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设置: 18

第一章 团体之一

    “好冷好冷!”

    虽非有谁在听,但又不能忍住不说出口。

    外面实在很冷。岩井则子从大楼的侧门飞也似地跑进去时,不禁大大地喘了几口气。

    已经将近晚上八时了,整幢大楼的暖气都已关掉,然而里面的空气依然暖乎乎的,单是没有刮寒风已够好了。

    她脱下大衣,摘下围巾,拿掉手套。对于怕冷的则子来说,这是一项工作,因为她穿了好多衣服。

    则子走向夜间用的接待窗口,往里面窥望。

    起初还以为保安员不舒服。因为她看见穿着深蓝色的年轻保安员,闭起眼睛,头往左右用力韬摆,身体弯曲着。仿佛是因痛苦而扭动身体的样子。则子“咚咚”地敲玻璃门,对方也浑然不觉——

    可是,则子很快就知道这知怎么回事。不由忍俊不禁。

    年轻保安员在听耳机的音乐。正在配合音乐的旋律扭动身体而已。

    她清咳了一阵,再度敲玻璃门,终于,保安员张开眼睛。

    “啊——医生!对不起!”他慌忙摘下耳机,停止听音乐。

    “必须照规矩记名的关系。”则子笑。“打搅你啦,抱歉。”

    “是!”保安员打开窗口的玻璃,拿出记录簿。

    “拜托了。嗯……现在是二十时零七分。”她记下“岩井则子”的名字,看看前面的签名。

    “咦,南原先生已经来啦?”

    上面是“南原悟士”的签名,看惯了的端正字体。

    “是的,十分钟之前。”

    “好少有哪。”则子把记录簿交还。“那么,其他几位都到了的话,请他们进来吧。”

    “是,医生。”

    “别叫我医生啦,好难为情。”则子笑道。“中林君,今晚一直是你当值?”

    “嗯。平常都是十二点关门的,我就守到那个时候。”

    “辛苦你了。”则子说,往大堂走去。

    “呃——”保安员探前身子喊住她。

    “什么?”

    “空调都停了,会感到寒冷吧。替你开启好吗?”

    “若是能够就感激不尽了……可是,不行吧?”

    “没关系。上面不知道。”

    这名年轻的保安员,名叫中林周一。甘五岁的单身汉,不知何故,多数由他深夜值班,每当则子有“聚会”时,通常都是这年轻人守在窗口。

    “你晓得我怕冷呀?”

    “那个一看就知道了。”听他这么说,则子也噗嗤而笑。

    “那就拜托啦。不过,假如事后挨骂的话,告诉我。我会替你作证,说是我要求的。”

    “是!”他的笑脸一如高中生,十分爽朗。

    则子走出微暗的大堂。接了电梯的钮。

    岩井则子每星期来一次这栋大厦八楼的诊所。今年卅四岁的她,拥有临床心理博士的资格,是心理治疗专家,心理辅导员。

    现时在企业中,患“心理病”的人不少。这幢大厦中的诊所,必须有辅导员每天轮班来做诊疗才能应付需求。

    岩井则子当心理辅导员的日子尚短,白天的辅导工作都交给男前辈们,这是由于大部分中间管理阶层的男性都对“女性”敬而远之的关系。

    目前拥有临床心理博士资格的人已超过四千,可是进行辅导工作不能打一支针就了事,需要心思和时间,于是则子也要轮班当每周一晚的辅导工作。

    在八楼出了电梯时,有“S诊所’招牌的门就在眼前。

    对于带着有点沉重的心情来访的人,这道门似乎给人某种无情的感觉,然而在则子的立场,却并不方便地向负责人陈述那种意见。

    “晚上好。”

    走进里面时,有个护士留在接待处。她是这门诊所最老经验的大冈宏子。

    “晚上好,医生。”大冈宏子微笑。“今天没有接到任何人请假的通知。”

    “是吗?”

