接过果汁。“谢谢。”

    喝完这杯冰镇果汁,季宁觉得心情稍微放松了一些。他到卫生间去洗了个澡,回到客厅的时候,电视已经关了,家人也都各自回了房间,大概是考虑到季宁要在沙发上睡的缘故吧。

    一天的紧张心情令季宁感到十分疲倦。他裹上凉被,不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

    不管是不是真的要发生什么事,今天晚上,他不想管了。

    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夜深人静的时候,“啪”地一声,客厅里的灯被关了。

    一个人影站在墙边,注视着熟睡的季宁。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