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设置: 18

十一、第四天(深夜)

    晚上睡觉的时候,季宁终于忍不住了。“豆豆,你妈妈昨天什么时候跟你打的电话?”

    豆豆穿着一件小背心和裤衩,躺在床上说:“就是晚上啊。我跟妈妈说了,叫她每天都要跟我打电话。”

    季宁假装平静。“她前两天晚上也跟你打了电话?”

    “是啊。”

    “那她今天晚上怎么没打?”

    豆豆说:“还没到时间呢。”

    季宁一愣:“没到时间?”他瞄了一眼书桌上的电子钟,现在是11点。

    豆豆好像也有些不解。“不知道怎么的,妈妈这几天跟我打电话的时间都有点晚,都是在我睡觉后才打的。”

    “大概什么时候?”

    豆豆想了想。“好像都是十二点。”

    季宁沉思了几秒,头脑里冒出一个想法——也许豆豆是梦到妈妈跟他打电话?但是,可能吗?每天晚上都做同样的梦?

    这时,豆豆开始问表哥关于某个电脑游戏的问题,季宁心不在焉地跟他解释了一下,然后关灯睡觉。

    不一会儿,两人都睡着了。

    不知什么时候,迷迷糊糊之中,季宁的耳边出现一首轻柔而熟悉的歌谣——

    “拉大锯,扯大锯,姥姥家,唱大戏。接闺女,请女婿,小外孙子也要去……小气鬼,喝凉水,砸破了缸,喝不到水,讨了老婆吊死鬼,生个孩子一条腿……”

    歌谣重复地唱着这几句,季宁想了起来,这是小姨唱的童谣,是豆豆的手机铃声……

    突然,他的神经一下绷紧了——豆豆的电话响了?

    “喂。”黑暗中,豆豆接起了电话,“妈妈。”

    睡在床铺另一头的季宁紧张地屏住了呼吸,感到毛骨悚然。

    “妈妈,你怎么这么晚才跟我打电话啊……嗯,我睡了。”豆豆迷迷糊糊地说,“唔,我今天很乖啊……妈妈,今天姨妈和季宁表哥回来了……”

    接下来的几分钟,豆豆都没怎么开腔,似乎在安静地听着电话里的人说话。

    过了一会儿,豆豆低声说:“好的,妈妈,我知道了……嗯,晚安。”

    豆豆挂了电话后。季宁看了一眼桌上的电子钟——12点零9分,看来电话真的是在12点钟准时打来的!

    季宁心中充满恐惧和惊愕,他无法理解这种超乎现实的事,却又难以压抑强烈的好奇心。他努力将恐惧吞咽下去,试探着问道:“豆豆,是你妈妈跟你打的电话吗?”

    “嗯。”豆豆在床的另一头答道。

    “她跟你说了些什么?”

    顿了几秒钟,豆豆说:“季宁表哥,我不能说。”

    “为什么?”

    “妈妈说,她晚上打电话跟我说的事,是我和她的秘密,不能告诉任何人。”

    季宁张着嘴,无言以对,只感觉身子阵阵发冷。

    不一会儿,床的另一头传来豆豆轻微的鼾声。但季宁却怎么也睡不着了。

    他在心里思量了好一阵后,再也按捺不住,决定立刻找父母商量一下——他无法独自面对这恐怖的状况。

    季宁悄悄翻身下床,没有扰醒豆豆。他蹑手蹑脚地走出房间,摸黑上楼,来到父母的卧室面前。

    本来,他以为父母已经睡了,打算轻声叫醒他们,没想到正要敲门的时候,听到里面传来父母的说话声,内容一下就把他吸引了。

    “……你说,那个女人说的如果是真的,我们怎么办?”妈妈的声音。

    季宁的心一下提了起来——他们正在谈论今天早上那件事。

    “我怎么知道?我又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爸爸无奈的声音。顿了一下。“我看你不要太在意了,那女人也只是提醒我们一下罢了,不见得真的会发生什么事。”

    “本来我也是这么想的,但今天吃饭时你也听到了,豆豆说他妈妈这几天晚上都在跟他打电话!我当时听他这么说,立刻就想到了这件事,简直太可怕了!”

    房间里静默了片刻。“也许豆豆是在说谎,他想妈妈了,就说接到了妈妈的电话。小孩子有时就是这样的。”

    不对!他真的接到了电话!季宁在门口几乎要喊出来了。他想马上推门进去,又想偷听一下父母的谈话,探知那件妈妈不愿告诉他的事。但又听了几分钟,他发现父母的声音越来越小,他无法从那些断断续续的的对话中听出什么头绪来,只好放弃偷听,选择直接交谈。

    季宁轻轻敲了敲房间门。

    “谁?”爸爸在里面问道。

    “我。”季宁回答。

    “进来吧。”爸爸说。

    季宁把门推开,看到父母都穿着睡衣靠在床头上。妈妈问道:“季宁,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季宁坐到一把椅子上。“这么晚了,你们也没睡啊。”

    妈妈和爸爸对视了一眼。“季宁,你刚才不会是听到我们谈话了吧?”妈妈问。

    “我不是有意要偷听,我是想上来找你们说些事,碰巧听到你们在谈话。不过我也没听到几句。”

    “你想跟我们说什么?”妈妈问。

    季宁想了想。“今天吃晚饭时,豆豆说他这几天都接到了小姨打给他的电话。但事实是,小姨在三天前就死了。我想问问,这件事你们怎么看?”