    年近五十的大冈宏子,年纪比则子大许多,但她一定称呼她做“医生”,绝不带出看轻则子的表情。

    “南原先生已经来了。”大冈宏子低声说,望望里面。

    “哦,少有哪。”

    刚才在楼下的记录簿已见到南原的名字,但则子却露出现在才知道的样子。所有人都想说些让对方吓一跳的话,如果你表示“我早知道了”的话,对方会觉得没趣。

    迈步时,则子回头说:“你家小姐,好了吗?”

    她听说她女儿感冒了,正在准备考大学的重要时期。

    “嗯。好了。晚上开太多暖气的关系吧。她自己也吸取教训啦。”大冈宏子说。

    她的笑脸,流露着一个母亲的爱……

    她先敲敲门才进入房间。

    “嗨,医生!”坐在沙发一角的南原悟士扬一扬手。“那衣服很好看。”

    “谢谢。”则子没有穿白袍。老实说,心理辅导员并不是医生。她经常穿便服。托福,她也开始留意衣服颜色的配搭了。

    “今天提早回家呀,南原先生。”则子在隔开一张的椅子坐下。

    在这里,则子经常当“听众”。实际上,单是叫人把话说出来,已经能帮助不少人重新振作起来。

    “回家?”在K电机这个“无人不晓”的一流企业做事的南原耸耸肩。“好讽刺的话。想回家的时候回不去,不想回家的时候又被人家赶出来。”

    “又发生什么事——好吧,等其他人到齐再说。他们也快到了吧。”

    则子翻开这个团体的档案。

    则子在这里进行的是“集体辅导”。她聚集了一班自认为集体交谈比一对一更好的人,让他们互相“发牢骚”,彼此对听对谈。

    则子从旁看守他们谈话的情形,除必要时什么也不说。

    “医生,你多大?”南原问。“恕我失礼。”

    “我不介意,年龄对我来说不是秘密。我卅四了。”

    “好年轻啊。”

    “你指年龄?还是外表?”

    “两方面都是。我们科里有位卅五岁的老手,看起来比医生大十岁以上。”南原注视她。“有无与男性发生关系?”

    则子笑了,反唇相讥。“喝醉了?这里不是酒吧啊。”

    南原并不期待则子给他答案。他缺少一个可以这样谈笑而不生气的对象。

    严肃的科长——他努力表现得配合自己的形象。也可以说,那样强迫自己干出造作的行为,被逼得喘不过气来。

    “——我曾经说过,三年前。我去过东南亚一带。”南原唐突地说。“当时,有个优秀的男子在当地协助我。然后,他来到日本,到总社来找我。好念旧啊。他也开心得双眼冒起泪珠。总之,我想让他见见总经理,就带他去了。去到时,总经理室是空的,那位总经理时常离开岗位,不知路去哪儿溜达了。”

    南原苦笑。

    “谣传他去见总务科一名新来的女孩——总之,我让那个男子在总经理室等候,自己则出去找总经理。可是运气不好,我一出去,总经理就回来了。当时。我去了会客室,却看见保安员赶往总经理室。我吓一跳,过去一瞧,见到那名东南亚来的男子在总经理室,而总经理在嚎叫着‘捉拿小偷’!保安员当他是小偷,揪扭他的手臂……”南原皱起眉头。“我解释后,误会才冰释。可是,总经理根本没道歉。他还对我怒吼说:‘别带那种人来见我!’你怎么想?我都不知道应该如何向他道歉才是。”

    “那真不容易啊。”则子说。

    “那个总经理是’傲慢与偏见’的翻版。这样一来,公司要把工厂移去海外的计划就不能顺利进行了。”

    “瞧瞧,你脸上的皱纹——放松点。”则子说。

    “那种家伙,杀掉他就好了。”门口有声音接腔。

    由于房门半掩半开的关系,大概外面可以听见他们的谈话。

    “进来吧,相良君。”则子向那名戴眼镜,头发梳得服服贴贴,一看就知道是优等生的十四岁男孩招招手。

    “晚上好,医生。”相良一彬彬有礼地打招呼。

    “补习班如何?”

