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设置: 18

六、第三天(下午)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车程,季宁和妈妈到了亦县县城。在一家小餐馆随便吃了点儿东西,接着又坐了四十多分钟的小中巴车,才到矿石村。两人到达村委办公室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过了。

    村长倒了两杯水给母子俩,然后坐到他们对面的一把藤椅上,叹了口气:“唉,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你们节哀顺变。”

    妈妈顾不上喘息,留着泪急切地问:“村长,你知不知道我妹妹为什么会自杀?我是意思是,她在自杀之前有没有遇到什么事?”

    “你也不知道吗?”村长诧异地问。

    “知道什么?”

    “慧云自杀的原因。”

    妈妈望着村长:“我怎么会知道?我要是知道她要自杀的话,早就赶过来阻止她了呀!”

    “那倒是。”村长点头道,随即皱起眉头。“这就怪了,我把慧云的邻居和经常跟她接触的那些人都找来问过了,他们都说想不通这是怎么回事,连猜都没法猜出个原因。”

    沉默了片刻,季宁问道:“村长,是谁最先发现我小姨自杀的?”

    “住在她旁边的陈婶,就是今天早上才发现的,吓坏了。”

    “她怎么会知道慧云在家上吊自杀了呢?”妈妈问。

    村长说:“前天,慧云死之前,把家里养的五只老母鸡全送给陈婶了。陈婶先是感激不尽,过了两天后,觉得有点不对劲,因为自那以后就没看见慧云出门了。所以今天一早,她去敲门,结果在门口闻到一股臭味……”

    “臭味?”季宁皱起眉头。

    村长望了他一眼。“可不是吗,这么热的天,尸体在屋里捂了两天,能没味儿吗?”

    季宁的脑子里浮现出一些画面——腐败的尸体悬挂在房梁上,周围蚊蝇萦绕……他尽量不去联想那是小姨的脸,却仍然感觉阵阵反胃,几乎快要呕吐出来。而旁边的妈妈又捂着脸呜咽起来。

    村长站起来,从身后的办公桌抽屉里拿出一张纸来,递给季宁的妈妈。“我们在慧云家发现了她留下的一张字条,是写给你的。我看不懂。你看看吧,兴许你知道她写的这几句话是什么意思。”

    “慧云她……留下了遗书?”妈妈颤抖着接过那张纸,看到上面歪歪扭扭的几行字,这正是她那可怜的妹妹的笔迹。触目生情,妈妈的眼泪像绝提的江水一样涌了出来。季宁把头凑过去,看到了纸条上的内容——

    “姐,我知道了一些事,我知道豆豆的爸爸去哪儿了,所有的事情我都清楚了。姐,我好害怕,我从来没有这么害怕过,但我又不敢告诉任何人,只有把这个秘密带到坟墓中去。姐,我现在只希望不要受到打扰,这就足够了。

    ——云”

    短短的几行字,却喊了三声“姐”。季宁的妈妈读来,仿佛妹妹就在自己耳边呼喊,今她伤心欲绝、肝肠寸断。

    “你看得懂她写的是什么意思吗?”村长问。

    妈妈悲哀地摇着头。

    “你都看不懂?”村长露出讶异的表情。“这张字条是慧云写给她的姐姐,也就是你的,但是你也不知道她写的是什么意思?你是她唯一的姐姐吗?”

    妈妈答道:“对,慧云只有我这一个姐姐。”

    村长凝望了季宁的妈妈一阵,叹道:“既然你都看不明白,那慧云为什么会自杀,就真的成一个谜了。”

    妈妈哽咽着说:“也许……慧云根本就不是想要告诉我们什么,她只是在自杀之前,把埋藏在心底的不安和恐惧倾吐出来而已……”

    季宁疑惑地问道:“小姨为什么会觉得恐惧不安?”

    “我不知道……”妈妈疲惫地说,“我现在心里很乱。”

    季宁指了一下那张字条。“妈,给我看看。”妈妈递给了他。

    季宁将纸条上的文字又读了几遍,字里行间透露出来的绝望和恐惧令他升起一股寒意,不禁打了个冷噤。

    这张字条上,透露出很多怪异的信息,令人费解——小姨到底知道了什么?她又在害怕什么?更奇怪的是,既然她都已经决定“把这个秘密带进坟墓”,为什么还说不希望受到打扰呢?一个人都已经死了,还会受到什么打扰?

    季宁竭力思索着,忽然又想到一个问题。他扭头问道:“妈,你有没有觉得这张字条缺了点什么?”

    “什么意思?”妈妈望着季宁。“缺了什么?”

    “你不觉得奇怪吗?小姨留的这张遗书,竟然一个字都没有提到豆豆。”

    听到这话,村长也凑过来。“对啊,按道理说,豆豆是慧云的子,她怎么完全没跟你们交待一下?对了,豆豆现在在哪儿?他知道这事吗?”

    “豆豆在我们家,我们暂时还没告诉他这事,怕他接受不了……”妈妈说。

    村长点头道:“这样也好,虽然按理说,应该让这孩子来见他妈妈最后一面,但是……不看也罢,这么小的孩子,会吓着的……”

    季宁的妈妈像是被提醒了。“村长,我妹妹的尸体,现在在什么地方?”

    “就停在她家里。”

    “我要去看看她。”妈妈的眼泪又淌了下来。

    村长皱起眉头。“我看……要不就算了,你们还是赶紧雇几个人,把她直接埋葬了吧。”

    “怎么了?我为什么不能去看她?”妈妈问道。

    “不是不能看,只是……”村长面有难色,“慧云死了两天了,我们这种乡村里,又没法做什么防腐的措施。现在……尸体已经开始腐烂发臭了。我怕你们看了害怕,晚上做噩梦。”

    “不,我要再看我妹妹最后一眼。”妈妈流着泪说,“不管她变成什么样,那都是我的亲妹妹。”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