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设置: 18

玉壶儿江湖散记

    楔子
    阳春三月。
    翠绿的竹林中有两间木屋。
    姚四娘在院子里洗着衣服,竹叶细细的影子投射在她好奇的耳朵上。咦,怎么没有声音了,她努力再听,还是听不到。
    奇怪,莫非这次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姚四娘一定在偷听!”
    玉壶儿向窗外望了望,得意地笑:“哈,我偏偏让她听不见,谁让她平时把我管得死死的,哪里都不让我去玩。”
    裴风一身青衣,长身而立。
    他的衣角缀着清晨的露珠,他的眉梢染着驿路的飞霜,为了能早一些见到她,他不眠不休连赶了三天三夜的路。
    他的微笑清雅如茶:“壶儿……”
    “嘘!”玉壶儿压低声音说,“小声点,姚四娘的耳朵可是很尖的,我们的谈话要是又被她听见,我就一点成就感都没有了。”
    裴风笑一笑,将她抱在怀里,不再说话。
    玉壶儿把脑袋靠在他胸膛上,等了一会儿,推推他:“你刚才要说什么,怎么又不说了呢?”
    他摸着她柔滑的头发,轻声说:“你不是怕姚四娘听见吗?”
    玉壶儿撅起小嘴:“只要声音小一点就可以了。你同我说话嘛,人家跟你分开有一个多月了,很想很想你呢!”
    “有多想?”
    “想你想得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想你想得心蓬蓬乱跳,想你想得干什么事情都没有精神,想你想得差点发疯呢!”
    笑容在裴风唇边越绽越大:“壶儿,你讲话会不会有点夸张?”
    “才不会!”她抗议,“人家真的很想你,想得头发都白了好几根呢,不信你看,你看嘛,就在这边……”
    “我相信你。”他安抚地拍拍她的脑袋,闭上眼睛,微笑着说,“壶儿,我喜欢你想我。”
    “呵呵,我喜欢你喜欢我。”玉壶儿笑得象只小猫,在他胸膛上蹭来蹭去,“我会让你越来越喜欢我,喜欢得要永远和我在一起,喜欢得再也不会抛下我一个人走。”
    竹叶在春风中轻轻摇摆。
    阳光穿过青翠的竹子照进屋里。
    玉壶儿张开双臂紧紧搂住她日思夜想的夫君,他的身体,他的味道,他的气息是她这一生最想霸占的。
    她仰起小脸,爱娇地问:“你想我吗?”
    “想。”
    “有多想?”
    “很想。”
    她的脸色一黑,推开他:“我不喜欢你了,都不会说让人家开心的话,讨厌!”
    裴风微怔,无奈地摇摇头:“好吧。我想你想得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想你想得心蓬蓬乱跳,想你想得干什么事情都没有精神,想你想得差点发疯。”
    玉壶儿笑弯了腰,两颊红红得象涂了胭脂:“好没有新意呢,就象一只学舌的八哥,不过,算了,这次就放过你吧。”
    裴风正准备吁一口气……
    “我的礼物呢?”玉壶儿摊开手掌,眼巴巴地望着他,“你这次回来,一定给我带礼物了吧。”
    裴风仿佛被人点住了穴道,僵硬得象块玉石。
    玉壶儿的表情危险了起来:“你……总不会什么好玩好吃的东西都没有给我带回来吧。”
    裴风尴尬地咳嗽一声:“咳!我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所以……”
    玉壶儿的小嘴越来越扁,脸上的乌云越积越厚,终于——
    “呜!”
    天地为之变色的痛哭从木屋中惊心动魄地传出!
    院子里的姚四娘搓洗着木盆中的衣物,嘴巴得意地弯起来。没猜错吧,就知道玉壶儿这个小丫头耐不住性子,才安宁了那么一小会儿,又把动静闹得方圆一里都能听见。
    “呜!!你心里就没有我!”
    “呜!!你没有良心啊,我对你那么好,呜……”
    “呜……我好伤心啊……”
    “呜……我是天下最可怜的人……相公都不疼我……”
    “呜……可怜我无父无母……大家都欺负我……”
    “呜……”
    “呜……”
    悲怆的哭声让春风含悲,让翠竹憔悴。
    裴风被她哭得手足无措:“壶儿,都是我不好,以后我再也不会忘记了!”
    玉壶儿脸上泪水狼籍,眼睛控诉地瞪住他:“呜……你对不起我……”
    “我对不起你。”裴风恨不得把自己的心掏出来让她痛揍几拳。
    眼泪淅沥哗啦地往下淌:“呜……我永远也不会原谅你……”
    裴风急得声音都变哑了,他握紧她的肩膀:“壶儿!”
    “痛啦!”她一掌拍掉他的手,嘴撅得老高,“你还敢打我?!”她边揉肩膀边用哭得红肿的眼睛继续控诉他,“你说,你做错了没有?”
    在她面前,他永远是做错的那个人。
    裴风叹息:“说吧,你怎样才会原谅我?”
    成功啦!
    玉壶儿高兴地跳起来,指住他大喊:“是你说的啊!我可没有逼你啊!”
    裴风苦笑:“是我说的。”
    竹林中。
    木屋里。
    玉壶儿咬住手指头,歪着脑袋,眼睛亮得可怕: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