    “不像学校那般无聊。大家都读得很起劲。”

    这种说法并不会令人不快。柏良一只是非常率直地表示自己的感想,并没有取笑那些不会念书的孩子。

    他知道自己是自己,别人是别人,不会妄自下定论。

    若是可以彻底分辨是非的话,少年就不必到这里来了。对相良一来说,为了“不把别人的事摆在心上”,有一个条件,就是“自己的成绩最好”。

    “你说得好苛刻啊。”南原笑了。“叫我杀人?”

    “因为那种人,无论说什么都不会改变的。一辈子都是那样,所以只能死掉。”

    “道理是对的。”南原点点头。“老实说,即使他死了也不会有人觉得难过的。”

    “那个总经理,叫什么?”

    “太川。太川恭介——是社长的心腹。突然从外面加入公司的。明白吗?就像突然从别的公司调进来做主管似的。而且比我小,才卅八岁。外表看来还不过三十出头。”

    “奇了。那种人怎会当总经理?”

    “那是——”南原说到一半。“咦,太太!几时来的?请进来。”

    “是不是……打搅了?”战战兢兢地窥望进来的,乃是村井敏江。则子也没留意到是几时来的。她是个走路非常安静的女子。

    “什么打搅!你不是我们的伙伴吗?”

    在这种地方,南原总是很会“摆架子“。则子觉得那是他可怜的地方。

    “因你们正谈得兴起……”村井敏江边脱大衣边说。

    “还好啦。发牢骚是不分年龄的。该说是‘牢骚超越年龄’吧?可能适合做电影的名字呢。”南原笑了。“对了,相良君,你的对手怎么啦?毕竟也想‘杀掉他’?”

    “没有那个必要。”相良一说。

    “为什么?”

    “我有自信。下星期的考试。我一定会赢!”

    “了不起!就是那种气势!”南原鼓掌。

    则子有点耿耿于怀——从小四开始就一直是“学校第一”的相良一,居然在上次的考试中输给一名转校生,变成第二。

    这给他造成颇大的冲击,阿一开始表示头痛和疲倦,于是父母让他到这里来。

    虽然第二也很了不起,可是现在的阿一不这么想。本来从“-”这个名字来看,就包括了热心教育的双亲祈愿孩子“常常第一”的心愿,但不仅如此。

    跟家长对谈时,他母亲说:“替他取这名字,还有另外一个理由”她这样说。“考试的时候,我希望孩子尽量不花时间在写名字一栏。‘相良’的姓是没法子改变了,而‘一’字写起来是不是最快?”

    则子听了也哑口无言……

    为了使阿一重新振作起来,有必要转变他的“价值观”。

    “我一定考第一给你看”的想法,不能解决他的问题。

    即使这一次的考试他又考第一,但不会永远保持到。因他可能下次又失败了,也有可能被其他孩子追上。

    “不一定要第一”的想法是使他能否定自己,看来还需要相当的时间,则子想。

    “加油吧。不能输呀。”南原拍拍阿一的肩膀。“那个对手叫什么?”

    “他叫室田。室田淳一。”阿一特地拿出便条纸,用原子笔写下那个名字给大家看。

    “室田?我们公司有个叫室田。酒性很差的,宴会时一喝醉酒就立刻脱衣。”

    阿一皱皱眉头。

    “我不喜欢那种谈话内容。”他说。

    对相良一来说,他关心的只有”学习”。他不能原谅那种“诈癫扮傻”的家伙。

    则子对阿一这点颇感兴趣。他父亲也是个受薪的精英分子。她认为他也有醉酒回家的时候……

    “——太太,今天好沉默呀。”南原笑说。“是不是我讲太多了?”

    “不……”村井敏江急急摇头。“我的烦恼……不算什么。如果跟大家相比的话。”

    “怎会呢?现在你不是来了这儿吗?”

    “嗯……”村井敏江卅六岁。可是,大概不理头发不装扮的关系吧,外表看上去像四十有多。像她这种文静朴素的女性,如果长期守在冒烟的火炉边的话,会有突然爆炸的可能。

    “我见到了。”敏江唐突地说。

    南原困惑不已。“见到谁?”

    敏江抬起脸庞,视线在空中飘移,但她的说话清晰可闻:“我见到了他。”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