    “你爸爸认为豆豆可能没说实话。他也许是因为……”

    季宁做了个手势,打断妈妈说话。他站起来,走到父母床边。“不是这样的,他没有说谎。”

    “你怎么知道?”爸爸问。

    季宁吸了口气,一字一顿地说:“因为刚才,也就是12点钟的时候,豆豆的手机响了——他真的接到了一个电话,而且就是他妈妈打来的!”

    妈妈捂住了嘴,惊恐地瞪大了眼睛。爸爸也不由自主地张大了嘴,好半天后,他难以置信地问道:“这是真的吗?”

    “这种时候难道我还有心思开玩笑吗?”

    “你真的听到声音了吗?我是说,你有没有听到电话里传出人说话的声音?”爸爸问。

    “你这么问是什么意思?”妈妈望着爸爸。“你以为豆豆是在假装打电话吗?这怎么可能,他没有理由这么做。”

    季宁说:“首先,我听到了手机来电的铃声,也就是说——电话不是豆豆打过去的,而是他接到了电话:第二,虽然我睡在床的另一头,听不到手机里的人说话的声音,但我却能感觉得到,豆豆确实是在跟谁打电话,不是演戏。因为他的反应和语言都很自然,七岁多的小孩是演不出来这种戏的。”

    爸爸有些不情愿地问道:“那么,你有没有听到豆豆在跟电话里的人说些什么?”

    季宁摇头。“电话打了大概6、7分钟,豆豆只说了几句话,其他时候都是对方在说。而且中间有一段时间,豆豆几乎一句话都没有说,好像是在专心听着什么内容。”

    妈妈掖紧被子。“你有没有问豆豆……他妈妈跟他说了些什么?”

    “问题就在这里。”季宁说,“我问了,但豆豆说,他妈妈不让他把电话内容告诉任何人,说这是他们之间的秘密。”

    爸爸和妈妈对视了一眼,两人都显得惊骇莫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豆豆为什么不愿告诉我们电话的内容?这里面一定有什么问题。”妈妈说。

    “谜团不止这一个。豆豆还告诉我,他妈妈每天晚上打电话来的时间是固定的——都是凌晨12点钟——我觉得这也许有什么意义。”季宁说。

    “啊……”妈妈恐惧地低吟一声。“豆豆果然……”

    刚说到这里,她一下意识到季宁就在身边,骤然停了下来。

    季宁望着母亲。“妈,你想说什么?豆豆果然怎么样?”

    妈妈紧紧抿着嘴,埋着头不说话。

    “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要瞒着我一些事情,难道你们还觉得我是个小孩子吗?”季宁叹了口气,“我还以为我已经长大了,可以帮你们分享一些烦恼。也许我错了。”

    片刻后,爸爸说:“季宁说得对,这件事我们应该让他知道。”

    妈妈抬起头来望着儿子。“季宁,我不是想要瞒你什么,而是怕你知道了这些事情后,会对豆豆产生异样的感觉……你知道,豆豆已经够可怜的了,我不希望你再对他产生距离感或者排斥感。”

    “你什么都不告诉我,我才会对豆豆产生距离感。”季宁说,“实际上,发生在他身上的事还不够怪吗?他居然能接到死去的母亲的电话!恐怕我只有找到这些事情的解释和答案后。才能安心和他待在一起——而这正是我们现在要做的事。”

    妈妈缄默了十几秒。“好吧,我把那个女人告诉我的事讲给你听——据她说,这件事情是豆豆的妈妈亲口告诉她的。”

    季宁聚精会神。

    “这是两年多前的事,当时你小姨他们那个村子里,有一家人的老父亲突然脑溢血死了,临死前一句话都没有留下。他的子女们为了财产和土地的分配问题,去请了一个灵媒师来,希望借由他和老父亲的亡灵通话。灵媒师,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季宁?”

