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设置: 18

小兔的女神手记

Part 1 番茄守护者
    清晨的朝雾淡淡散开。
    灿烂的阳光透过茂密郁绿的树林,快乐地照耀着一栋白色原木的屋子。
    白色木屋的外面有一圈低矮米黄的围栏。
    攀着围栏,热热闹闹地开满了紫色和白色的牵牛花。在围栏里,竟然种了一大片的——番茄!
    昨夜下了一点雨,又大又红的番茄被雨水冲洗得泛起光芒,映着朝阳,闪烁着令人难以抗拒的诱惑。
    趴在灌木丛后面的小兔紧张地盯着那些番茄,她咽了口口水,就要初次为贼的恐惧和兴奋,使她的太阳穴“突突”直跳。
    “你肯定吗?”
    小兔的声音因紧张而干涩变调。
    “嘿嘿,我将是魔族史上最伟大的女巫呢!”
    紫色的水晶球在幽莎掌心滴溜溜旋转,映出一双紫葡萄般的大眼睛。
    幽莎是一个美丽的少女,一身紫色的轻纱迎风飘舞,浓密的长发扎成无数根小辫子,用一只大大的紫色蝴蝶结松松扎起。
    因为嗜好紫色,圣华学院的同学们偷偷送她别称——
    “茄子幽莎!”
    不过,魔族少女幽莎法力强大,除非活得不耐烦了,没人敢当面这样叫她。
    “哇,只要吃下这些番茄,我的法力就可以大增啊……”小兔两眼放光,灌木的叶子自她双手凄惨跌落。
    “是啊。”
    幽莎挑挑眉毛。
    “怪不得……圣华学院里我的法力最差……”小兔眼中含泪,“原来……他们全都偷吃了番茄!只有我不知道!”可恶!为什么没有人早些告诉她!
    幽莎眉毛皱成一团:“现在知道了,还不快去摘!”
    “哦。”
    小兔蹑手蹑脚从灌木后面爬出来,匍匐前进。
    “你——你用爬的?这样什么时候才能爬到?”
    “嘿嘿,”小兔压低声音,“你不是说,这些番茄的主人很凶很吓人?我爬着走,目标小一些,不容易被发现……”
    幽莎晕倒。
    笨蛋就是笨蛋!在所有事情上都是笨蛋!
    小兔努力向着闪光的番茄爬去……
    还有五米……
    还有四米……
    呵呵,只剩下三米的距离了……
    仿佛突然间,树林中钻出几个黑影,以老鹰擒食之势朝那片番茄扑去!
    只是一秒钟!
    红彤彤泛着光的番茄全部消失了!
    只剩下光秃秃的枝叶……
    小兔惊呆了!
    她怒不可遏,飞窜起来,大吼道:“那是我的番茄!把我的番茄还给我!!”
    这是平生以来小兔飞得最快的一次!
    她使尽浑身力气,终于抓住了一个偷番茄人的衣角。那人急忙扔给她两个番茄,一溜烟逃掉了。
    啊……她的番茄……
    小兔喜极而泣,两个番茄贴在她左右两颊,幸福的泪水哗啦啦流淌。啊,只要吃了它们,她的法力就可以增加,她距离成为女神的目标就又近了一步!
    她沉浸在幸福的幻想中,以至于没有发觉——
    白色屋子的木门静静打开了。
    灌木旁的幽莎缩起脖子偷偷溜走了。
    幸福的小兔深吸一口气,把番茄在袖子上蹭一蹭,露出两颗洁白的兔牙,陶醉地咬下去……
    “好吃吗?”
    一个声音,优雅而魅惑。
    “好吃!”
    小兔大口咬着番茄,甜美微酸的味道让她幸福地闭上眼睛。太好吃了!就算不能增长法力,她说不定也会——
    “所以你才要做贼?”