    “我知道。”季宁假装平静地回答,但心里却猛地震动了一下。他想起了那个叫小登的女孩跟自己说过的话,没想到此刻妈妈也提到了这件事。

    “那个灵媒师答应帮那家人通灵,但是提出了一个要求。他说,他只是会一些通灵的方法,但并不能让死者的灵魂附到自己身上,必须找一个有通灵体质的人来才行。他说这种人天生就有能够和死去的人沟通的能力。只有借助于他,通灵才能成功。”

    妈妈说到这里,停了下来,似乎有些不愿再说下去了。但季宁却有些隐隐猜到了,他张大了嘴。“难道,那灵媒师要找的那个有通灵体质的人……”

    “对,就是豆豆。”妈妈极不情愿地说了出来。

    “然后呢?豆豆真的帮那家人通灵了吗?”季宁急切地问。

    妈妈摇着头。“没有。虽然那家人拿了不少的钱来找你小姨,想‘借’豆豆去帮一下忙。但你小姨不想让豆豆去做这种事,就严词拒绝了。最后那家人只好悻悻而归,那次通灵最后就没能做成。”

    季宁用手捏着下巴,思索着。“那个灵媒师为什么会找上豆豆呢?他凭什么认为豆豆有通灵的体质?”

    “这我就不知道了,她(短发女人)没有告诉我这些。她只是说,你小姨当时是因为实在憋不住了才跟她说的这件事,而且反复叮嘱过。叫她千万不能告诉别人——因为你小姨不希望大家都知道豆豆有这种特殊的‘能力’。”

    季宁听得有点急了。“小姨怎么能这么轻信那灵媒师的话?也许他根本就是胡说的。他说豆豆有通灵体质,豆豆就一定有吗?小姨还不清楚自己儿子……”

    说到这里,他猛然打住,想起了目前所发生的事,忽然有些明白了。

    “难道……小姨自己也知道,豆豆有这种‘能力’?”季宁神情骇然地说了出来。

    “本来,那女人跟我说起这件事的时候,我只是觉得有些惊诧和意外,并不是很相信。但回到家后,听豆豆说他昨天接到了他妈妈打来的电话,再加上你刚才告诉我们的……我开始觉得,也许豆豆真的……有这种特殊的能力。”妈妈恐惧地捂住了嘴。

    一阵冰冷的沉默持续了片刻。

    “如果豆豆真的有这种特殊体质的话,这么多年来,我们为什么都不知道呢?”季宁说。

    “以前又没有发生过谁死去这种事情。而且,就算你小姨清楚,但她不告诉我们,我们又怎么会知道这些呢?”妈妈分析。

    季宁的下颚收紧了。突然,那个叫小登的女孩对他说过的一些话,此刻在脑海里浮现出来。他骤然抬起头来问道:“有个问题……你们想到了吗?”

    爸妈都望着他。“什么问题?”

    “假如说,我们现在验证出了,豆豆真的有那种特殊的体质,或者说是能力——那么,当初那个灵媒师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妈妈和爸爸对视一眼,露出错愕的神情,显然这个问题他们之前都没有想过。

    沉默片刻后,季宁突兀地问道:“我们家族里,以前有没有出过灵媒师?”

    妈妈好像被吓了一跳。“你怎么会问这样的问题?当然没有!如果有的话,我怎么会不知道?”

    “你怎么能肯定呢?”季宁对妈妈说。“也许我们家族里在好几代之前,出过一个灵媒师,只是你不知道呢?”

    妈妈摇着头。“我从没听你外婆、外公或者是祖奶奶提起过,这绝不可能。”

    爸爸问道:“季宁,你怎么会这样想?”

    季宁抿了下嘴。“我在村长家住的时候,他的小女儿对我说,灵媒师的体质有时是可以遗传的。如果一个家族曾经出过一个真正的灵媒师,那么他的后人就可能会遗传到这种通灵的能力。”

    爸爸摆着头说:“一个小女孩的话,怎么可信呢?况且通灵这种事情本来就没有什么科学依据的。”

    “那发生在豆豆身上的事,该怎么解释?”季宁说。

    “这个……我们再多观察几天,不要轻易下结论。”

    这时,妈妈的身体颤抖起来,脸色发白。“豆豆……每天晚上都跟一个死去的人通电话……那么,他到底知不知道,他妈妈已经死了呢?”

    这句话让季宁的后背蹿起一股凉意。妈妈好像也被自己的话吓呆了。

    爸爸问道:“你想说什么?”

    妈妈哆嗦着。“我的意思是……如果那真是慧云的亡灵在跟儿子通话,那她会跟豆豆说些什么呢?”

    爸爸似乎仍然无法相信会有这样的事,他皱起眉头。“我们居然在这里探讨一个死去的人会说些什么样的话,这简直是太荒谬了。”

    妈妈像着了魔似的,非得追究这个问题。“就算是……假设一下吧,你觉得她会跟豆豆说些什么?”

    爸爸耸着肩膀。“一些问候、关心的话吧,还能是什么呢?”

    妈妈惶恐地说:“如果只是这些普通的谈话,豆豆为什么说——他妈妈不让他把通话的内容告诉我们,还说这是个秘密?”