    什么?!小兔差点噎住。
    “凡有偷盗行为者,一律开除出圣华学院。”
    声音里添进了冰冷邪恶的味道。
    小兔惊得脸色煞白,她颤巍巍睁开眼睛,看到了她面前的那个少年。
    朝雾如梦幻。
    紫色、白色的牵牛花围栏前。
    一个美形的少年。
    黑色的小礼服,苍白的脸,鲜红得有些怪异的薄唇。少年微微笑着,闪出两颗尖尖亮亮的獠牙,在清冷的阳光里令小兔不自禁打了个寒战。
    少年笑得冰冷而邪恶。
    但却散发着一种高贵的味道。
    “你、你、你是谁……”
    小兔退后两步,双臂缩在胸前,被咬了几口的番茄把汁液沾染在她的衣服上,红红的很狼狈。
    少年望着她手里的番茄,似笑非笑:
    “你在偷谁的东西?”
    “我……”小兔飞快将番茄藏在身后,脸红着说,“不是我偷的!”
    “哦,”少年的笑容益发冷酷,“难道是我送给你的?”
    “不……不是……”
    小兔紧张地低下头。
    “我明白了,”少年恍然道,“番茄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这个……”小兔头昏脑涨地想着,天上掉下来?差不多吧。是那个偷番茄的人扔给她的,也……可以……算做……从天上掉下来……
    她立刻满脸堆笑,谄媚道:“呵呵,你太聪明了!!它们的确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呵呵呵呵……”
    在小兔一连串“灿烂”的笑声中,白色木屋的门又开了,走出来两个美少年。
    一个梦幻般的少年穿着一袭华丽的白色绣花长袍,懒懒拖在青翠的草地上,淡银色的长卷发散在腰间。
    他的面容纯洁清新,恍惚间有圣洁的光辉。
    只可惜,那双银色眼眸似乎有点呆滞,象是没有焦距。
    如果不是此刻情势危急,小兔会忍不住用手在他面前晃一晃,看他是不是有视力障碍。
    另一个少年高挑挺拔,亚麻色的头发又浓密又柔软,简直有太阳的光辉。
    太阳少年对着那个黑色小礼服少年吼道:“牙雾,你吵死了!大早起还让不让睡觉!同一个偷番茄的笨贼有什么好说的!直接送到惩戒院不就行了?!”
    惩戒院?!
    小兔吓得面无血色,浑身发抖。
    惩戒院是圣华学院里最恐怖的地方!据说那里住着一只可怕的魔鬼,凡是被送进去的人都会受到魔鬼惨无人道的折磨。她曾经见过从惩戒院出来的人,每个都是目光涣散、听到小鸟叫都会抱头鼠窜。
    “呜……”
    太可怕了……
    “呜……”小兔泪流满面,“我不要去惩戒院……”
    哭声越来越大,渐渐有震耳欲聋的趋势……
    牙雾很不耐烦:“雷,你来解决她。”
    雷茵特两眼喷火:“为什么是我!她偷的是你的番茄!”
    “是你把她惹哭的。”
    “我?!……是你一大早起……”
    两个美少年在吵架。
    小兔一面低声哭泣,一面从指缝间偷偷观察着,蹑手蹑脚向树林中退去,惟恐发出一丁点的声音使他们重新注意到她。
    呼,还差一点就可以溜走了……
    小兔正要暗暗欢呼——
    突然!
    背后有障碍物!
    她促不及防、小腿被绊,一个倒栽葱就骨碌了过去!
    “砰!”
    摔过去的小兔脑袋狠狠撞到一块石头上,顿时眼前金星乱飞,呻吟哀叫起来。
    好——痛——啊——!
    她捂住鼓起大包的额头,眼泪喷涌出来,可恶,她痛死啦!!
    “是不是很痛?”
    轻柔如朝雾的关切,有天使般圣洁的音调。
    小兔眨眨眼睛。
    说话的是方才那个淡银长发绣花白色长袍的梦幻美少年,他银白的眼瞳盈满柔柔的晶波,闪烁出只有最美的夜晚才有的星光。
    “不……痛……”
    小兔羞红了脸,颊上飘起粉红的晕彩。
    “让我看看。”
    啊,多么轻柔的声音!小兔心脏狂跳,扑通扑通,醉红着脸颊,害羞地感觉到梦幻美少年的手指伸向她的额头……
    哇!
    小兔觉得她会在这一刻死掉!
    手指越过她……
    银白色的眼瞳盈满了怜惜……
    “可怜的蜗牛,一定是很痛吧。”
    什、什么?!
    小兔猛回头,只见银发少年的指尖卧着一只蜗牛。蜗牛的脑袋探出来,对她做了一个恶狠狠的鬼脸,笨女人,你摔到我了!