    “那你觉得他们会说些什么?”爸爸问。

    季宁打岔道:“恐怕不是‘他们’会说些什么,而是‘它’会跟豆豆说些什么。我刚才告诉你们了,豆豆接电话的中间6、7分钟,几乎都是在听他妈妈说话。”

    “是啊,慧云会跟豆豆说些什么呢……。”妈妈愈发害怕了。“而豆豆如果通过这些谈话知道妈妈已经死了的话,又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来?”

    季宁听出妈妈的忧患似乎有某种来源。“妈,说到底,你究竟在惧怕什么?”

    房间里的冷气已经关了,但妈妈却颤抖得更加厉害,她用被子紧紧掖住身体,犹豫了许久,才终于说出了她心中隐藏最深的恐惧:

    “村里那个女人告诉我,有通灵体质的人,不止是能和亡灵沟通……甚至,能把亡灵召唤到身边来,令‘它’长久地待在自己所居住的地方。那女人提醒我,如果我们真的打算一直让豆豆和我们住在一起的话,就要有这种心理准备……当豆豆得知他妈妈已经死了以后,有可能会凭本能做一些我们意想不到的事情出来……”

    季宁和爸爸听完这番话,背皮,寒毛直立。

    “那么,我们有什么办法呢?总不能让豆豆离开我们家吧?”爸爸一脸不舒服地说。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这孩子太可怜了,这种念头我们连想都不能想。”

    “我知道。”爸爸说,“但那个女人提醒你的话,真是够瘆人的,很容易跟我们造成心理阴影。”

    “希望熬过这几天……会好一些。”妈妈说。

    “什么意思?”季宁问。

    “那个女人说,死者死去的前七天里,是最容易和通灵者接触的……所以她提醒我,要特别注意这几天……”

    爸爸听到这里有些忍不住了。“这个女人到底是何居心?她跟你说这么多可怕的事,是想有意让我们家变得人心惶惶吗?”

    “她只是善意地提醒我罢了。她也是犹豫了很久才决定告诉我的。事实上,她提醒我的状况现在不是已经发生了吗?”

    爸爸缄默不语了。过了一会儿,他缓缓说道:“这件事情,实在是太离奇诡异了,如果不是亲身经历,我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能和亡灵沟通的人。”

    妈妈把脸扭到一旁。“我早就知道了。我只是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我竟然还是没能摆脱这些事情。”

    季宁和爸爸惊讶地望着她。“你以前就知道这些?”

    妈妈望向他们。“你们忘了吗?我小时候,也是生活在老家那个村子里的。那个时候我就知道,村里有通灵这种习俗。我从小就很害怕这一类的东西,所以想方设法地想要离开那里……”

    “当时家里穷,我们两姐妹中,只允许一个人到镇上去读书。我就哭着闹着非得要去,你外公和外婆只好依了我。自那以后,我在镇上读小学,又到县城去读中学,后来到外地读大学,很少回老家去。就是因为我一直都在躲着那个地方……”

    季宁第一次听妈妈讲起这些往事。“那小姨呢?她没有读书吗?”

    妈妈悲哀地点了下头。“她把读书的机会让给了我。但我知道,其实她也是非常想去上学的,因为我每次的旧课本,她都收集起来,一个人在家里自学。但是,你小姨却从来都没有埋怨过我半句……”

    “后来,我大学毕业,在城里找了工作。而你外公也去世了,外婆就到城里来和我们一起住,留下小姨一个人在老家的农村。我长大后,想起当初的执拗和自私,一直觉得这辈子亏欠了你小姨太多,本来想找个机会好好地补偿她一下,没想到……她居然就……”

    说到这里,妈妈控制不住情绪,低声啜泣起来。

    爸爸劝道:“别哭了。明天眼睛肿了的话,小心妈看出来。”

    妈妈用季宁递过来的纸巾拭擦着眼泪。“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把豆豆当成自己的儿子一样抚养大。但是,如果他真的有这种特殊体质,我又会非常害怕,不敢和他接触……”她焦虑起来。“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爸爸安慰道:“你不用太在乎这个了,也许发生在豆豆身上的怪事不会持续多久。我们不要过分担心或害怕,事情不会像我们想象那样糟的。”

    “但愿如此。”妈妈缓缓吐出一口气。她望向儿子。“季宁,我把一切都告诉你了。就像你说的,你已经是个大人了,该懂得怎么恰当地处理这些事。不管豆豆有多特殊,你都要记住,他是你最亲的弟弟。”

    妈妈没有说“表弟”,而是说“弟弟”,季宁听出了其中的意味。他点头道:“妈妈,我明白。”

    妈妈轻轻颔首。

    爸爸看了一下时钟,对季宁说:“都快凌晨一点钟了,回去睡了吧,别再想这些事了。”

    季宁应了一声,离开父母的房间。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