    “你……你在对这只蜗牛说话?”
    小兔泫然欲泣。
    呜……可怜她受伤的少女心……
    银发少年似乎根本不知道除了这只蜗牛,还有别的存在。
    小兔突然想到一件事情:
    “刚才是你绊我的对不对?!你绊到了我,害我身体受伤,接着又误导我,害我心灵受创!你太恶劣啦!你要赔我!!”她揪住银发少年华丽的长袍,哭泣着控诉。
    银发少年慢慢转过头。
    梦幻般迷茫的银色眼眸,纯洁无辜的神情,象是根本听不懂她在讲什么。
    “放开你的脏手!”
    霹雳般的怒吼震得小兔的耳朵险些聋掉。
    她胆战心惊地看去,赫然发现太阳少年雷茵特不知何时走了过来,正眼底冒火地怒瞪着她揪住银发少年的手。
    糟了,被发现了……
    小兔面孔抽搐,满心悔恨。所谓贪心必惹祸,她发什么无聊少女粉红梦,完了吧,又被逮到了。
    她“呵呵”干笑着,松开手:
    “没事、没事,我没有欺负他,只是在同他开玩笑。”
    洁白的绣花长袖上染到了番茄汁。
    小兔紧张地缩缩脖子:
    “呵呵,没事、没事,洗一洗就干净了……”
    雷茵特的眼睛危险地眯起来。
    小兔瑟缩着发抖。
    “光迦,你进屋去。”
    雷茵特让银发少年走开了。
    然后,他金色的眼眸中迸出了一股凶巴巴的火光。
    这个飘着朝雾的美丽清晨。
    童话般的白色屋子。
    茵茵的草地。
    闪光诱人的番茄。
    太阳般灿烂的少年。
    却成为了小兔悲惨命运的开始。
    “是你偷了牙雾的番茄!”
    “不是我……”
    “难道是我偷的!”
    “不是你……”
    “番茄在谁手里?!”
    “我手里……”
    “无耻的番茄贼,人赃并获还不承认!”
    “呜……不是我……”
    小兔号啕大哭。
    “是有人偷番茄,我去追,真正的番茄贼扔给我的……”
    “你以为我会相信?!”
    “呜……真的是这样嘛……”
    小兔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只可惜雷茵特丝毫不动容。他手指一点,小兔的脸上顿时多了一个金色的太阳辉印。
    这是什么?
    小兔脸上烫烫痒痒的,她伸手去擦,却怎么也去不掉那种奇怪的感觉。
    “你自己去惩戒院报到,否则,当惩戒院的长老通过太阳辉印抓到你,你受到的惩罚会更严重。”
    雷茵特不耐烦理她,转身要走。
    太阳辉印?!
    据说被印上太阳辉印,就永远也去不掉了!
    小兔惊恐地放声大哭,扑上去抱住雷茵特的腰,泪水滂沱道:
    “求求你了!我不要去惩戒院!我不要这个丑陋的太阳辉印!我都承认了好不好?我确实是想要偷番茄,可是,我没有偷到嘛!呜……番茄被别人偷走了……我只是捡到两个……”
    “放开我!”
    雷茵特恼怒地掰她的手指。
    “求求你!饶了我好不好?!”
    小兔更加用力地抱住他。除非将她的手指掰碎,否则,她决不撒手!
    雷茵特怒不可遏。
    “你这个——”
    小兔苦着脸,泪眼蒙蒙:
    “我只是一个可怜的笨蛋。呜……放了我吧,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会永远感激你……呜……我真的不是坏人……请你给我一次重新做人的机会……”
    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女人!
    雷茵特额畔青筋直冒。
    只是——
    这个“番茄贼”哭得象是要晕过去了,眼睛红通通,鼻子也哭肿了……
    “番茄真的不是你偷的?”
    他凶巴巴地问。
    小兔做发誓状:“如果是我偷的,我就是小狗!”
    雷茵特揉揉额头:
    “要让我相信你,除非——”
    小兔两眼放光:
    “怎样?!你说!”
    “除非你抓到真正的番茄贼。”雷茵特说,“等你抓到番茄贼,我就把你脸上的太阳辉印去掉。”
    ******

猜你喜欢